第169章 :折磨-极品美女爱上我-赛车比赛游戏网
极品美女爱上我

第169章 :折磨

    “你爷爷我就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周凯愤怒咆哮道。

    “哈哈哈……”陈建军顿时哈哈大笑,道:“好,好!兄弟们,这小子说不知道死字怎么写,来,我们来教一教他怎么写!”

    “嘿嘿……”一帮警员凑了过去,人人手中拎着一根十多斤重的铁棍。

    周凯眯着眼睛。

    “给我打,打到他求饶。”陈建军怒吼道。

    砰……

    陈建军领头开打,铁棍狠狠的砸在了周凯的胸口上。其他人也纷纷抡着铁棍一阵猛砸。周凯虽然皮厚肉硬,但是也经不住如此一阵疯狂的敲打。

    噗哧……

    周凯顿时吐出了一口鲜血。

    “小子,让你嘴硬!”陈建军冷冷的看着周凯,笑问道:“怎么样?还敢嘴硬吗?”

    “你大爷的。”周凯咬牙切齿,怒吼道:“有什么本事尽管来,老子不怕!”

    “草,还敢嘴硬。”陈建军怒吼道:“兄弟们,大刑伺候。”

    一番铁棍交加,只可惜周凯还是不服。

    此时,一旁的警员把一台机器推了过来,这可是从国外整回来的高压审讯机。这玩意似乎挺管用的,一般的囚犯坐上去,不出两分钟立刻就招供了。这玩意可精贵了。

    “来啊。”陈建军冷笑道:“把这小子弄上去。”

    随后,几名警察立刻就把周凯放了下来,然后把他按到了那一台椅子上,并且把线缠绕在周凯的身上,看起来颇像是医院的抢救仪器一样。只不过,这玩意输出十万伏的电流,一般人受不了。

    周凯被固定在了椅子上,陈建军笑呵呵的看着惨不忍睹的周凯,问道:“小子,现在告诉我,你服不服?”

    “不服!”周凯感觉自己的眼皮都抬不起来了。

    “嘿嘿,那就好。”陈建军冷笑道:“既然你不肯在认罪书上签字,那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说完,陈建军挥了挥手。

    一旁的警员当即就按下了开关。一阵电流从仪器之中涌了出去。那蓝色的电流在周凯的身上流动。周凯感觉似乎有亿万只蚂蚁在自己的身上撕咬,撕咬自己的皮肤,吞噬自己的肌肉,吸干自己的鲜血……

    “啊!!”周凯顿时惨叫了起来。

    “这才只是一个开始呢!”陈建军冷笑道:“你若服,我马上让人断电。”

    “啊!!”周凯双目翻白,嘴里吐出一团团的白色泡沫,他颤颤巍巍的骂道:“陈建军,你这个狗娘养的,有本事你杀了我啊。老子不服,老子死也不服。”

    “加大电压!”陈建军怒了。

    “陈队,这已经是极限了。”一旁的警员急忙说道:“若是再加大电压,恐怕会闹出人命的。”

    “管不了那么多。”陈建军冷笑一声。有了李所长的命令,他自然不用畏惧,既然李所长说要严惩,那就说明李所长有心要对付这小子。陈建军自然不用缩手缩脚,就算周凯死了,自己也不用承担太多的责任,一切自然有李江平来承担。陈建军补充了一句:“若死了,我担责。”

    “是!”警员一听,那就放心了。只要有人担责,自己还怕什么?

    电压和电流都做出了调整,而且已经超越了人类的极限。周凯浑身通红,头发都竖起来了,脑袋跟抽风了一样颤抖着,四肢若不是因为被锁着,估计人都跳起来了。在强大的电流之下,周凯已经失去了意识,处于生与死的边缘。有些地方的皮肤都出现了灼伤的现象。

    “停。”陈建军急忙喊道。

    并不是有人担责任,自己就可以为所欲为。周凯死了对他也没有任何的好处,一旦周凯死了,林川肯定会来闹事,事情闹大了,自己严刑逼供的事情一旦传出去了,肯定要遭殃了。

    “怎么样了?”陈建军见周凯没动静了,他急忙问道:“没死吧?”

    “还没死,不过,呼吸已经很微弱了。”一旁的警员尴尬的说道:“陈队,刚刚……刚刚我们确实过分了。”

    “既然没死,那就把他弄醒吧。”陈建军眯着眼睛。

    哗啦……

    一名审讯的民警从外头弄来了一盆冰水,直接往周凯的身上泼了上去。那刺骨的冰寒,让周凯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他努力的抬起来眼皮,嘿嘿的看着陈建军:“的,有本事就杀了我。来啊,来啊,杀了我……”

    “这个狗杂碎,还敢嘴硬。”陈建军怒了,他顺手抄起了一根铁棍准备朝陈建军的脑壳上砸去。

    此时,旅嫣走了进来,她急忙呵斥道:“住手。”

    “旅政委。”陈建军一愣,笑道:“您有什么吩咐?”

    “让我来吧。”旅嫣缓步走了过去。

    “是!”陈建军急忙点头,他挥了挥手,四五个民警立刻退了下来。

    旅嫣走到了周凯身边,笑道:“周凯啊,你这又是何必呢?这人生啊很短,应该好好享受,而不是有意为难自己,刁难自己。用短暂的人生去享受无尽的人生,才是人生真谛啊。其实,你画不画押对于这案子来说都没有太多的意义。无非就是走一个流程而已,这并不影响这案子的审判。你若画押,倒也省得麻烦。你觉得呢?”

    “哼。”周凯闭着眼睛,有气无力,浑身的痛苦简直就无处言说。

    “只要你画押了,我保证没人敢欺负你。”旅嫣看着周凯,一本正经的说道:“而且保证好吃好喝的伺候你,绝对让审判公平。而且,进了监狱,也绝对让你有优待。如何?”

    “啐……”周凯吐了一口唾沫过去。

    旅嫣那白皙的脸蛋上,多了一口浓痰。

    旅嫣一愣,眼神里释放出一抹杀气,她急急忙忙的掏出了一张纸巾把脸上的浓痰擦掉。她眯着眼睛,把手中的纸巾揉成一团,怒道:“给我掰开他的嘴。”

    两名彪形大汉上前,捏住了周凯的嘴。

    旅嫣抓着手中的那一团纸巾,狠狠的塞进了周凯的嘴里,愤怒道:“让他吞下去。”

    周凯死活不干,两名壮汉采取强灌的办法,逼迫周凯吞下去。一番折腾,周凯最终扛不住,还是吞了下去。旅嫣的愤怒似乎还没有止住,她紧咬着牙关,怒道:“给我把电流调到最大。最大!!”

    陈建军一愣,尴尬的说道:“旅政委,这……这可得出人命了。”

    “怕什么!”旅嫣怒斥道:“出了人命我担责。”

    陈建军急忙冲着一旁的两名警员使了一个眼色,两名警员急忙把电流调至最高,电流瞬间就流窜到了周凯的身上。那蓝色的电流在周凯的身上流窜,周凯浑身抽搐,仿佛浑身有数千只老书在啃咬着自己的肌肉。周凯一阵挣扎之后立刻就昏厥了,但是,身体还是在不断的颤抖着,眼鼻耳喉之中流淌出了一阵阵的鲜血。

    “住……住手!”陈建军急忙喊道。

    断电之后,一帮警员吓得不行了,一名警员急忙问道:“该不会死了吧?”

    “快……快去叫医生来。”陈建军大喊道。

    随后,医生急忙抵达现场,一番抢救之后,终于把周凯从鬼门关拉了回来。因为强大电流的作用,周凯的五脏六腑都出现了衰竭的情况,在经过抢救之后,情况终于出现了好转。

    医生看了陈建军几人一眼,皱着眉头:“这样严刑逼供,是会出人命的。”

    “是是,我们不这样干了。”陈建军赔着笑脸。

    “唉,管不了你们了。”医生无奈的带着几个护士离开了派出所。

    周凯被放在了审讯室内,半条命已经丢了,剩下的半条命还在鬼门关徘徊。状况虽然好转,但是,人却昏迷不醒,浑身的皮肤出现了焦黑状,头发也因为电流的原因变卷了。七窍流血。十分骇人。

    原本以为三天之内,周凯一定会画押求饶,没想到,这家伙骨子里竟然有如此之硬气。实在让人难以置信。陈建军有些难交差了。

    “李所长,这周凯实在太难对付了。”陈建军十分的尴尬。

    “还没摆平吗?”李江平问道。

    “可不!”陈建军无奈的说道:“这小子硬气,怎么打都不肯画押,我连电审工具都涌上了,这小子就是不肯。你说,这可怎么办?今天就是三天之约了,我们……”

    “哼,林川说三天就三天?”李江平冷笑道:“他要对付的可不是我们派出所,而是整个国家机关。”

    “那……那我们该怎么办?”陈建军急忙问道。

    “打电话,通知防暴大队。”李江平冷笑道:“我还真就不信了,一个林川能跟我们对抗?”

    “好咧!”陈建军一听,顿时大喜,如果能够把防暴大队全部拉来,就算是十个林川来了,最后也不是对手啊。陈建军急急忙忙的去求援去了。市警察局,防暴大队的队长和陈建军也算是旧识了,如今,陈建军有求,那自然是必应了。防暴大队的队长立刻抽调了市警察局一半的人马赶赴了淮山南路派出所,一百多名防暴警察在三台中巴车的运载之下抵达了淮山南路派出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