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5章 :最后一次孝道-极品美女爱上我-赛车比赛游戏网
极品美女爱上我

第615章 :最后一次孝道

    林川无视现场的警察,也无视现场的任何人。

    “川子哥,我们帮你。”周凯等人急忙上前准备把化工桶帮回家。

    “滚!”林川怒吼一声。

    这一声怒吼,充斥着杀气。那一股浑厚的杀气似乎化作了实质,几乎不现场所有人都吓到了,一个个瘫坐在地面上。

    “林川,你怎么了?”周蕊害怕不已,她紧紧的抓着林川的胳膊。一脸哀求的看着林川,道:“你别吓我。”

    “小蕊,我一生对我妈不孝,让我妈操心了半辈子。”林川用胳膊擦了擦泪水,他仰头看着天空,道:“今天,就让我为我妈尽最后一次孝道吧!”

    说完,林川走上前。右手抓着化工桶上面的一个提手,手一顶,沉甸甸的化工桶立刻就被拎了起来。

    吼……

    林川怒吼一声,化工桶立刻就压在了他的后背上。林川的双手牢牢的抓着化工桶,胳膊压在了肩膀上,尖锐的棱角割破了他的皮肤,鲜血顺着肌肉曲扭的凹槽往下淌。他就这么背着化工桶,一步一步的往前走。

    “川子哥……”周凯等人一脸迷茫。

    “让开,我要背我妈回家。”林川双目鼓起,浑身的肌肉胀开。仿佛是一个大力士。

    咝……

    众人顿时大惊,从东江码头到城东区,几乎穿越了大半个江北市,约莫有十三四公里呢。就算是开车也得半个多小时,更何况是走回去?而且还背着一个如此沉甸甸的化工桶。

    “这……”周凯愣住了。

    “川子哥……”鲁大炮不知所措。

    黄波跟在林川后面,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跟着林川的脚步往前走。

    张文辉皱着眉头,这一幕似乎深深的触动了他的心。

    一旁的警员一脸震惊,眼珠子几乎都快从眼眶里掉下来了,他刚刚认真的细数了一下码头上的水泥袋,足足有五个水泥袋,也就是说,这一个化工桶之中足足填充了五包水泥。光这五包水泥的重量就有五百斤了,而且还不算水泥吸了水,以及这化工桶本身的重量,也不算尸体的重量。如果算上这些的重量,恐怕足足有八百斤了。超过半吨多的重量,别说一个人,最少也得三个人以上才能抬起来。可是,林川这家伙竟然靠一个人的力量就把这个沉甸甸的化工桶抬起来了。

    “张队,这……这个桶子最少有八百多斤啊。”警员震惊的说道。

    “什么?!”张文辉一愣,道:“八百多斤?”

    “你看!”警员急忙指着身后那几个水泥袋,然后说道:“五袋水泥,一个化工桶,一具尸体……”

    咝……

    张文辉顿时就傻眼了,他看着林川渐行渐远的背影,他有些震惊了。他终于意识到刚刚为什么会被林川一只手就甩出去了。那一下,他感觉自己弱小的就好像一只蚂蚁一般。

    “什么?”李强在最后面,显然听到了那警察的话,他内心暗暗一惊,扭头一看,妈呀,五个水泥袋……

    聚义帮的兄弟之中,很快就传开了。

    “八百多斤?”众人盯着那一个化工桶,看起来似乎并不大,谁知道里面竟然填得满当当的水泥,由此可见,杀人者其心可诛,罪恶难书。竟然用了这么多的水泥。

    哗……

    众人一片哗然。

    此时,周凯急忙冲上去,道:“兄弟们,帮川子哥一起扛!”

    众人呼啦的跑了上去。

    谁料,林川却定住了脚步,底气一沉,怒道:“谁敢!”

    这一声呵斥力量很浑厚,气从丹田出,力量十足。愣是把众人呵住了。一帮人都目瞪口呆,瞠目结舌。

    “林川,这个太沉了,你……你吃不消啊。”周蕊急忙说道:“回去的路那么长,又不是很近……”

    “人生只有这么一次机会了。”林川咬着牙齿,道:“我要亲自送我妈回去。”

    众人紧咬着红唇,扭头的扭头,落泪的落泪。林川的举动让现场所有的人都无不动容。每个人都感觉心情十分的沉重,感觉心里堵的慌。堵得难过。

    十多公里,众人一路相随。

    累了,林川就抱着化工桶坐在地面上,绝对不让这个桶子落地,而是用双腿搁着。休息够了,伴随着一身惊天怒吼,林川双臂上,脖子上青筋毕露,整个人仿佛都快炸开了。双臂的胳膊上,已经被划得遍体鳞伤。

    一路上,众人多次想要上前帮忙。只可惜都被林川呵退了。

    经过三个多小时的长途跋涉,林川的双肩上已经被化工桶划得血肉模糊,后背上也被这一个化工桶摩擦掉了一层皮。一万三千多米的距离,林川就这么用脚步一步一步的丈量回来的,身上还背着一个几百斤重的大桶子。一路就这么走回家的。

    真可谓是闻着流泪,听者伤心。众人一路跟着,低着头,一路流泪。仿佛空气中有无数个童子的声音,他们在大声的朗诵着一首诗: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抵达家里,林川把化工桶放在了母亲的床头上。

    “凯子,去请些香烛,纸钱回来。”林川无力的说道。

    桶子刚放下去,林川就浑身无力的瘫坐在地面上。

    “林川,你没事吧?”周蕊急忙抱着林川。

    “我没事,就是有些脱力了。”林川摇了摇头,面色苍白无力,眼神空洞。

    “傻瓜,别人犯的错误,你怎么可以用来惩罚自己呢?”周蕊哽咽的说道:“你看你,身上都是伤了。”

    “能够尽最后一次孝,就算是死又何妨!”林川坦然的笑了笑,笑声很苍白,很难过。

    母亲的死,显然对林川的打击很大,表面的笑容,是他内心的伤所凝结而成。那一抹凄美的笑容让周蕊更是心疼万分。

    “我知道你心里苦,我知道你心里痛。”周蕊哭泣的说道:“可是,看着你这样,我也好难过,好难过!”

    闻声而来的诺小西当场就晕倒了。周蕊急忙扶着诺小西进了林川房间休息。

    唐雨梦看到这场面,也是一脸惨白。

    “林川,你怎么了?”唐雨梦不顾林川身上脏兮兮,当她看到林川身上血肉模糊的时候,她心疼的直冒眼泪:“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呢?到底谁干的?”

    “还不知道。”林川坐地面上,靠着床,面无表情。

    “我……”唐雨梦不知所措,道:“林川,我想帮你,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做?”

    唐雨梦确实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她一下子也乱了方寸,乱了阵脚。她想要帮林川,可是,她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下手。

    “不用。”林川笑了笑,安慰道:“小雨,接下来几天我可能会忙,请你帮忙照顾小西。”

    “我……”唐雨梦犹豫了。

    “我的事情,自然由我自己来处理。”林川说到这里,脸色一沉,道:“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我会自己来调查这事情是谁干的,我会亲手了结他们的性命。”

    “林川,交给法律来审判他们吧!”唐雨梦哀求道。

    她知道自己没有办法劝说林川,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如果这事情发生在自己的身上,也许自己也会失去理性。更何况是林川这样血性方刚的男人?他恐怕更加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理性了。唐雨梦只能尽量的劝说林川用理性来思考问题。

    “法律?”林川问道:“法律会判他们死刑吗?”

    “这个……”唐雨梦一脸尴尬,道:“国际社会建议废除死刑,所以,国家在死刑这一块比较严格……”

    “那就够了。”林川笑道:“法律不能给我的公平,我就要自己去追求。我没有时间耗费在官司上,所以,我只能用自己的办法来解决这事情。盗亦有道,道上混的,自然是用道上的办法来解决。”

    唐雨梦想了很久,最终她叹息了一口气,道:“这一次……我支持你!”

    “姐……”林川一脸感动的看着林川,道:“谢谢你支持我。”

    “我理解你的心情。”唐雨梦认真的看着林川,道:“所以,我支持你。也许你说的对,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个世界总该有一些人站出来替天行道。希望这个人是你!”

    周凯急急忙忙的从祭品店里买了一大堆的东西,不仅如此,他还请来了几个工人,准备把这个化工桶破开。

    林川见状,立刻阻止了。

    “这事情,我自己来。”林川开口道。

    “川子哥,让工人来吧。”周凯说道:“这水泥已经发硬了,需要专业的工具来。”

    “我自己有办法。”林川开口说道。

    说完,他用切割机把化工桶割开,然后用切割机缓慢的切割水泥块,一连换了好几个刀片。因为水泥很厚,所以不得不小心翼翼的切割,然后一块一块的剥下来。林川害怕这个东西伤到母亲的遗体,他只能用手一块一块的剥落。最后导致他的手血肉模糊。

    一旁的唐雨梦和周蕊看得十分的心疼。

    “川子哥,让我来吧。”周凯说道。

    “走开!”林川一把推开了周凯,怒道:“这种事情只能我自己来。”

    一帮人哑口无言。

    虽然众人对这事情无能为力,但是,人心都是肉长的,大家都希望能够帮一帮林川,希望能够帮他分担一些痛苦。可是,林川却并不需要大家的帮忙,而是一个人默默的承担着这些痛苦,一个人接受着这些压力。如果一个人被压得太紧了,反而会垮掉,就好像是一把紧勒的弦,拉过头了反而会使这一把弓坏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