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把女书记给睡了-极品美女爱上我-赛车比赛游戏网
极品美女爱上我

第200章 :把女书记给睡了

    “妈的,就这么说定了。”早就决心留下来的小黄毛二话不说,一拍桌子,道:“我反正过完年不去广州了。”

    “我也不去深圳了。”

    “去他娘的上海,天远地远不说,还没法孝敬父母。”

    一帮人纷纷表态。林川很满意这种局面。毕竟,来年公司要扩大业务,需要的就是人手。厂子里的人都是知根知底的,管理起来方便,而且肥水不流外人田嘛。有钱大家一起赚。没钱大家一起穷。再说了,厂子里的小伙伴都是穷苦人家的孩子,能吃苦耐劳。这可是那些刚毕业的大学生没法比的。

    娇生惯养不说,而且还好高骛远,不愿意干这样的又苦又累的活计。

    工厂里,众人都热闹了起来。不少人都激动的说不出话了,一想到周凯他们都能一个月赚好几万,自己的能力可不比他们差,那自己肯定也能赚好几万啊?这绝对是他们不敢想象的事情,在沿海城市的工厂里,他们一个月最多也就赚个几千块。如今在家都能赚几万,这等好事,谁不想上。

    有几个自诩大学生的青年悄然的从工厂离开。这几个人以前都是厂子里人人夸赞的高才生,听说在外面坐办公室,一个月能赚五六千,甚至八九千。一直都被厂子里的人当作榜样。甚至家里都被媒婆踏平了门槛。

    可是,自从周凯他们一跃而起之后,风向标立刻就发生了性质的变化。那几个家伙已经不吃香了,媒婆是现实的,或者说,现在的女孩是现实的。那几个曾经优秀的高才生很快就被周凯这几个高中没毕业的小年轻比了下去,而且狠狠的踩在了脚下。这让他们心里有些不舒服。所以,今天他们特地来看看情况。

    “张宏他们几个走了。”鲁大炮笑道。

    “走了也好。”周凯点头,道:“早就看他们不爽了,一天到晚在外面抹黑我们。”

    “就是,前几天还有人告诉我。张宏说我们在做传销。”鲁大炮不屑的笑道:“见过这么卖苦力的传销吗?”

    “在家门口做传销,这不是找死吗?”周凯笑了笑:“管他们说什么,我们赚我们的钱,他们爱咋咋。”

    …………

    张宏几人从工厂出来之后,心情有些压抑。

    “张宏,你说周凯他们那活计是真的吗?”身后,一个穿黑色羽绒服的男子问道。

    “怎么?你想去?”张宏反问道。

    “如果有钱赚,而且离家近,为什么不能去?”羽绒服男子疑惑的看着张红,笑道:“我们离家又远,来回一趟不容易。这次回来,我挤火车,皮夹子都被人偷了。损失两千块钱也就罢了,身份证,银行卡什么都没了。唉,每次春运都跟打仗似地。”

    张宏愣了愣,哪儿不是呢?自己回来一趟也不容易啊。每次抢票都跟打仗似的。手一抖,票就没了。每次上铁老大的网站都感觉像上断头台一样。那恶心的验证码连续十八次都验证失败。想想这简直就是一种罪过。这次回来,还是捡漏了一张站票回来的。挤了十个小时的火车,愣是站着到家的。下车的时候,感觉腿都不是自己的腿了。

    “唉,是啊。”一旁一个系着围巾的男子点头,道:“常年在外打工,也不是个办法。人嘛,迟早要落叶归根。不如早点儿在家里谋点出路。我们都是要结婚的年龄了。以后结婚了总不能带着老婆孩子跟自己一起挤火车吧?”

    张宏再次愣住了。

    “以前我们都是厂子里的人人羡慕的对象啊。”张宏仰头看着那明媚的阳光,空气里却有着仄仄逼人的寒气。

    “张宏,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身后的羽绒服男子笑道:“去年回来,家里媒婆来了十一茬。今年过年回来,一个都没有。人啊,就是这么现实。听说今年过年,周凯和鲁大炮等人家里,媒婆都挤得坐不下了。”

    “呵呵……”围巾男子点头,道:“是啊,去年我家也来了不少,今年就来了两个。还是我妈打电话让他们来的。”

    张宏一阵苦笑,道:“刘明,你小子舍得放弃在深圳程序开发员八千一个月的工资?老李,你妈的愿意放弃在上海七千五一个月的报刊主编的工作?我反正不愿意放弃现在九千的月薪。”

    “确实不愿意。”刘明摇头,咬牙道:“可是,一年回来,我他娘的才存四万块钱。人家周凯一个月就赚四万。年底三个月他娘的就存了七八万了。在深圳开销太高,真心不如家里五千的月薪。”

    “确实如此。”围巾男子点头,道:“我在上海虽然七千五,单位上包吃,却不包住。一个月光住宿费就要两千。交通费,电话费,水电费……一个月下来能剩两千就不错了。今年我给了我妈三万,身上所剩无几了。”

    张宏又是一阵苦笑,没想到,天下苦命的人都是一样的,没钱!

    说他们,其实,自己又何曾一样,虽然月薪九千。扣掉房租,水电煤。自己又谈了个女朋友,一个月开销就更大了。一年到头就指望发年终奖过年。没想到,老板说今年经济不景气,年终奖取消。这顿时就让张宏寒了心,他打算明年跳槽,换一家公司,看看能否让月薪破万,最好有年终奖的公司。

    ………………

    林川还没从工厂出来。手机突然阵阵作响。

    来电显示是唐雨梦。

    林川稍稍犹豫了片刻,他还是接了电话:“姐。”

    “林川,你在哪?”唐雨梦急促而激动的声音。

    “我……”林川笑了笑,道:“我回江北市了。”

    “你在家?”唐雨梦问道。

    “哦,是。”林川的声音有些淡然,有些冷漠。

    “我在你家门口,你出来。”唐雨梦的声音紧张而急促。

    林川愣住了,他急忙从工厂走了出去,从工厂这里可以直接看到自己的家门口。如果唐雨梦就在自己的家门口,那么,从这里直线距离可以看到。果然,出门就看到了唐雨梦那一台枣红色的卡宴正停靠在马路边上,不远处就是自己的家。

    “我看到你了。”林川笑道。

    此时,唐雨梦似乎看到了林川,她急忙挂上了电话。接着,车门推开,她急匆匆的从车上跳了下来。然后飞快的朝林川跑过去。唐雨梦穿着一件枣红色的大衣,里是一件黑色的毛衣,脖子上围了一条白色的围巾。很漂亮,这一点不得不承认。唐雨梦确实以她的美俘获了林川的心。也让林川成为了她石榴裙下的败将。

    林川没有走,而是笑脸相迎。

    “林川。”唐雨梦气喘吁吁的站在林川的面前,道:“你误会了,你真的误会我了。”

    “我听你解释。”林川看着唐雨梦。

    “其实,你真的错怪我了。”唐雨梦一脸委屈,道:“我和白逸凡之间真的是清白的,而且,我之所以陪他去省城看歌舞剧,全然是因为你,若不是你,我也不会在年三十去省城陪他看歌舞剧。”

    “因为我?”林川一脸诧异,道:“这……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唐雨梦立刻点头,道:“因为他帮了你。”

    “他帮我?”林川一愣,道:“白逸凡恐怕都不认识我吧,凭什么帮我?”

    “你围攻派出所,袭警,甚至故意伤人,砍了李江平的胳膊……”唐雨梦认真的说道:“宋明要置你于死地,我走投无路,只能找白逸凡帮忙。白逸凡的父亲是省委副书记,他父亲和宋建国能说上话。如果不是他,你恐怕早就被宋明抓了。别说你能打,可是,你一个人怎么可能和一个庞大的国家机器作对?”

    “我……”林川傻眼了,他没想到这事情竟然是唐雨梦在背后帮的忙,更没想到竟然是唐雨梦亲自去求的白逸凡。林川的心情顿时沉到了谷底。他一咬牙,立刻将唐雨梦揽入了自己的怀里,道:“姐……谁让你这么做的,这是男人之间的事情,你一个女人插什么手?你明知道白逸凡对你有所企图,你为什么还要去求他。”

    “我不也是为了你吗?”唐雨梦哽咽道,这一场天大的误会终于得到了化解,得到了解脱,瞬间就让唐雨梦所有的委屈都发泄了出来。她紧紧的抱着林川,道:“如果你被抓了,我该怎么办?”

    “就算我被抓了,你也不能去求白逸凡啊。”林川咬牙切齿,道:“我宁愿自己受苦受累,也绝对不愿意让我的女人受委屈。”

    唐雨梦轻声的抽泣。

    感受到唐雨梦的哭泣,林川更是不好受,心里仿佛打翻了五味瓶一样。他紧紧的搂着唐雨梦,似乎想要把所有的委屈都自己扛着。

    “擦,川子哥竟然把唐书记给泡了?”

    “我勒个去,难道那天我的猜测是准的?”

    周凯等人凑在工厂门口,一个个错愕不已,惊骇万分。对林川更是有一种敬仰之情。连市书记都能泡,还有什么不能的?此时,黄波从里面挤了个脑袋出来,惊讶道:“我我我……我去。川子哥把把把书记给睡了?”

    【一口气更新了23章。求兄弟们推荐票和月票给力。上架了可以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