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9.第599章 :暗杀-极品美女爱上我-赛车比赛游戏网
极品美女爱上我

599.第599章 :暗杀

    “怎么?怕我撞见你们的奸情是吧?”白逸凡咬牙怒道:“哼哼,那还真是不好意思了,却偏偏被我发现了。”

    白逸凡这么一说,唐雨梦顿时就火了。

    “奸情?”唐雨梦眉头一皱,道:“你开什么玩笑?我和林川是正常的男女朋友关系。怎么就成了奸情?我和他是合理合法合规的一对,怎么到了你嘴里就变味了?”

    白逸凡一听,感觉自己似乎也有些被怒火冲昏了头脑。

    “小雨,你听我说。林川这个人根本就配不上你。”白逸凡急忙说道:“他根本就是一个痞子,一个混子。你身为市书记,你怎么可以跟一个混子在一起?”

    “我跟什么样的人在一起不需要你来干涉!”唐雨梦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然后说道:“另外,你管好你自己。我的办公室不是你说进来就进来的地方。如果下次还这样,那我只能说,这里不欢迎你了。”

    唐雨梦是真的生气了,若不是生气,她也绝对不会跟白逸凡说这样的话。

    唐雨梦是真心把白逸凡当成了自己的好朋友,平日里说话也一向都是客客气气的。正因为如此,可以发现唐雨梦今天是真的生气了,否则也绝对不会用这样的态度和语气跟白逸凡说话。

    白逸凡似乎也发现了唐雨梦生气了,所以,他有些尴尬,白逸凡急忙说道:“小雨,你别生气,我刚刚只是被气昏了头,才会做出这样的举动。我只是觉得……”

    “够了。”唐雨梦瞪了白逸凡一眼,然后说道:“你现在出去,我现在不想见到你了。”

    白逸凡一愣。

    “让你走,你就快点儿走。”林川嘿嘿笑道:“你这家伙也太不识相了吧?这可是市书记的办公室,岂能是你说闯就闯的”

    “你也走!”唐雨梦瞪着林川。

    “我……这跟我有是关系?”林川一脸无奈。

    “你也不是是好东西。”唐雨梦瞥了他一眼。

    果然,女人的脸就跟天气又一样嬗变。刚刚还心疼的关心自己。现在就说自己不是一个什么好东西。林川一脸无奈,十分的沮丧。他只能垂头丧气的从办公室离开。

    “哼!”白逸凡一甩手,也转身离开。

    闹哄哄的办公室,很快就安静了下来。唐雨梦和小雪站在办公室里。

    小雪一脸无奈的说道:“唐书记,我……”

    “你也出去吧,让我安静一会。”唐雨梦开口说道。

    “是!”小雪点头。

    几个人都走了,唐雨梦一个人站在办公室内,她看着窗外的景色,背后是江北市最为繁华的地方。是江北市最繁盛的商业中心。看着这一座城市日益的强大,经济日益的繁华,唐雨梦内心感觉万分的感慨,激动。

    自己可以处理一座城市的发展,可以构建一座城市的强大。却无法疏通自己的感情。虽然自己明确的告知了白逸凡自己和他之间的关系。可是他却一而再,再而三的对自己发起追击。

    白逸凡一直都不肯死心,他表示自己要和林川公平竞争。唐雨梦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自然也就给了他机会。谁知道,给了他机会之后,却发现白逸凡对自己追求都快成为骚扰了。好在林川不是一个心胸狭隘的人,否则两个人之间早就打起来了。

    唐雨梦一直很纠结,也很犹豫,是自己给了白逸凡太多的念想,还是自己太过于优柔寡断了?以至于自己的感情生活弄的这么混乱。唐雨梦站在窗前,一直很犹豫,很徘徊。看来,是该和白逸凡说清楚的时候了,既然自己选择了林川,就要和其他的男人划清界限。既然选择了林川,就要彻底的跟白逸凡划清关系。

    ……………………

    从办公室出来。

    林川和白逸凡互不相让,两人之间虎视眈眈,怒目相视。两人跟孩子一样在斗气,斗胜。连走在走廊里都互不相让。

    “干什么?”白逸凡瞪着林川,他一向都很注意自己的形象,向来都把自己标榜成贵族,社会上流。他不屑于和林川这样的社会平民,下等人争执。可是,看到林川挡住了自己的去路,他忍不住有些生气了。

    “不干什么!”林川摇头。

    “那你挡我的路干什么?”白逸凡怒道。

    “你的路?”林川点了一根烟,然后笑道:“白少爷,你可真会开玩笑啊。这路上写你名字了吗?凭什么说这是你的路?难道说这市委大楼是你们家修的?嘿嘿……我看不像吧?”

    “你!”白逸凡有些诶愠怒了,他咬牙道:“好狗不挡道。”

    “我是狗,那你是什么?”林川笑道:“能被狗欺负,怕是连狗都不如吧?”

    “你!”白逸凡顿时大怒,道:“你胡说什么,信不信我抽你。”

    “哈哈……”林川顿时哈哈大笑,道:“抽我?有本事你试试看!”

    白逸凡扬起了拳头,不过,他终究还是没有砸下去。因为他是绅士,他认为自己是一个社会上流,是一个贵族。既然是社会上流,是贵族,又怎么会跟一个平民计较这么多呢?

    林川嘴角扬起了一抹笑容:“怎么?没胆了?”

    “哼,我才懒得跟你动手。”白逸凡收回了自己的手,稍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西装,然后朝着楼下走去。

    林川看着白逸凡的背影,这家伙的定力确实不错。在自己三番两次的激怒之下竟然没有动手,不过,也更说明了这个家伙的城府很深。自己得小心这个家伙了。

    ……………………

    中央公寓。

    宋浩躺在床头上养伤,爆蛋之痛已经过去了一个星期了。可是,每动一次依然感觉到一阵阵的刺痛。这让宋浩感觉到万分的痛苦。十分的难受,也十分的郁闷。

    “浩子,这一口气你不会就这么吞下去了吧?”陈建军笑问道。

    “不!”宋浩摇头。

    虽然修养了一个星期,可是,宋浩的脸色还是很差。苍白无力,脸色更是一片萎靡不振。失去了一枚蛋,想想都让人觉得蛋疼。宋浩一想到自己床上的战斗力本来就不行,如今再失去了一枚蛋,战斗能力更是直减百分之二十。这让宋浩更是痛不欲生。

    “唉,所里的工作你也别牵挂了。”陈建军笑了笑,然后说道:“所里的兄弟都还好,不过,大伙都很牵挂你。所以,你好好养身体,等身体痊愈之后再回来上班。”

    “嗯!”宋浩点头。

    “对了,你打算怎么办?”陈建军笑问道:“林川这小子太嚣张了,明知道你是宋副书记的公子哥,竟然还敢对你下手,实在太可恶了。我觉得你也应该让他享受一下这种痛苦,最好想办法把他的两颗鸟蛋都踢爆,让他尝一尝这种痛入骨髓的刺痛。”

    “再说吧。”宋浩点头。

    陈建军在这里坐了约莫半个小时之后就走了。

    房间里,空荡荡的,宋浩有一种莫名的空悲切。作为一个男人,竟然失去了一个作为男人尊严的东西。这是任何一个男人都无法隐忍的。而且还是当着自己喜欢的女人的面。

    就在宋浩一脸悲切的时候,一个让宋浩没想到的人竟然来了。

    “白逸凡?你来干什么?”宋浩眯着眼睛。他知道白逸凡是唐雨梦的追求者,这个时候他来这里,难不成是为了自己绑架唐雨梦的事情而来的?

    谁料,白逸凡竟然笑了笑:“嘿嘿……”

    “你……”宋浩皱着眉头。

    “我只是单纯的来看看你而已。”白逸凡笑了笑。

    “你会有这么好心?”宋浩冷笑道:“我这一次可是差点儿就侵犯了唐雨梦。”

    “我当然知道。”白逸凡点头,道:“你若侵犯成功了,我自然饶不了你。可是你却没侵犯成功,还差点儿成为了中国最后一个太监。哈哈……”

    “你这是来嘲讽我的吗?”宋浩脸色阴沉,他讨厌别人提到关于太监的字眼。他憎恨,愤怒的看着白逸凡。

    “不,我可没心情来嘲讽你。”白逸凡摆了摆手,道:“我只是来告诉你,林川是我们共同的敌人,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我觉得,我们完全可以联合起来对付林川,你觉得呢?”

    “你想怎么做?”宋浩脸色终于缓和了一些,他露出了一抹疑惑的表情,道:“林川的实力不可战胜,普通人根本就近不了他的身,就算是找一些二流、三流的杀手,恐怕也对他没有任何的作用。”

    “哈哈,你可真笨。”白逸凡哈哈笑道:“既然二流、三流杀手没用,你就不会请一流杀手吗?实在不行,暗杀总可以吧?我就不信,林川是不死之身。”

    宋浩一听,皱着眉头,一直没说话。

    “话已至此,我也该走了。”白逸凡没有久坐,约莫十多分钟的样子就走了。

    “不送!”宋浩回了一句。

    看到白逸凡远离的背影,宋浩内心有一种说不清的味道。不知为何,他突然对白逸凡有一种莫名的好感。同样是唐雨梦的追求者,林川卸了自己的一个蛋,而白逸凡却反而来安慰自己,企图和自己联手。这让他忍不住有一种莫名的好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