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7章 :还可以再抢救一下-极品美女爱上我-赛车比赛游戏网
极品美女爱上我

第517章 :还可以再抢救一下

    “放心吧,林川这家伙不仅背景够硬,而且实力也够强大。”李江平笑了笑,道:“所以,你尽管放心好了。”

    “好吧。”旅嫣无奈的点头。

    其实,旅嫣内心担心的事情远远超过了李江平的认知。身为火蝴蝶的成员,她内心深刻的知道现在组织上迫切想要除掉林川的那种强烈的意愿。按照火蝴蝶领袖鬼魅的性格,方媛是必死无疑的。

    然而,让旅嫣没有想到的是,组织上竟然把她给放了,而且还给了她第二次将功赎罪的机会。让她再一次投入到暗杀林川的队伍之中来。旅嫣着实为此而惊讶不已。

    李江平对陈建军是越来越不满了,这小子仿佛对自己的位子志在必得,这王八蛋简直就好像想要把自己赶走,然后想要让自己上台一般。所以,李江平对他甚是不满。如今看到林川如此狠狠的修理他,他自然是乐意围观的。

    派出所大院之中,陈建军已经被林川打成了猪头哥,鼻青脸肿,鼻子里鲜血横流。

    “啊!啊!啊!”这家伙嗷嗷大叫,惨叫连连。

    林川却依然没有放过他,而是轮着拳头狠狠的砸过去。

    也不知道最终砸了多少拳,直到陈建军这家伙一声惨叫之后昏迷了,周蕊终于有些不忍心了,她急忙冲了过去,抱住了林川的胳膊,急忙说道:“林川……你不能继续打下去了,否则……否则他就要死了。”

    “死了更好。”林川气喘吁吁,把手中的陈建军丢在了地面上,骂道:“这种人渣就该死。”

    说完,林川转身搀扶着周凯,然后把周凯搀扶上了车子,最终驱车扬长而去。

    “天啊,这小子也太嚣张了吧?”

    “谁让他的女朋友是唐书记!”

    一群防暴警察议论纷纷,在林川走后,终于有人敢上前把陈建军搀扶起来。

    “不会死了吧?”那哥们急忙问道。

    “看样子是死了,赶紧送到火葬场去吧。”一旁的男警察急忙说道。

    “别,别……我……我还没死,我觉得我还可以抢救一下。”陈建军急忙张开了嘴说话,声音很微弱。他根本就睁不开眼睛里了,因为眼睛的浮肿已经彻底的让他睁不开眼了。

    “我去,这样还没死?”一旁围观的惊愕道。

    “赶紧送医院去吧。”

    随后,一帮人急急忙忙的把陈建军送到了警车上,拉着他朝着医院的方向呼啸而去。

    最终,经过医生的诊断后,除了一些地方轻微骨折之外,基本上没有太大的问题,都是一些皮肉伤,脸上的浮肿也都是因为皮肉伤而引起的,如果非要做伤情鉴定,恐怕连最低等级的伤残都算不上,只能算是一些皮肉伤和轻微骨折。

    受了这么一大堆的磨难,竟然连一个伤残鉴定都没法做,这简直就让人难以接受。

    “操,怎么就不能做,我……我他娘的都快死了。”陈建军破口骂道:“我喘不上气,人也快升天了,你跟我说做不了伤残鉴定?”

    “你骂人的声音都这么大,明显没什么问题。”医生毫不犹豫的反驳。

    “你!”陈建军咬牙道:“如果不是老子装死躲过一劫,你今天恐怕就见不到我了。”

    “我还真不乐意见你。”医生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陈建军顿时哑口无言。

    伤情鉴定做不了,那就意味着自己没法定林川的罪,不能追究林川的故意伤害罪。陈建军有些气不打一处来,他咬牙切齿的说道:“王八蛋,气死我了。”

    “所长,你就别气了。”一旁的警察急忙安抚道:“林川这家伙有唐书记的背景,我们肯定没法跟他斗,要我说,干脆去找检察院的陈副书记,他肯定有办法对付林川。陈副书记和宋书记有莫大的关系,我就不信,林川还能不死。”

    “嗯。”陈建军点头,道:“等我先吊水,妈的,都被打成猪头哥了,没法出去见人了。”

    “嘿嘿……”一旁的警察笑了笑,没做声。

    ……………………

    林川把周凯接回来之后,立刻就送往了常林厂的卫生所。

    李德怀是一个德高望重的老医生,常林厂的老职工对他都十分的尊敬,不仅医术不错,而且收费低廉。从来不会利用自己的医术来牟取暴利。他的药物也一向都是低廉的药物。

    送到了李德怀的卫生所之后,李德怀立刻给周凯做了一个检查。

    “肋骨断了两根,其他的都是一些皮肉伤。”李德怀摸了摸周凯胸腔的肋骨,然后说道:“倒也没什么太大问题,时间久了自然会痊愈,不过,最近恐怕要好好养伤,不能做任何体力劳动。”

    “他的脸?”林川错愕的说道。

    “没事。”李德怀摸了摸周凯的脸,道:“过两天就能够消肿了,没什么大问题。”

    “这么说,不用动手术,住院?”林川问道。

    “这么年轻,自我的愈合能力很强,放心吧。”李德怀笑了笑,道:“我开一点儿消炎止痛的药,也可以减轻一点他的痛苦。”

    “行。”林川点头。

    周凯表面上虽然不说,但是,那种痛苦肯定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

    在李德怀这里拿了几十块钱的药,林川就带着周凯急匆匆的离开了李德怀的卫生所。

    服了一些消炎止痛药后,周凯的情绪显然有些开朗了,人一旦感觉身体不舒服,精神上就会萎靡不振,情绪自然也就低落。服用了药物之后,痛苦被压制了,身体自然就舒服了,周凯也立刻开始健谈了。

    “草他大爷的,把我关进去之后就是轮番暴打。”周凯咬牙道:“这一口气我咽不下,反正这个仇我一定要报。”

    “找谁报?”林川问道:“今天不是给你报仇了吗?陈建军都被我打成了猪头哥。”

    “不是陈建军!”周凯摇头,道:“陈建军身边有一个高高大大的壮汉,姓李。这小子打我打得最凶残了。”

    对于今天上午的种种磨难,周凯已经铭记于心了,只要有机会,他就一定不会放过教训对方的任何机会。

    返回运输市场。

    “川子哥,周凯呢?”众人纷纷围了上来。

    “这里不是吗?”林川指着一旁的‘猪头哥’。

    众人压根就没注意旁边这个已经完全看不出模样的周凯,当林川挑明了之后,众人立刻就傻眼了,尤其是鲁大炮,他上下打量了周凯一眼,鼻子眼睛都快揉成一团了,他惊讶的说道:“我去,凯子,你小子……”

    “别提了。”周凯咬着一根烟,骂道:“被他们打的。”

    “操蛋。”鲁大炮顿时大怒,道:“那还愣着干什么,抄家伙,跟他们火拼去。”

    “还等你去?”周凯没好气的回了一句,道:“等挨枪子呢?”

    “我……”鲁大炮急了。

    “行了。”林川瞥了瞥嘴,然后说道:“该教训的已经教训了,陈建军被我打得比周凯还惨。”

    “川子哥,这事情都因龙五而起。”鲁大炮吸了一口烟,吞云吐雾道:“龙五的事情该怎么办?”

    “这背后肯定有人陷害我们。”林川冷笑一声。

    “肯定是。”鲁大炮急忙点头,道:“若非如此,我们只是斩了龙五的一条胳膊,怎么可能会死呢?”

    “但是,从证据面来说,我们的嫌疑确实最大。”林川眯着眼睛,然后说道:“想要洗脱我们的罪名,那就只有找到真正杀死龙五的人了。”

    “怎么找?江北市这么大,要找一个人简直就是海底捞针啊。”鲁大炮无奈的说道。

    “总有办法的。”林川笑了笑。

    此时,一辆警察朝着运输市场疾驰而来。

    “操,来得这么快,真是阴魂不散啊。”鲁大炮怒了,他急忙喊道:“兄弟们,抄家伙。”

    哗啦啦……

    众人的速度很快,几十号人立刻就从沙场抄起了各色武器。以铲子居多,还有修理厂直接拿出来的撬棍。

    “等等。”林川急忙喊道。

    此时,警车停了下来,张文辉从车子上走了下来。看到聚义帮的这些人严正以待,他顿时笑了起来:“林川,你该不会用这样的方式来迎接我吧?”

    “张队,你有什么事?”林川问道,对警察并没有太多的好感。所有的警察之中,也就只有张文辉能让自己稍稍尊敬一些。

    “关于龙五的事情。”张文辉缓步走了过来,道:“现在这案子是我负责,所以,我打算找你询问一些情况。”

    “滚吧,我们没什么好说的。”鲁大炮没好气的回道:“你们爱怎么定罪就怎么定罪。”

    林川笑道:“行,你来我办公室谈。”

    说着,林川转身带着张文辉上了飞翔公司的二楼。周蕊屁颠屁颠的跟了过去。

    看到这一幕,鲁大炮忍不住挠头:“这……这是什么情况啊?”

    “下次说话经过一下大脑。”周凯拍了拍鲁大炮的肩膀,然后说道:“张队长是林川唯一敬重的警察。”

    “啊?!”鲁大炮愣了一下,道:“不会吧?我怎么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