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 :身份的差距-极品美女爱上我-赛车比赛游戏网
极品美女爱上我

第227章 :身份的差距

    “才没有。”唐雨梦摇头。

    “你不答应?”林川问道。

    “当然不答应。”唐雨梦点头。

    “好,那我就站在你办公室门口大喊你是我女朋友的消息。”林川见唐雨梦水火不侵,刀枪不入,索性开始耍无赖了。他果真跑出去,准备大喊。

    唐雨梦见状,急忙拽住了林川的胳膊,急眼了:“你……你疯了。”

    “除非你答应我。”林川冷哼道。

    “行行,我答应你还不行吗?”唐雨梦有些懊恼。

    感觉自己答应了做林川的女朋友,感觉就好像是上了一条贼船一般。内心顿时感觉后悔了,倒也不是后悔当了林川的女朋友,而是因为后悔自己太过于轻易的答应了这个混蛋。

    不过,唐雨梦也感觉自己有软肋被林川掐住了。这混蛋当初表白的时候就这么高调,让自己没台阶下,只能答应他。如今,这混蛋竟然又用这个来要挟自己,非逼着自己答应他去出席一个澡堂子的剪彩。这东西自己能出席吗?如果被媒体记者拍到了,那实在太有损自己的形象了。

    “嘿嘿,这还差不多。”林川咧嘴笑道。

    “你这个混蛋。”唐雨梦瞪了林川一眼。

    林川不以为然,道:“那行,过几天我来接你。”

    “哼,过几天我可是要去镇江了。”唐雨梦冷笑道:“日本朱氏社代表团过几天就要来镇江考查。并且双方磋商关于投资的一些内容。这可是我们江北市的一个重要的招商引资项目,必须拿下。你也跟我一块去。”

    “这两件事情不会冲突吧?”林川讶异的说道。

    “政府的事情优先。”唐雨梦轻哼道:“反正你也不过是一个澡堂子。”

    “姐,你可不能这样啊。”林川急忙说道:“我虽然只是一个澡堂子,但是,我每年也能给政府纳税啊。钱虽然少,但是,蚊子腿也是肉啊。你可不能嫌弃。”

    “那如果我让你别搞澡堂子,你愿意吗?”唐雨梦问道。

    “那可不行。”林川摇头。

    “那不记得了。”唐雨梦轻哼道:“走在法律的灰色地带,你还好意思呢。”

    “没事,我尽量叉开时间。”林川嘿嘿笑道。

    ………………

    淮山南路西,从黄家巷子到东头岗这五百米的范围都属于林妈妈的工作范围,她每天的工作就是负责这五百米范围的卫生。而且,环卫局的领导经常会下来视察,一旦发现有任何不干净的地方,立刻就会扣工资。

    林妈妈并非环卫局的正式工,因为,正式工根本就不会出来工作,而是直接坐在办公室里。这么寒冷的天气,吹一吹暖气,看看报纸,喝一杯热茶,然后盯着时间,时间一到,立刻下班。林妈妈只是环卫局的一名合同工,所谓的合同工,就是临时工。一个月一千八百块,逢年过节会发一些所谓的福利,十斤大米,一壶油。高温天气则可以领十斤绿豆,熬绿豆降温解暑。

    林妈妈每天必须早晨四点钟起床,然后拖着带着扫帚,拎着垃圾钳,严寒酷暑,每天都必须早早的起来,每天都要维护这一段路上的卫生。生怕被领导发现偷懒,或者卫生不到位,扣了工资可就等于一天白干了。

    林妈妈穿着环卫局发放的反光衣,裹着臃肿的身体走在大街上,手中拿着一个长长的钳子,看到垃圾就用这钳子捡起来,然后收入到身后的垃圾车。垃圾车上放着她自制的多种工具,有扫帚,有钳子,还有铲子……

    此时,一辆黑色的奥迪车缓缓的在林妈妈的身边停了下来。

    林妈妈急忙让开,这四个圈圈的车子自认识,是豪车,一般的小老百姓惹不起。

    虽然平时接触的豪车不多,但是,林妈妈深刻的知道那些有权人和有钱人的尿性。前几天,电视里也放了一个开奔驰的小青年,就因为清洁工挡了一下路,就把清洁工打了个半死。林妈妈深怕自己会遇到那样的人。

    林妈妈急忙站到一旁的路肩上,好奇的观望着这一辆奥迪车,不明白对方为什么突然就在自己的面前停了下来。

    车停稳之后,一个穿着黑色西装,带着白色手套的年轻小伙子从驾驶室下来,毕恭毕敬的拉开了后面的车门,道:“夫人,您请。”

    接着,一个穿着皮草,脚上踩着高跟靴的贵妇缓缓的从车上走了下来。

    女子雍容华贵,一身贵气。还算端正的五官瞥了林妈妈一眼,问道:“你就是林川的妈妈?”

    “啊?”林妈妈显然吓到了。

    她可不认识眼前的这位雍容华贵的女士,从她的样子来看,要么是达官贵人的太太,要么就是富豪的夫人。不过,看这架势和样子,应该是达官贵人的太太。一般富豪的夫人都喜欢穿金戴银,喜欢炫富。可是,眼前的这个女人虽然穿着考究,却并不奢华。显得十分的贵气逼人。

    “我们家夫人问你话呢?”一旁的司机瞪了林妈妈一眼,道:“你这老太婆,倒是赶紧说啊。”

    “说……说什么?”林妈妈显然被对方的架势吓到了。

    “我问你,你是不是林川的妈妈?”贵妇问道。

    “我……我是。”林妈妈急忙点头,她内心顿时一阵糟了:“是……是不是我家川子犯了什么事?夫人,您……您可千万不要追究他啊,他还只是个孩子。他还小,您一定要给她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说话时,林妈妈急匆匆的想要去抓住贵妇的手。司机立刻拦住了林妈妈,道:“干什么?”

    “夫人,我……我求你了。”林妈妈激动的说道。

    “不,林川没犯什么事。”贵妇回了一句,道:“宋晓佳你认识吗?”

    “认识。”林妈妈点头,只是,她一脸迷糊,这女人为什么认识林川,又认识宋晓佳呢?难道她是来找宋晓佳的麻烦?林妈妈急忙问道:“难道是晓佳这孩子犯了什么错?”

    “不是。”贵妇摇头,道:“宋晓佳是林川的女朋友。而我……是宋晓佳的母亲。”

    “啊?!”林妈妈显然惊呆了,她很想喊一声‘亲家’。可是,她知道眼前这个贵妇绝对不简单,所以,这一声‘亲家’哪里喊得出口。人家雍容华贵,出门的代步工具是几百万的豪车,还有司机相送。而自己呢?中午啃的干馒头,一身环卫工的衣服,一天到晚还扫大马路。两人之间的身份地位何止差了十万八千里。林妈妈有些不知所措。

    “今天我是来跟你谈一件事情的。”宋夫人抬眼看了林妈妈一眼,眼神里倒也有了一些怜悯。

    “您……您说,我听着。”林妈妈急忙说道。

    “我想你也明白,你家和我家的相差了太多。倒也不是我不让宋晓佳跟林川在一起,而是因为我不想让宋晓佳这孩子吃苦。”宋夫人往前走了两步,并不嫌弃的抓着林妈妈那冻裂的双手,道:“同样是母亲,我想你应该理解我的心情。我不想让我的女儿吃苦受累,不想让她跌入凡间。我女儿从小在蜜罐里面长大,长大之后,也必须找一个跟我们门当户对的男人。你说……”

    “我明白了。”林妈妈急忙点头,道:“夫人放心,我有自知之明。”

    “那就好。”宋夫人点了点头,她扭头看了司机一眼,道:“小曾,把东西给林夫人。”

    “是,夫人。”司机急忙点头。

    林妈妈急忙笑道:“夫人不敢当,我只是一个妇道人家,扫大马路的妇人而已。”

    此时,司机小曾急忙从怀里掏出了一张已经填写妥当的支票,他递给林妈妈,道:“这是我家夫人的一点意思,你拿这张支票去农业银行可以兑换一百万现金。这一笔钱,就算是买断了你儿子和我家小姐之间的一切。”

    说完,司机把支票塞进了林妈妈的手中,然后转身钻进了驾驶室。

    宋夫人坐在奥迪车的后座,尊贵的太空舱式的包裹式座椅。躺在里面十分的舒服,宋夫人缓缓的降下了车窗,然后看了林妈妈一眼,道:“林夫人,希望你能够兑现诺言,保重!”

    说完,宋夫人吩咐道:“小曾,开车,我们回省城。”

    “是,夫人。”司机小曾立刻驱车离开。

    寒风之中,林妈妈站在那车流穿梭的马路上,眼睛看着奥迪车远去的背影。她感觉有一种茫然失措的感觉。整个人都窒息了。手里的支票被一阵寒风吹过。险些就飞走了。

    林妈妈急忙紧拽着这一张支票,然后小心翼翼的塞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川子,是爸妈没用。”林妈妈咬着红唇,眼泪稀里哗啦的往下落。

    都怪自己家境贫寒,以至于被女方嫌弃。但是,在林妈妈的眼中,自己的儿子并不差。也许无法和宋家这样的大户人家相提并论,但是,也绝对不会太差。林妈妈哽咽着,她转身推着垃圾车缓步离开了淮山南路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