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讨回公道-极品美女爱上我-赛车比赛游戏网
极品美女爱上我

第173章 :讨回公道

    “不!”林川摇头,道:“当法律不能给我们公平的时候,我们只能依靠道义,依靠我们的道义。”

    “那你想怎么样啊?”宋晓佳问道。

    “以命偿命。”林川吐出了几个字:“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你可要想明白,这是法治社会。”宋晓佳认真的看着林川。

    “我说过,法律已经不能给我们公平了。”林川紧咬着牙关,牙齿几乎都要碎了。身体有些僵硬,身体内的气恼已经快要爆发了。

    “川子哥,给句话。”鲁大炮拎着开山刀。

    刘程怒道:“大炮,快动手。”

    林川看了一眼,身后,常林厂的兄弟们都在看着自己。似乎都在等待着自己的命令。林川眯着眼睛,他轻轻挥手:“砍。”

    唰……

    鲁大炮拎着开山刀,狠狠的朝着李江平劈了下去。这一刀子下去当场就把李江平的胳膊切了下来。鲜血溅射,那一条胳膊竟然被齐刷刷的切了下来。现场十分惨烈。

    咝……

    所有人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一个个目瞪口呆,瞠目结舌。李江平是什么人?那可是淮山南路派出所的所长啊,他林川竟然敢砍了他的胳膊?这消息若是传出去,必然会震惊江北市。

    “林川,你……你这个疯子。”宋晓佳美目圆睁。

    张文辉也是吓得手中的烟都掉了,他没想到林川竟然有如此之大的胆子,连李江平也敢砍。本以为林川会给李江平一些适可而止的教训,没想到林川竟然真的动手了。

    “完了。”张文辉一脸惊愕。

    李江平本人则痛得晕过去了,他亲眼看着自己的胳膊从身体上掉落下来,那一刻,他感觉人竟然是如此的脆弱。

    林川转身,身后,一双双眼睛盯着林川。有恐惧的,有敬仰的,有敬佩的,有惶恐的……

    “兄弟们。”林川扫了常林厂的一帮小青年一眼,道:“敬人者,人恒敬之;杀人者,人恒杀之。”

    “人恒杀之,人恒杀之!”常林厂的那帮小青年顿时热血。

    突然之间,他们发现林川竟然也是一个血性十足的人。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念头,这辈子,跟了这样的一个老大,还有什么遗憾的?为了兄弟,可以血染警察局,甚至砍了所长的胳膊。这一件件的事情,摆在道上,那绝对是惊天大事啊。走出去那也是一种骄傲的谈资。以后出去之后,跟朋友吃饭,那也可以吹嘘好长一阵子了。

    “走!”林川挥手。

    鲁大炮背着周凯从审讯室出来,众人转身离开。

    派出所大院,一阵凌乱。防暴队长爬了起来,捂着头破血流的脑壳。灰溜溜的带着人走了。一百多个手持盾牌的防暴警察竟然败给了三十多个小混子。这种事情,他甚至都不敢说出去,实在太丢人了。好歹也是防暴大队的队长啊,竟然败得如此惨烈,竟然败的如此凄凉。

    防暴大队一走,那些民警开始收拾凌乱的现场,打爆的盾牌,还有遗漏在现场的防暴棍和防暴叉。甚至消防斧和开山刀……

    宋晓佳一脸失落:“张队,你说这……这到底谁对谁错?”

    “谁都没有错。”张文辉吸了一口烟,道:“这是社会。看似是一件见义勇为引发的血案。实际上这是贫民和权贵的一种斗争。”

    “那……陈建军有错?”宋晓佳问道。

    “陈建军没错。”张文辉摇头:“他不过是李江平的一条狗。”

    “那这么说是李所长的问题?”宋晓佳再次问道。

    “也不是。”张文辉坦然一笑:“事情我也调查过了。其实,事先唐雨梦和宋明都给李江平打了电话。这是官场之中一种微妙的变化,只不过,李江平站在了宋明的一边,所以就发生了这样的结果。”

    “这么说,这是宋明的错?”宋晓佳疑惑的问道。

    “也算不上吧。”张文辉深吸了一口烟,道:“如果就事论事,这不过是一种政治博弈而已。没有对与错。只是,这一次宋明确实做的有些过分了。”

    宋晓佳含着一汪眼泪,道:“我对不起林川,我答应他的事情,我没有做到。”

    “傻瓜。”张文辉笑道:“其实,林川应该早就知道你做不到。”

    派出所大院收拾得差不多了,大院外头,一个身影溜了进来,他躲在一颗树后,朝着里面瞥了一眼。他急忙朝着宋晓佳喊道:“晓佳,晓佳。林川走了吗?”

    宋晓佳看了对方一眼,陈建军这家伙这个时候哪儿有半点儿警察的样子,根本就是一个贼眉鼠眼的家伙。宋晓佳气不打一处来,回了一句:“他正四处找你算帐呢。”

    “啊?”陈建军顿时吓得脸色惨白,撒腿就往外跑。

    “站住。”宋晓佳怒斥道。

    “怎么了?”陈建军躲在树后面,探着脑袋,四下张望。

    “谁让你把周凯打成那样的?”宋晓佳怒斥道。

    “哎哟,与我无关啊,是……是旅政委干的。”陈建军急忙解释。

    宋晓佳一脸无助,没想到,旅嫣也参与其中了。旅嫣是派出所的指导员,是淮山南路派出所的红人,更是总所周知李江平的小情人。宋晓佳身为一个基层的干警,更是无法撼动她。

    ………………

    常林社区,卫生所。

    经过医生李德怀的一番检查,最终确定周凯没有太大的问题。

    “没什么大问题。”李德怀放下了手中的诊断器,说道:“生命体征良好,只是有一些严重的外伤,还有一些内伤,恐怕需要修养一阵子。基本上没什么大问题!”

    李德怀是一个老医生了,更是常林厂的名医。他不愿意去接受大医院的招安,而是宁愿在常林厂为这里的居民提供医疗服务。既然李德怀都这么说,所以,众人也就放下心来。

    “还好没事。”刘程舒了一口气,骂道:“妈的,如果凯子出什么事了,老子第一个不放过他们。”

    “我也是。”鲁大炮把手中的开山刀往地上一丢。

    周凯躺在简陋的病房里,正在静脉输液,打得是营养针。

    林川坐在一旁抽烟,虽然捅了这么大的篓子,但是,林川却一点儿也不害怕。这么大的篓子有唐雨梦给自己兜着。就算唐雨梦兜不住,自己背后还有人兜着。想必他们不会坐视不理。这么点破事,估计他们只需要一个电话就能够解决。只是,林川却并不愿意让他们出面解决,毕竟自己已经被组织开除了,算不上组织的一部分。让组织的人出面解决这事情,这不是给组织徒增麻烦吗?

    此时,李德怀走了过来。

    “李师傅,抽烟。”林川急忙给李德怀递了烟。

    李德怀倒也没拒绝,而是接过烟,笑道:“你们又跟别人打架了吧?”

    “算是吧。”林川笑道。

    “年轻的时候有点儿冲劲没什么。”李德怀笑了笑,语气突然一转,肃然道:“但是,打架这事情能不做最好不做。毕竟,冲动是魔鬼,容易出事。这一次周凯好在没事,如果出事了,那可就毁掉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家庭。你们都还是孩子,下起手来没轻没重,自己丢了性命,毁掉自己的家庭;若是把别人的性命弄丢了,不仅吃官司赔钱,还得让一个家庭破灭。”

    林川笑了笑,道:“李师傅,您放心,我们都是有轻重的人,绝对不会出现像您说的那种情况。”

    “那就好。”李德怀点头。

    事情已经发生了,李江平被急急忙忙的送入了中心医院抢救。好在在短短的十多分钟内就被送入了医院。断臂也经过一个多小时的紧急抢救之后被缝合上了,手臂的肌肉,筋韧都已经接上。若不出意外,手臂基本上能够愈合。只是,愈合之后,手臂的功能肯定没有之前那么好使。原装的和副厂的产品是有区别的。

    宋明得知情况之后,带着人急匆匆的赶往了医院。

    宋明赶到的时候,李江平已经从手术室出来了,缝合手术并非全身麻醉,而是局部麻醉,在手术过程中,李江平就醒来了。看到自己的处境,李江平突然有一种想死的感觉,也许,死后就能够一了百了了。

    从手术到手术结束,再到推进病房,李江平一言不发,双眼只是空洞的看着天花板。

    “李所长,宋书记来了。”旅嫣急忙凑在李江平耳边说道。

    “宋书记。”李江平一听,仿佛受到了刺激一样,急忙跳了起来。

    宋明看着李江平,一脸‘痛心’:“这……这是什么情况?”

    “宋书记,你可得为我讨回一个公道啊。”李江平表情激动,他左手抓着宋明的胳膊,道:“林川那混蛋……他,他竟然砍了我的胳膊,公然袭击公职人员,而且还故意伤人……”

    “无法无天,这简直就是无法无天了。”宋明气恼不已,咬牙切齿。

    “宋书记,你一定要给我们讨回一个公道啊。”李江平激动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