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7章 :死者为大-极品美女爱上我-赛车比赛游戏网
极品美女爱上我

第307章 :死者为大

    “姐,你真是个心地善良的女人。”林川感慨道。

    “逝者为大。”唐雨梦笑了笑,道:“另外,你翘班的事情以后再找你算帐。”

    “姐,谢谢你!”林川感激道。

    “好啦,你忙吧。”唐雨梦笑道。

    “嗯,那我挂了。”林川点头。

    “等等。”唐雨梦突然开口道。

    “姐,你还有什么吩咐?”林川好奇的问道。

    “其实……”唐雨梦在电话那头纠结了许久,最后才开口道:“其实我有点儿想你了。”

    “我……”

    还没等林川开口,唐雨梦已经羞涩的挂掉了电话。第一次说如此肉麻的话,第一次说这般让人难以启齿的话。至少对于唐雨梦来说这是人生的第一次。

    在林川的身上,唐雨梦牺牲了太多的第一次。第一次热吻,第一次与男人深情拥抱,第一次说我喜欢你,第一次说我想你……

    其实,这一切的一切,都不过是因为爱在其中作祟。若不是爱,谁有这般勇气;若不是爱,谁敢这样开口?尤其是唐雨梦这样羞涩的姑娘,更是难以启齿。可是,在爱花盛放的时候,她竟然鼓起了勇气。

    听着电话那头传来的忙音,不知道为什么,在这般凄凉、落寞、难过的时候,林川的内心突然盛放了一朵幸福的花朵。虽然这样的一朵花朵显得十分的不是时候,但是,却让林川脸上洋溢起了一抹幸福的笑容。

    也许刘医生说的对,生老病死本来就是生命的自然规律。

    更何况,诺小西的母亲每天被病痛折磨,生不如死。离开,也许对于她来说是一种解脱。从此以后,再也不用经受这样痛苦的折磨,更不用经受这世间的各种磨难。

    有人说,人从生下来开始,就是来受苦的。也有人说,人从生下来开始,就是来享受的。

    林川走入病房的时候,诺小西的母亲竟然睁开了眼睛。

    “伯母,你醒了?”林川讶异的看着她。

    “妈!”诺小西顿时大喜。

    “林川,小西,你们都在啊。”她露出了一抹久违的笑容,道:“又给你们添麻烦了。”

    “不不,伯母,只要你能够好起来,再多麻烦我也不怕。”林川急忙摇头。

    “我恐怕是没希望了。”诺小西的母亲感慨了一声,道:“扶我起来。”

    林川和诺小西急忙把她搀扶了起来,她的脸上难得的多了一抹红晕,坐起来之后,诺小西的母亲开口道:“我有些饿了,有吃的吗?”

    “有有。”林川急忙点头,道:“我从下面带上来的一碗皮蛋瘦肉粥,这里还有水果,你看……你想吃什么?”

    “喝点粥吧。”她开口道。

    诺小西急忙端着稀饭亲自喂自己的母亲。只是,吃了两口之后,她又摇头:“够了,不想吃了。”

    “妈,再吃点吧。”诺小西急忙说道:“这样病才能好得快一点。”

    “傻孩子。”诺小西的母亲摇了摇头,然后说道:“妈妈就要离开你了,妈妈真的舍不得。”

    “妈,你胡说什么呢?”诺小西皱着眉头。

    “林川,答应我,以后好好的照顾小西。”她一脸不舍的看着林川,道:“我这一辈子最亏欠的就是我的女儿,没有给她一天好日子,从小就让她受苦受累,我不想我的女儿继续这样了。”

    “伯母,就算你不交代,我也会一直照顾好小西。”林川急忙点头,道:“你好好养病,出院以后,我想办法给你们弄一套新房子,你看怎么样?”

    “谢谢你。”她点了点头,道:“我……我恐怕……”

    林川转身去了刘医生办公室询问情况,刘医生一听,一脸沉重,道:“林川,这是人死之前的回光返照,你快去送病人最后一程吧。”

    林川撒腿就往病房跑。

    只是,没等他跑到病房的时候,病房立刻传来了诺小西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妈,妈……”

    当林川赶到的时候,人已经走了,生命迹象仪器发出了一阵阵嘀嘀嘀的警报声。

    此时,刘医生等一帮人纷纷冲进了病房,一群人对患者进行了人生最后一次抢救。只可惜,一番抢救之后,依然无法挽回病人的生命。刘医生开口道:“病人已无生命迹象,从生理上判断已经失去了生命。”

    “妈妈……”诺小西依然抱着母亲痛哭。

    “林川……”刘医生看着林川。

    “我知道了。”林川点头。

    “你看,这一份死亡诊断……你签字吗?”刘医生问道。

    “嗯!”林川点头,让诺小西签字有些不现实了,此刻的她正沉浸在人生最悲痛的时刻,连最后一个亲人也离开了自己。

    林川签字之后,刘医生开口道:“为逝者默哀。”

    医生护士纷纷低着头默哀。

    一分钟后,护士把诺小西强行拽开,然后盖上了白色的布。推着担架床朝太平间走去。

    “不,不要……”诺小西撕心裂肺的哭泣着,她想要追上去,但是却紧紧的被林川抱住了。

    “小西,别太难过了。”一旁的林川安慰道。

    “林哥,我要我妈妈。”诺小西哭得眼睛红肿。

    “你没有了妈妈,但是你还有林哥,不是吗?”林川抱着她,亲吻着她的额头。

    诺小西的情绪逐渐的稳定了下来,似乎已经接受了母亲离开的现实。人死了,但是后事还是要办。

    接下来的事情接踵而来,各种后事都必须林川亲自上阵。诺小西还沉浸在悲痛之中,所以,这种事情自然也就沦落到林川的肩膀上。

    追悼会在第三天举行。

    殡仪馆,追悼会在长安殿。

    参加追悼会的多数都是常林厂的老职工,很多人都和老诺一家认识,所以都来送死者最后一程,林妈妈也特地请了一天假来到了殡仪馆。诺小西身为家属,她披麻戴孝。不过,让人诧异的是,林川也跟着披麻戴孝,让人甚是不解。

    追悼会持续了两个多小时,一百多人前往长安殿送死者最后一程。

    正当追悼会要结束的时候,突然一个穿着黑色大衣的熟悉身影从外头走了进来。

    “姐,你……你怎么也来了?”林川诧异的问道。

    唐雨梦没有说话,一脸默哀,她走到了遗体面前,鞠了三躬。然后握着诺小西的手,道:“小西,别难过,以后如果有什么困难,尽管开口,我和林川都会帮你的。”

    “谢谢姐姐。”诺小西点头。

    唐雨梦是林川公开场合表态的女朋友,也是林川唯一带回家的女朋友。第一次看到唐雨梦的时候,诺小西有一种深深的自卑。

    “没关系。”唐雨梦摇头,她顺手挽着林川的胳膊。

    仪式继续进行,结束之后,遗体推入了火化间。她存在这人世间最后的几分钟了,诺小西更是哭得歇斯底里,撕心裂肺。整个人几乎都快崩溃了,人都快站不起来了,林川和唐雨梦分别挽着她的左后胳膊。生怕她会一头栽倒下去。

    火化持续半个小时,最后出来的只是一捧骨灰。

    诺小西的母亲被葬在了半山腰,墓碑上是她慈爱的笑容。诺小西跪在母亲的墓前,深深的磕了三个响头。

    葬礼结束之后,诺小西被林川驱车送回了学校。

    站在学校门口,林川拉着诺小西的手,道:“小西,你永远要记住,你并不是只有一个人,你还有林哥,还有林妈妈,是吗?”

    “嗯!”诺小西感动的痛哭流泪。

    “傻丫头,这几天你哭得够多了。”林川擦干了诺小西脸上的泪水,道:“我希望过了今天之后,你再也不要哭。你是一个坚强的姑娘,是一个让人值得敬佩的姑娘。对吗?”

    “林哥……”诺小西点了点头,道:“我听你的。”

    “乖。”林川笑了笑,道:“好好学习,一定不要辜负了你妈妈的心愿。”

    “嗯。”诺小西点头。

    把诺小西送回了学校之后,林川则返回了家中。没多久就接到了晴子的电话,让林川去一趟海清池。

    这两个月,海清池的运转一直十分的正常,得到了东北虎和十三太保的支持,海清池更是光明正大的运作,日如斗金,而且,因为海清池的分成和制度问题,更是吸引了大批的姑娘加入其中。很多人纷纷从小发廊,会所,甚至连清华池的女孩都来海清池串场子了。

    下午三点半,林川坐在晴子的房间,因为上午的葬礼,所以,林川的情绪一直都很沉重,沉甸甸的,仿佛内心深处压着一块沉重的石头,让林川有些喘不过气来了。

    “林川君,你在想什么呢?”晴子在一旁笑盈盈的问道。

    “没什么。”林川摇头,脸上露出了一抹勉强的笑容。

    “上次你来我这儿可是饿着肚子回去的。”晴子笑道:“这次我特地买了很是新鲜的食材,做了不少的寿司。还特地酿了一些清酒。这可是我们日本的特产。”

    只可惜,林川显然没有用心去听晴子的话,林川沉默了片刻之后,突然说道:“晴子,你说人为什么这么脆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