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03章 别样的生活方式-私人婚-赛车比赛游戏网
私人婚

第10003章 别样的生活方式

    “那你不要妈妈了吗?”顾澈小声地问着他。

    “要,可是我还没有抱着妹妹睡过,”顾毅吸了吸小鼻子,他伸着小手抓着顾澈的大手:“爸爸,你最好了。”

    “我跟你妈,谁好?”顾澈问完,都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幼稚了。

    这哪里还有外人所见到霸道总裁样子啊。

    顾毅咬了咬唇,很识时务地指了指顾澈。

    大人都说不能说假话,可是指一指应该就不算撒谎了吧。

    顾澈只觉得异常搞笑。

    也就只有这两母子敢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玩弄自己算计自己了。

    他轻手轻脚地把顾毅从乔依然手里给拯救出来之后,又塞了个洋娃娃到乔依然的怀里了。

    然后就迅速地把顾毅给放进了乔年芳的婴儿床里了。

    开心的顾毅就抱着妹妹亲了又亲,就那么痴汉地望着自己的妹妹。

    “这儿子,从小就爱撩妹了,”顾澈又轻手轻脚地把乔依然怀里的洋娃娃给拿走了,又把他自己的手指塞进了她的怀里。

    “老婆,”顾澈轻轻地描绘着她的五官,又忍不住把她往怀里抱了抱,朝着她屁股就是两巴掌:“越长大,越不乖了。以后再跑,小心挨揍。”

    抱完之后,顾澈是真的打算安心睡觉了。

    这种老婆在自己身边的幸福日子,他还是很满意的,也就没有其他多余的想法了。

    但是他的宝贝儿子,却越来越不老实了。

    听着那小子的“吧唧”声越来越大了,顾澈直接压低了声音,干咳了两声算是警告着顾毅,让他老实点。

    立刻,那小子就老实地躺下了,就只是抱着乔年芳而已。

    顾澈有种自己儿子比自己要能干许多的想法了。

    嗯,老子是不可以输给儿子的。

    儿子撩妹,他这个当爸爸的,是不是也该撩一撩自己老婆呢。

    熟睡中的女人,压根就不知道自己落入了一个大灰狼的怀抱了。

    大灰狼的手就那么明目张胆地探入了她的睡裙里。

    乔依然的锁骨被顾澈轻轻啄了几口之后,由不住“嗯哼”了几声。

    顾澈就越发地胆大了,直接就把她的睡衣全部撩了起来。

    他真的只是想抱抱她而已,可是她身上的香味,还有那从睡衣领口呼之欲出的事业线。

    这些都足以让他血脉喷张了。

    这辈子,他只有过乔依然这个女人,他也只是个正常男人。

    一直很会克制自己欲一望的男人,自制力直接就溃败了,他只想死在她身上。

    他趴在她身上,手上在她身上点火般地游走着,“老婆。”

    “爸爸,你在干什么?干嘛要压着妈妈?”顾毅突然就坐起了身。

    顾澈正趴在乔依然身上吻着她耳垂,立刻就条件反射地把她睡裙给拉了下来。

    “赶紧回去陪你妈睡,”顾澈全身已经犹如火在烧了。

    若是再留在这里,他不确定自己会做出什么少儿不宜的事情了。

    “爸爸,晚安,”顾毅不知道为什么爸爸会把自己给摔在床上。

    爸爸虽然对别人脾气不好,但是对他一直还是不错的啊。

    在乔依然被吃透了豆腐之后,顾澈整个人都不好了,他一个人在楼下洗了三次冷水澡,还抽了五根烟才能克制住他心里的渴求。

    这夜乔依然是睡得很沉,因为前一晚顾澈就那么摔门而去后,她是一整夜都没有睡着的。

    所以,她以为她是又春梦了,梦到与顾澈那般缠绵,一切都那么的真实。

    楼下的段局长和顾谦本来是看着顶楼黑乎乎一片许久之后,正要打算走之际,又看到了灯光亮起来了。

    “小子,你输了,”段局长笑着就要顾谦掏钱出来了。

    在顾澈离开的时候,看到段局长在楼下注视着顶楼,于是,顾谦也加入了他。

    这两人来开了赌局。

    顾谦对自己大哥是百分之百的信心,所以他赌自己大哥能搞定乔依然,屋子里的灯一定会黑掉的。

    段局长却正好相反,他赌顾澈搞不定乔依然。他觉得这两口子之间的隔阂太深了,一定会闹到不可开交的。

    “你说乔依然这个女人是怎么回事,我大哥这么好的男人,她怎么就不知道珍惜呢?这个女人被她亲爹洗脑得不像她了,”顾谦替自己大哥委屈地不得了,他就不明白了,乔依然那个看起来笨笨的女人,怎么就突然成长地那么具有破坏力了。

    比他妈妈那种每天叽叽喳喳,爱打小算盘的女人更加恐惧多了。

    自己妈妈最多就是争宠背后说点顾澈坏话搞点小动作而已,而这个乔依然是直接拿刀子捅顾澈。

    段局长自然是认同顾谦的话,可感情的事,他无法去评判了,“臭小子,少转移话题,赶紧给我100块。别那么小气,堂堂的二少爷,连100块都要赖账吗?”

    “人民警察,你不去解决他们的矛盾,在这里跟我开赌局,就不怕我投诉你吗?”顾谦死死瞅着那灯火通明的房间,心里很是不畅快,是不是待会他大哥又会气呼呼地跑下来了。

    他在心里发誓,乔依然今天要是敢赶走大哥,他一定要冲上去教训教训那个恶毒的女人。

    接过那暂新的100块,段局长直接熄灭了烟,就上了车:“人民警察没法去管家庭的内部矛盾,我明早还要出任务,先走了。”

    “走吧,走吧,”顾谦郁闷地抽了一根又一根的烟,那地上的烟头很快就有了十几个。

    他望着那依旧亮着的灯,心生一计,就利用烟头子摆了个心的形状。

    还把顾毅对着镜头嘟嘴索吻的照片p到了这个由烟头形成的“心”的形状上了。

    还给这照片命了个名“顾家的基因太强大了,这么小的孩子就如此会撩妹了”。

    不出所料,他的朋友圈又红火了起来。

    “谦少,把小帅哥给我看好了,我要拿号码牌嫁给他。”

    “天啦,世风日下了,这么小的男孩都开始泡妞了,难怪我们还打着光棍。”

    等了十分钟,也没有看见顾澈评论。

    顾谦直接圈了顾澈,问“大哥怎么看你宝贝儿子。”

    “啊,顾总的儿子啊,我以后不要叫阿澈哥哥了,我要叫公公。公公,你好,我是你未来的儿媳妇。”

    “公公,我妹妹今年五岁,您介意儿媳妇比儿子大吗?”

    “公公,我女儿还在我肚子里,能给我把女婿看好吗?”

    本来正在用手机处理邮件的顾澈,微信一直不停地响,他这一进去看就不得了。

    “臭小子,”顾澈干脆长按了照片,就把照片给保存了下来。

    那照片里的背景是他们楼下,顾谦这是还没回家吧。

    真是难为这小子了,等了这么久。

    他直接统一回复着:“大清朝早就亡了,早就没公公了。”

    顿时,画风一转,顾谦的评论里就开始清一色叫“爸爸”了。

    “爸爸,记得把我未来老公给看好哦,不许那些妖艳贱货把他给勾引走了。”

    “爸爸,你哪天有空,我爸爸说要跟你见一面,商量婚事。”

    “爸爸,我想邀请我未来老公去一趟欧洲。”

    顾澈起身,趴在阳台上,朝着楼下的顾谦挥了挥手,就给他打了个电话:“要不要上来过夜?”

    “才不要呢?你又不是美女?”顾谦有些不好意思地说着。

    男人之间的关心,不想女孩子之间可以那么直白地说出来,他顾左而言他道:“都是顾毅啊,他说烟花的。这小伙”

    “你也老大不小了,赶紧找个正经女孩结婚好了。你是不是真的喜欢文菡,要我帮你吗?”自己弟弟不好意思了,他也不会为难他了。

    “我追女人还要大哥帮忙,我干脆一头撞死算了,”顾谦不以为意笑着,然后很是认真地问着:“大哥,需要帮忙随时开口。”

    “嗯。你早点结婚,老爷子就不会把所有心思都放在我身上了,”顾澈是决心好好调戏一下顾谦了。

    气得顾谦,直接较真道:“我就是生十个儿子,爷爷他还是希望你来带领整个顾氏家族。”

    “你是老爷子肚子里的蛔虫吗?首先,你生十个儿子出来,”顾澈觉得捉弄人实在是有趣极了。

    顾谦有种自己是瞎担心的感觉了,跟顾澈寒暄了两句就离开了。

    这夜过后,顾毅就又回到了海边别墅,他也正式开始上幼儿园了。

    顾毅的幼儿园离乔依然所住的公寓只有五分钟的车程。

    她每天都会给顾毅送点小点心。

    顾澈为了抵抗老子的打压,经常满世界飞,去处理问题,寻找新的合作机会。

    偶尔才会回一次公寓,他回去的时候,才会带顾毅去见乔依然。

    转眼,就这么过了一个半月了。

    阮磊在一个礼拜前给乔依然打了电话要回去越南处理事情,短期不会回来。

    乔依然也乐得自在了,这样就没有人会盯上她了。

    这天,她带着乔年芳和赵馨茹约在商场里见面。

    逛累了,他们就找了个咖啡厅。

    哪知道才点完东西,就发现有几个熟悉的人也在。

    “依然,那不是顾澈吗?要打招呼吗?”

    乔依然望过去的时候,就听到了一个熟悉的高亢女人声音跟顾澈介绍着:“老同学,这是我表妹,刚从英国回来的。今年23岁,身高一米七,从来没有交过男朋友”

    “相亲?依然,你不是说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