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6章 :葬礼-极品美女爱上我-赛车比赛游戏网
极品美女爱上我

第616章 :葬礼

    众人无法帮忙,只能在一旁默默的围观。

    房间里,摆了一个祭祀台,台子上点了香烛,摆了祭品。

    一屋子的人看着林川用手指一点儿一点儿把上面的水泥抠下来。指甲盖翻了,鲜血往外涌。唐雨梦看得心头直疼,疼得她都不忍直视了。周蕊在一旁抱着唐雨梦,两个原本不熟悉的女人在此时却因为林川而相互拥抱在了一起,似乎在相互取暖,温暖自己的心。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努力,林川的双手已经毁得不像人样了,好在林妈妈的遗体终于从那沉甸甸的水泥之中被剥开了。只是,此时因为身体已经僵硬了,人放下去的时候她的遗体却依然保持着死时的惨状。双手拱起,双脚蜷缩着。

    “妈……”看到亲妈如此惨状,林川再一次崩溃了。

    活生生的一个人,一下子竟然变成了一副这样的模样。别说是亲生儿子看了,就算是旁人看了也格外的心寒和心疼啊。

    “林川,节哀吧。”唐雨梦急忙上前抱着林川。

    林川一头扑进了唐雨梦的怀里,哽咽的说道:“姐,我妈她死得好惨啊。”

    “我知道!”唐雨梦点头,她咬牙道:“我支持你替她报仇,不管有什么样的后果,我都为你扛着!”

    “姐!”林川红着眼,哽咽的说道:“我一定要把他们找出来,不管是谁干的,我都要杀了他们,谁敢拦我,我就杀谁。”

    那一刹那,没有人敢怀疑林川。林川的那种神挡杀神,佛挡弑佛的气势,没有人敢质疑他。

    “好!”唐雨梦坚定的说道:“就算是天王老子,我也支持你杀了他。”

    此时此刻,唐雨梦也坚决的站在林川的这一边。即便她身为公职人员,身为市书记,她也不愿意在坚守所谓的法律。她决定和林川一样用道义来解决问题。

    人心都是肉长的,唐雨梦此时比任何人都心疼林川。尤其是看到林妈妈惨死的样子,更是对凶手恨之入骨。杀人就已经够可恶了,没想到竟然还用水泥把人封灌在化工桶里面,最后沉尸江底。这简直就是深痛恶绝。唐雨梦对这样的违法犯罪行为绝对不会姑息。

    “林川,阿姨已经走了。”周蕊在一旁劝说道:“人走了,就先入土为安吧。”

    “对啊。”一旁的周凯急忙说道。

    此时,厂子里不少的人都闻讯赶来了林川的家里。周阿姨急忙挤了进去,劝说道:“川子,别难过,节哀吧。你妈操劳了一辈子,现在你事业有成,也算是给你妈争了一口气。不管是什么原因,她现在已经走了,那就入土为安吧。”

    “对啊对啊。”一旁不少老人纷纷劝说道:“如果不及时入土,会影响她来世投胎的。”

    在众人的劝说之下,林川决定先安葬了母亲,然后再调查凶手。不管对方是谁,不管对方多么的有权势,这一次,林川一定会彻查到底。

    “嗯。”林川点头,道:“明天为我妈发丧。”

    “都是厂子里的,咱也是一家人了。”周阿姨开口说道:“明天我们都来帮忙。川子,这灵堂设哪儿啊?”

    “就在我们那工厂吧。”此时,周凯说道:“那厂子的空间大,来多少人都不怕。”

    “嗯!”周阿姨点头,道:“那得连夜去订水晶棺,还有一些东西。林川作为孝子,我们家周蕊是林川女朋友,虽然还没结婚,但是也可以以孝媳的名义披麻戴孝……”

    周阿姨的一席话立刻点醒了众人,这就意味着林川和周蕊已经成一对了。明天若是往灵堂上一站,估计现场的来宾都知道林川和周蕊是一对了。林川没拒绝,周蕊更是不懂。

    很快,众人立刻开始忙活了。

    此时已经是半夜了,众人忙着去敲响各大祭品点,购买各种祭祀用品。购买各种丧葬品。

    一忙就忙到了第二天的早上。

    水晶棺连夜就送来了,因为尸体僵硬,丧葬的工人直接强行把僵硬的尸体压了下去,只听见关节一阵阵咔咔作响,骨折,断裂……

    林川跪在床前,只能使劲的磕头,额头鲜红一片。唐雨梦,周蕊和诺小西等人也纷纷跪了下去,匍匐在地面上。周凯等人见状,也纷纷跪了下去。

    死者为大,谁也不管辈分尊卑,也不管是否适宜,一缕跪了下去。

    最终,丧葬的工作人员把尸体放进了水晶棺,然后运送到了工厂之中,并且在工厂里搭起了一个巨大的灵堂。灵堂弄好,厂子里的父老乡亲纷纷送来了花圈,密密麻麻的花圈在工厂里面摆了一圈,最后又绕到了门口,并且朝着马路上摆放而去,最后一直沿着马路的两边延伸。足足摆了一两百个花圈。

    路过的人无不赞叹这一场丧礼还真够壮观的。

    发丧第一天,常林厂的父老乡亲几乎都到位了,大部分人都送来了花圈。厂子里不少的后生都在林川的手中混饭吃,林川在常林厂的地位可谓是水涨船高。众人对林川也是十分的尊敬。

    追悼会在下午开始举办,前往追悼的人群很多。

    不过,众人很快就惊讶的发现,在灵堂之前,不仅仅只有林川一个人披麻戴孝。连唐雨梦,诺小西和周蕊三人都一起跟着林川披麻戴孝。

    唐雨梦也没有禁得住林川的劝说。

    “小雨,这对你并不好。”林川劝说道:“对你的影响不好。”

    “没关系。”唐雨梦摇头,道:“全世界都知道我是你的女朋友,这又有什么关系呢?迟早都是你的女人,我怕以后没机会给你妈披麻戴孝了。”

    林川一听,只能点头。

    诺小西披麻戴孝林川能够理解,毕竟老妈一直都是把她当儿媳妇养着,在家里对诺小西也十分的照顾和宠爱。所以,诺小西披麻戴孝林川并没有多说什么,唯独唐雨梦和周蕊。

    “你……”林川看着周蕊。

    “我姑妈在呢。”周蕊瞪着林川,道:“你该不会忘记了吧?昨天她就说好了我要披麻戴孝。今天如果我不穿上这一身衣服,我怕……她会打断我的腿。”

    林川一听,只能点头。

    常林厂的职工就不能理解了,林川一个孝子,怎么一下子多出了三个孝女呢?老林家不就只有林川这么一个儿子吗?诺小西是林川的准媳妇,这个厂子里的人都知道,可是……另外两个美若天仙的女子又是谁呢?

    “奇怪了,这是什么情况?”

    “不知道!”

    “难道是丧葬公司请来哭丧的?”

    “不可能!”

    围观的人群悄声的议论着,很多人对这一幕并不了解。

    灵堂之前,一男三女跪在灵堂之前,纷纷对那先前往追悼的亲朋好友回礼。

    门口,丧葬公司的司仪在门口不断的喊道:“有客到!”

    陆陆续续有人进入灵堂,敬礼,鞠躬,上香……

    “咦,这不是宋明吗?他们怎么也来了?”周凯等人好奇的问道。

    果然,宋明的车子缓缓的在现场停靠了下来。接着,宋明一家三口从车上下来,朝着灵堂走进去。

    “有客到!”司仪大喊道。

    林川带着唐雨梦等三人朝着门口看去,宋明一身黑色的西装,后面的宋浩穿着一身白色的衬衫,宋夫人则是一身深色的衣服。一行人缓步朝着灵堂走进去。三人一排,笔挺的鞠躬,然后上香。

    宋明缓步走到林川面前,一脸悲沉,语重心长的说道:“林川,节哀啊!”

    “宋副书记,我会化悲愤为力量的。”林川认真的说道:“我会亲手把凶手抓出来,并且亲手杀了他。”

    “好,好,好!”宋明一连说了三个好。

    林川说话的时候,一旁的宋浩打了一个哆嗦,浑身都颤抖了一下,似乎对林川十分的惧怕。他的眼神都不敢和林川有任何的对视。他低着头,跟着自己的父亲转身走了出去。

    身为一个副书记,为高而权重,唐雨梦始终都不明白他为什么会来林妈妈的葬礼。

    宋明带着自己的儿子和老婆离开了灵堂之后便上了车。

    “浩子,看来你得出国避一避风头了。”宋明开口说道。

    “爸,他又不知道是谁干的。”宋浩摇头,道:“我不走,我这一走,他肯定就会怀疑我。”

    “谁让你干的这事!”宋明怒吼道。

    “是我自己。”宋浩咬牙道:“林川对我的身体和精神上都留下了不能磨灭的侮辱,既然你不能帮我报仇,那我就只能自己帮自己报仇了。他让我痛苦万分,我也要让他痛苦万分。”

    说话时,宋浩的表情万分的狰狞,脸色都有些曲扭了。

    “你!”宋明气得都快说不出话了。

    一旁的宋夫人急忙说道:“行了吧,你就别说儿子了。你自己没能力还不能让他自己上啊?”

    “慈母多败儿!”宋明气得不行。

    没多久,一辆黑色的奔驰s600缓缓的驶来。

    东北虎带着大胡子和丘无名缓步朝着灵堂走来。司仪大喊道:“有客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