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2章 那是真的不是假的-私人婚-赛车比赛游戏网
私人婚

第1012章 那是真的不是假的

    “什么孙子?”

    方夫人眼眸不友善地望向了张苑彤,她的手指着张苑彤都有些发抖了:“你造孽!”

    怎么在得知有了孙子之后,却又是已经死了呢。

    一向攻于心计的张苑彤,又哪里会允许自己被方夫人所指责呢。

    她梨花带雨地哭着,又死死地拽着方夫人的胳膊:“阿姨,您要相信我。事情不是乔依然说的这样的。”

    “那是怎样的,那孩子在哪?”方夫人是盼星星盼月亮希望自己有了可爱的孙子。

    那知道。

    老天爷真是爱玩弄人。

    张苑彤眨着大眼睛,哭得双眼通红了,又恶毒地瞟了眼乔依然,然后又哽咽着道:“阿姨,您要挺住,那事情的真相会让睿霖难受,更会让您觉得颜面无存的。”

    纵使她那个恶毒的眼神转瞬即逝,可还是没有逃过顾澈和乔依然的慧眼。

    反正顾澈在这里,他是绝对不会允许自己的小妻子吃亏的。

    他低声在乔依然耳边轻声问着:“怕吗?”

    这个小女人,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坚强了。

    想必就是经历过的事情太多了。

    好忏愧,让她见了那么多人世间的阴暗面了。

    “只有做了亏心事的人,才怕,我有个什么好怕的,”乔依然的声音故意说得有些大,就是为了说给张苑彤听。

    其实,顾澈心里想问的是,当时遇上这么大的事,难道不怕吗?

    想问她,怎么不去找他帮忙,可他又想起了那时候他的情绪彻底崩盘了,完全就不想见她。

    张苑彤双肩由不得抖动了起来,哭声是越来越大了:“阿姨,我是冤枉的,都是”

    哭着,她的视线就瞟向了乔依然,像是在怪乔依然陷害了她一样。

    “很是不巧哦,不是我害的哦,我可是在电梯的下端亲眼所见呢?”乔依然说的很是惋惜,又一脸懊恼地说着:“顾澈啊,以你总裁的身份,去调一个你旗下商场的监控,应该不难的哦!”

    “当然,就算是被销毁了的视频,只要才用特殊技术都能恢复,”顾澈干脆地回答着,又问着乔依然:“是哪个商场,我让唐浩宇直接把片段发给你。”

    张苑彤这下是彻底地慌乱了。

    怎么就被顾澈给一眼识穿了呢。

    当时的视频,她是花了大价钱,让人给毁掉了。

    不会的,一定不会的。

    可,凡事都怕万一。

    她不想坐牢,更不愿意便宜了赵馨茹那个贱人。

    张苑彤为了自保,直接就痛苦地哭诉着:“阿姨,我不能说,我真的不能说。我也是不想让别人知道睿霖被戴了绿帽,我害怕睿霖给人白养儿子啊。”

    她的话音才落,气得乔依然就恨不得站起身过去甩她几个大嘴巴才解气。

    胸口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堵住了,好难受。

    这个世界上,怎么还会有如此厚颜无耻的人。

    “什么?你是说,赵馨茹的儿子不是睿霖的,”方夫人只觉得今天感受到了一万点伤害,“那个水性杨花的贱女人!我一定要把她从这里赶走!”

    第一次听到自己有孙子了,可那孙子却死了,现在更离谱的是孙子还不是自己儿子的。

    陪在乔依然身边的顾澈,看着她气得胸口都在剧烈的起伏,不停地死死抓着她自己的手心。

    为了防止她把自己给抓伤,他握住了她的手。

    她的愤怒透过手上的力道,都已经把顾澈的手背上抓出了血丝。

    “阿姨,您自己想想,如果孩子是睿霖的,为什么赵馨茹不跟睿霖去告状呢?”张苑彤却丝毫不提,当时她找人往赵馨茹药里下堕胎药的事。

    “那个贱人,我一定要让睿霖跟她分手才好,”方夫人怒气腾腾地就给方睿霖打了电话:“你还想要我这个妈,还想要方家,就立刻马上跟赵馨茹那个贱女人分手。”

    电话是赵馨茹接的,她被这么一吼,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奈何方夫人的声音是吼出去的,所以整个包间的人都是听到了的。

    “啪啪”,乔依然挣脱了顾澈的手,就鼓起了掌,笑道:“很好,方夫人。那个被迫流产掉的孩子,我好生保管着,我改天寄到您家里去,好好去验验dna。三个月的胎儿,有胳膊又有腿,还能看出性别呢?”

    “你”方夫人只觉得心口都难受地异常了,她指着张媛

    “这人年纪大了啊,就是开始是非不分了呢?”乔依然又盯着张苑彤说:“意不意外,惊不惊喜呢,杀人凶手!”

    “变态!你好恶心,”张苑彤觉得自己是小瞧了乔依然这个女人。

    她更是后悔当时没有毁尸灭迹,要不然现在也不会落了把柄。

    “那眼睛鼻子,什么都看得见了。张小姐,你这么为睿霖哥照相,我把那个苦命的小男孩照片打印出来,给你贴家里仔细去对比一下,究竟是哪里长得不像睿霖哥。”

    乔依然站了起来,一副傲然天下的样子蔑视着他们。

    “恶心,我不允许你这么做,”张苑彤心里怕的不得了,额头都冒出了冷汗。

    她仍在为她自己狡辩着:“阿姨,当天是赵馨茹故意挑衅我的,是我朋友看不过眼跟她理论了两句,我”

    方夫人整个人已经没有了任何的血色了,她有气无力地往后倒了几步,要不是闻讯赶来的方胜男扶住了她就一定会栽倒在地上了。

    “胜男,我吃斋念佛这么多年,怎么会?”方夫人趴在自己女儿的怀里,直接哭了起来。

    “妈,我们回家,”方胜男并不清楚整件事是怎么回事,用着复杂的眼光望着顾澈和乔依然。

    顾澈淡淡地对她说着:“胜男,休假好好陪陪你妈妈。”

    “阿姨,您听我解释,我觉得一切都是一个局,您可千万不要错怪了好人啊,”张苑彤立刻追了出去。

    心口很疼的方夫人也不搭理她,就那么锁住了她那边的车门,不许她上车了。

    “依然,”顾澈扶住了往后明显一倒的乔依然,“我们上楼去吧。”

    她的身体真的很轻飘飘的了,脸上也是一点血色都没有了,眼角还挂着泪痕。

    “这是真的,不是我编的,”乔依然有气无力地抓着顾澈的领口说着:“那个小男孩和年芳是双绒毛膜双羊膜囊双胎妊娠,即胎儿在各自的“房间”里,血流都是单独供应的。即使那个小男孩有了问题,对年芳的影响也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