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0章 :我要报仇-极品美女爱上我-赛车比赛游戏网
极品美女爱上我

第610章 :我要报仇

    “耗子,你打算怎么办?”东北虎问道。

    “我现在也不知道。”宋浩摇头,道:“但是,这一口恶气我绝对不能忍。”

    “我早就跟你说过了。”东北虎开口说道:“他让你承受了男人无法承受的痛苦,你就让他承受他所不能承受的痛苦。”

    “虎爷的意思是……”宋浩微微一愣,道:“让我杀了他娘?”

    “没错。”东北虎点头,道:“常林厂的人都知道,林川是一个大孝子。当初龙五的事情你也知道,林川怎么对他的?竟然断了龙五一条胳膊,由此可见,林川对他母亲是极为孝敬的。”

    “可是,如果这事情被林川发现了,肯定要出人命的。”宋浩急忙说道。

    “那就做得神不知鬼不觉。”东北虎冷笑道:“让他找不到复仇的对象,更加痛苦。”

    “嗯。”宋浩点头,道:“虎爷,您说该怎么办?”

    “找几个兄弟,暗中把她老娘绑了。”东北虎笑道:“找个地方将她杀了,然后沉尸东江。嘿嘿……让他连尸体都找不到。”

    宋浩虽然没有立刻答应下来,但是,从他的眼神和表情就能够发现,他已经有所接受了。

    宋浩眯着眼神,嘴角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容。

    “怎么样?”东北虎问道。

    “我……我好好考虑考虑!”宋浩犹豫道。

    “好吧。”东北虎点头,道:“不过,我要告诫你一句话,欲成大事者,必须当断则断,不能优柔寡断。”

    “嗯!”宋浩点头。

    “如果你想干,我派几个兄弟支持一下你。”东北虎开口说道。

    “谢谢虎爷。”宋浩点头。

    从清华池出来,陈建军一直赞叹作为一个男人真爽,不仅可以每天玩各种女人,而且还可以变着花样玩。陈建军越是说的兴奋,宋浩内心就越是憋屈。没想到,经历了这事情之后,自己竟然成为了一个阳痿患者。这让他无论如何都不敢相信,自己才多大的年纪,竟然就患上了这样的病,实在让人难以接受。

    “浩子,你感觉如何?”陈建军笑道。

    “很爽。”宋浩点头。

    “嘿嘿……”陈建军咧嘴笑道:“那就好,这男人啊,如果没了这点儿乐趣,我觉得我连活下去的勇气都没有……”

    陈建军的话仿佛是一根根钢针一样刺在他的心里,让他无比的痛苦,让他无比的刺痛。

    把宋浩送回家之后,陈建军开车离开。

    “虎爷,我猜这小子十有**会答应的。”陈建军拿着手机,笑道:“所以,我们的计划很快就会成功的。”

    “那就好。”东北虎点头,道:“争取让这小子早点儿下手。”

    “放心吧,明天我再跟他说说,他肯定会答应的。”陈建军笑了笑。

    宋浩返回家里,喝了很多的酒,也想了很多。在这个关键的时刻,他企图用酒精来麻痹自己,可是他发现自己错了,而且错得离谱,他发现酒精根本就没有办法让自己麻痹。反而让自己的意识越来越清醒,他脑海中一直回荡着那个场景,不管那个女孩多么努力的想要让自己雄起,可是,自己却始终跟一条阉狗似地。

    这种痛苦,对于任何一个男人来说都是致命的。骂一个男人最狠的话不是操,你祖宗十八代。而是‘你是阳痿,你是太监……’。如今,宋浩感觉到了这种来自男人尊严上的刺痛。让他感觉到一种无声的痛苦。

    “怎么办?”

    宋浩内心很痛苦,他一直很伤心。喝了很多的酒,只是让他的身体失去了行动的能力,却没有让他的意识被麻痹。随着酒精的后劲,他感觉自己的意识越发的清醒。

    良久之后,宋浩拿起了手机,拨通了一个熟悉的号码。

    “浩子,这么晚找我有什么事?”东北虎浑厚的声音。

    “虎爷!”宋浩开口说道:“我想通了,我要报仇!”

    “哈哈哈……”东北虎哈哈大笑,道:“你终于想通了,这说明你有一个男人的决定。既然你想通了,那我就派几个兄弟协助你。尽快让你报仇,让你亲眼看看林川的痛苦。”

    “嗯!”宋浩点头。

    挂上这个电话之后,宋浩轻松了很多,他感觉到自己的意识终于开始模糊了。没多久就沉甸甸的睡了过去。宋浩感觉自己万分的舒服,仿佛整个人都躺在棉花上一样,更似乎像睡在母亲的怀抱里。那种儿时的温馨让他有一种久违的感觉。

    ……………………

    环卫局,工人们早早的就结束了一天的工作。早上凌晨四点起床沿街扫地,一直工作到下午四点,整整十二个小时的工作,十分的沉重。环卫局的领导却经常对这些环卫工人们呼来唤去。从来就不把他们当人看,一向都是把他们当成猪狗一样。

    林妈妈跟往常一样,下班之后,换掉了一身环卫工人的衣服,然后换了一身干净整齐的衣服去菜市场。还有一个月诺小西就要去江省大学报道了,所以,她打算趁着这一个月的时间把诺小西这丫头养好一些,诺小西这丫头虽然漂亮,但是在林妈妈的眼中始终感觉很瘦弱,仿佛一阵风就能吹倒一样。

    在菜市场买了十六块钱的牛肉,买了芹菜,还买了一个鱼头打算煲汤。又买了一些新鲜的蔬菜。一通菜市场下来,竟然花费了五十多块钱买菜。如今,物价上涨。可是工资却从来就没涨过。

    一个月两千块钱的工资,勉强够一家三口的一个月的生活费。

    林妈妈从来不会问林川要任何的钱,虽然知道自己的儿子现在会赚钱,但是,她从来不张口。一向都是用自己的钱作为开支。儿子的钱那是他自己的,他自己赚的钱给他自己花。以后存着娶媳妇,生孩子用。

    买了菜之后,林妈妈搭乘公交车返回常林厂。

    厂子的公交车不到厂门口,而是到淮山南路的路口。需要走大概两百米的距离才能够到家里。买菜,搭乘公交车……不知不觉已经到了五点半。往常也都是这个时候到家。

    林妈妈下了公交之后,缓步朝着厂子的门口走去。

    而就二十米开开外的路口,一辆银灰色的金杯面包车,车后面站着两个光着膀子的男子,两条胳膊上还刺了纹身。两名男子嘴里叼着烟,远远的就看到林妈妈朝着这边走过来。

    “来了。”寸板男子开口说道。

    “嗯!”另外一名男子点了点头,眼神阴沉,他把手中的烟屁股丢在地面上,用脚踩了踩。

    寸板男子拉开了车门。另外一名男子则缓步朝着林妈妈走了过去。

    林妈妈脸上挂着一抹笑容,是不是看一眼手里的菜,觉得今天晚上的菜应该够了,也不知道儿子会不会回来吃饭。想了想,她决定给自己的儿子打个电话,这臭小子都几天不在家里吃饭了。林妈妈几乎感觉自己都快有一个星期没看到儿子了,除了每天早上看到门口有一双鞋子之外,几乎都看不到他的人。

    两人的时间几乎是颠倒的。林妈妈每天早早的就要出门,而林川却要睡到**点才起来上班。林妈妈每天四点多下班,晚上**点就睡了,而林川这个家伙每天晚上不到十一点是不会回家的。再加上林川晚上也很少在家里吃饭。所以,两个人基本上都不会打照面,基本上每天都是自己和诺小西在家里吃饭。

    虽然只有两个人,但也比以前一个人强得多。

    林妈妈看到前面有两个眼神不善的人,故意绕过了两人,从车子的侧面走过去。谁料,一旁的纹身男子一个箭步冲了上去,一只手勾着林妈妈的脖子,另外一只手则捂着了他的嘴,迅速的把她推进了那一辆事先打开了门的面包车上。

    砰……

    寸板男子立刻就关上了车门,迅速的驱车离开。

    两人作案的手法十分的娴熟,而且动作也十分的迅速。整个动作持续不到三十秒钟,一个大活人就这么消失在了原地。

    对面一个卖水果的摊贩,他一脸呆滞的看着刚刚的地方,分明就有一个拎着菜走过去的中年妇女,怎么突然之间就从原地消失了呢?他一脸错愕,一脸呆滞。

    “奇怪了,人呢?”刚刚那名男子一脸错愕的说道:“刚刚还看到一个大活人,怎么突然之间就消失了呢?”

    谁也不会发现,在一旁的草坪里,还遗弃了几个白色的塑料袋,里面装着林妈妈今天才买的菜。

    ……………………

    一直到晚上七点。

    诺小西在家里焦急的等待着,可是,一直等了一个多小时也不见林妈妈回家。之前不是打电话说会提前下班买菜吗?怎么到现在也不见影儿呢?如果不是因为林妈妈给自己打了电话说提前下班,她自己去买菜。诺小西就会自己去菜市场买菜。可是,一连等了那么就,也不见林妈妈回家。

    诺小西有些急了,生怕林妈妈在路上出什么事情了。毕竟年纪大了,现在这个社会又如此炎凉,电视里经常报道有老人摔倒了,却没有一个人去扶。如果林妈妈摔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