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道义与法律-极品美女爱上我-赛车比赛游戏网
极品美女爱上我

第172章 :道义与法律

    林川微微愣住了,他扭头看着一旁的旅嫣。

    旅嫣吓得面色苍白,她急忙摆手,道:“这跟我没关系,也跟李江平没关系。是……是宋明给他施压。所以……你……你也别怪我们,要找就去找宋明算帐。”

    林川眯着眼睛,道:“放人。”

    “不能放。”旅嫣摇头,道:“周凯现在是杀人嫌疑犯,这是重罪,不能保释,也不能放走。”

    “哼。”林川冷冷一笑,道:“你若不放,今天就把你这个鬼地方拆了。”

    哗啦啦……

    鲁大炮等人纷纷围了上去,虽然只有十多个人可以动弹,但是,即便是这十多个小弟,陈建军等人也吓得面色苍白。对方气势绝非一般。陈建军等人吓得纷纷往后退了好几步。

    “你们要干什么?”陈建军大声质问道,企图用气势压倒对方。

    殊不知,他这点儿气势在林川面前当真算不了什么。

    “放人!”十多人怒吼道,声势浩大。

    派出所的一干人吓得连连往后退。此时,宋晓佳正准备上前阻拦,毕竟,在她看来,林川如此暴力的抗法简直就是对法律的践踏,对自己的不负责,对常林厂那些小青年的不负责。

    “别去!”张文辉拉住了宋晓佳。

    “张队,你怎么也拦我?”宋晓佳不解的问道。

    “当正义不在的时候,是该需要用道义来解决问题。”张文辉认真的看着宋晓佳,道:“我们不奢求用法律来禁锢林川,只求道义能够栓得住这一头凶禽猛兽。”

    宋晓佳一脸惊愕,她目瞪口呆的看着张文辉,道:“张队,你也疯了吗?”

    “并非我疯了,而是因为你还没看清楚事情的本质。”张文辉笑了笑,道:“到了目前这种情况,谁也无法阻拦事态的恶化,光凭你我二人就想阻拦林川,那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

    砰……

    突然,林川一脚踹在了陈建军的小腹上。

    陈建军一个踉跄,当场就跪了下去,嘴里吐出一团团的酸水,差点把昨天晚上吃的晚餐都吐出来了,林川冷笑道:“最后给你一次机会,放人!!”

    “你这个疯子,你这个疯子。”旅嫣惊吼了起来。林川这个家伙打散了这么多的防暴警察也就罢了,竟然还公然袭击刑警队队长,他绝对是一个疯子,一个彻头彻脑的疯子。他不顾后果,甚至不顾任何一切。

    鲁大炮逮着人直接冲进了派出所,打算自己进去找人。

    “林川,你……你会后悔的。”陈建军咬牙切齿。

    “我这辈子从未做过任何后悔的事情。”林川冷笑一声,道:“你若再冥顽不灵,我会让你后悔。”

    说话时,林川从一旁黄波的手中接过了一把开山刀,锋利的开山刀可以劈山列石。陈建军见状,吓得往后爬:“别,你别乱来。你这是犯法,你要蹲大牢的……”

    “我死都不怕,还会怕蹲大牢吗?”林川冷冷一笑。

    陈建军转身想跑,林川一脚踩在了他的肩膀上。陈建军急忙用双手抬着林川的腿。林川的腿很沉,而且,这种压制的力量是越来越沉,几乎让自己无法使劲了。

    一开始的时候,陈建军只是想要把林川的腿从自己的肩膀上搬下来。可是,林川的腿却越来越沉了,让他无法动弹,到最后,陈建军感觉自己的肩膀几乎都快散架了,跪在地面上的膝盖几乎都快碎裂了。

    林川踩着陈建军的肩膀,道:“放不放人。”

    此时,鲁大炮和黄波几人急急忙忙的从里面跑了出来,大喊道:“川子哥,不好了,周凯……周凯快不行了。”

    林川一听,撒腿就往里面狂奔。

    审讯室内,一片凌乱,各种严刑逼供的工具摆放在一旁,周凯浑身是血,一片浮肿,双目肿得几乎都睁不开了,浑身的皮肤感觉跟烫伤了一样。整个人除了还有一些微弱的呼吸之外,任凭如何呼喊,都无法醒来。

    “怎么回事?”林川惊愕的看着这一幕。

    “严刑逼供,一定是他们干的。”刘程怒了,他顺手抄起了开山刀,面目狰狞道:“老子这就去砍了那的。”

    说完,刘程拎着刀冲出去。

    “站住!”林川呵斥了一声。

    “林川,你什么意思?”刘程怒视着林川,道:“我为我兄弟报仇,有错吗?你有什么资格阻拦我。”

    林川还有一些理智,如果刘的把对方砍了。这杀人罪估计是坐实了。虽然自己带着人把淮山南路派出所搅了一个天翻地覆,但是,只要自己不闹出人命,事后都有弥补的办法。自己理解,但是,刘程不理解,手下的这一帮孩子不理解。如果真的任凭他们乱来,恐怕真的要出人命了。

    “报仇,也轮不上你。”林川深深的看了周凯一眼。

    现场的气氛立刻就僵持了下来,冰冷的审讯室内温度瞬间降低了好几度。林川的表情仿佛是那西伯利亚荒原的一股冷风,吹得人浑身寒毛都竖起来了。所有人都盯着林川,刘程更是不敢出声。

    “林川。”此时,宋晓佳急匆匆的跑来了。

    “宋警官,三天前你答应我的条件呢?”林川指着地面上躺着的周凯,道:“你说好了不会让周凯受到一点儿伤害。我是那么的相信你。可是,如今呢?”

    “天啊。”宋晓佳慌了,她看着地面上的周凯,看起来伤势严重。她捂嘴,目瞪口呆:“林川……我……我真的不知道。我没想到会是这样,陈建军这混蛋竟然背着我严刑逼供。”

    “好。”林川点头,道:“这事情不怪你。但是,从现在开始,请你不要干涉我了。”

    “林川,求你了,千万不要冲动。”宋晓佳急忙抱住了林川的胳膊。

    林川冷冷一笑,道:“我若是一个男人,就应该冲动。”

    说完,林川一把推开了宋晓佳。宋晓佳一个踉跄,差点就摔倒了,背靠在了墙壁上。林川振臂一挥:“兄弟们,找他们算帐去。”

    “走。”鲁大炮挥舞着手中的开山刀。

    刘程一马当先冲了出去。

    外头,陈建军早就溜得没影了,这家伙知道林川看到周凯的样子,必然会暴跳如雷,所以,事先溜之大吉。只是,其他的民警就倒霉了。旅嫣直接被人扣押在审讯室内,不准出去。

    李江平不明真相,被人从楼上办公室用刀子带下来了。

    “哎哟……”下楼之后,小弟一脚飞踹,直接把李江平踹翻在地面上,摔了一个人仰马翻。

    李江平从政十多年,一向都是别人对他恭恭敬敬,从未遭此待遇。一把老骨头都快摔得不行了。他急忙爬了起来,怒斥道:“你们……你们这是公然袭击公职人员,你们……你们这是违法,这是犯罪。”

    “李所长。”林川冷笑道:“你们派出所也不差嘛,看看我的人,被你们打成这样了。半条命都不剩了。”

    “他……他那是罪有应得。”李江平咬牙道。

    砰……

    林川一脚飞了过去,踢在了李江平的下颚。

    “哎哟……”李江平顿时惨叫。

    “你为官不仁,这一脚,你罪有应得。”林川冷冷的看着李江平。

    “来人啊,把……把这帮小子给我抓起来。”李江平咬牙切齿。

    只是,一帮人媒人敢动。那些民警谁敢触了林川的霉头?这会的功夫,林川正在气头上,谁也不敢靠近他,生怕被他打得屁滚尿流。生怕被他揍得体无完肤。

    李江平傻眼了,眼看凄凉无助,他只能哀求:“林川,这事情跟我没关系啊。是……是陈建军那狗犊子干的。”

    “陈建军人呢?”林川问道。

    “快说,陈建军人呢?”李江平冲着那些民警怒吼道。

    “所长,他……他跑了。”民警尴尬的说道。

    “混账,这小子是个混账。”李江平怒了。

    刘程怒骂到:“草了,这事情,该有人出来担责。你身为所长,理应站出来。”

    “我我我……不是我。”李江平急忙摆手。

    刘程一个箭步上去,单手拎着李江平的衣领子,道:“卸你一条胳膊,就当是为凯子报仇。”

    “卸他胳膊。”众人纷纷怒吼道。

    一帮人大喊了起来,所有人都忍不住怒吼着。鲁大炮直接整了一个条凳,到:“弄上来。”

    刘程把李江平按倒在了条凳之上。

    此时,李江平就好像是一头待宰的猪羊一样,任人宰割。尽管他痛苦的哀嚎,但是,却没有人敢上前帮忙。林川在一旁冷眼旁观。宋晓佳冲出来,冲着林川大喊:“林川,你疯了吗?伤害公职人员,罪加一等。你……你就算不为你自己考虑,你也该为他们考虑吧?一旦他们被判刑,等他们出来,恐怕已经是十年以后了。用十年的青春来换取一时的痛快,值得吗?”

    “周凯受的罪,谁来赔?”林川问道。

    林川的一句话,让宋晓佳哑口无言。沉默了许久,宋晓佳开口道:“这件事情,我们自然会调查清楚,该查就查,该警告就警告,该处分就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