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7章 亲手掐死-私人婚-赛车比赛游戏网
私人婚

第1027章 亲手掐死

    “威胁你妹妹的话,我是偷听到你妹妹跟你妈妈的谈话听到的。”

    这也是很好地解释了乔依然的疑虑。

    “而你妹妹那些照片则是有次我下班路上,听到了陆松仁用泰语打电话吩咐听到的,他就是要把所有事情都嫁祸给顾澈。”

    听到这些的乔依然,不是替自己委屈,又被陆松仁利用,而是很替顾澈心痛。

    反正陆松仁利用她的时候也不少了,谁让他给自己一条命呢。

    她过了自己这关,所以也就只能含泪把痛处都咽下去了。

    可是顾澈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那么对他,为什么她以前会那么傻。

    “为什么?”

    乔依然现在只想赶快见到顾澈,好好拥抱他,跟他道歉。

    被冤枉的人,至今没有对陆松仁和乔惜梦说过一句坏话。

    蓉蓉以为乔依然还在冥顽不灵,为陆松仁在开脱。

    她气得一字一句吼出去后面的话了:“惜梦之所以被潘家的那小子害的这么惨,那都是陆松仁布的局,是她把如花似玉的惜梦给害了。”

    “他恨你爸爸抢了你妈妈,他把所有的事情都算在了惜梦身上了”

    “你爸爸为什么会忍心打你,那都是他对陆松仁的恨。得知真相的他,差点要把你妈妈给掐死。他一个人在楼顶哭得无助地像个小孩,为什么他帮你亲爹养大了你,而陆松仁要这么对他的女儿。”

    “你爸爸喝醉了,心痛地只想去跳楼。我劝了他好久,他跟我讲了你小时候好多事情,依然”

    乔依然连自己儿子也顾不上了,傻愣着站在原地,哭也哭不出来了。

    她甩了自己两巴掌,就那么跑上了楼。

    她不顾看守的警察,就要往里面去闯。

    “女士,这是”

    段局长示意他们让乔依然进去。

    当她来到病房的时候,双眼猩红的乔依然,一身杀气。

    她的脑海里就只有一个念头,要替自己可怜的妹妹报仇,替被冤枉了无数次的顾澈报仇。

    见到自己女儿来了,刚从顾澈手里的鬼门关出来的陆松仁,有些兴奋,抬了抬手,“依然”

    “你别叫我的名字,我只觉得恶心,”乔依然颤抖着双手,朝他怒吼着:“你为什么要害惜梦。她做错了什么事?”

    “咳咳”陆松仁刚才在顾澈手里吃了亏,现在越发地机警了。

    但是他的体力在与顾澈搏斗的时候,变得很虚弱了。

    现在抬手都困难了。

    “我掐死你,掐死你,替我妹妹报仇,”乔依然喊完,她的手却一直不敢下去掐他。

    陆松仁看出了她的怯弱,他玩起了心里战术:“你不会”

    女人脸上全部是汗珠,她的眼白也都布满了血丝。

    她恨她自己懦弱,恨她的愚笨。

    “你以为我不敢吗?”乔依然愤怒地踢了踢桌角,喊叫了起来,“大不了,一命抵一命。”

    从她的声音就能看出来,此时的她有多愤怒,又多气愤。

    她的身体微颤,咬着牙使劲地掐着他喉咙:“死吧,一切都要结束了,都要结束了!”

    看着陆松仁吃力地反抗的样子,她不是不会心软。

    可一想到都是因为她的心软,她才误信了他。

    有多少次,顾澈是可以杀死他的,但是他都留给他一条生路了。

    可是每次陆松仁对顾澈,都是赶尽杀绝。

    凭什么,他那么恣意地夺取了顾澈母亲的生命之后,又要这么对顾澈。

    现在还搭上了她疼爱的妹妹,这笔账,她不会也不可以就这么算了。

    “我可是你”陆松仁慢慢地支撑着胳膊逐渐坐了起来。

    他吃力地把乔依然给往后推了一大截。

    直接就把乔依然给推到了椅子上。

    望着自己女儿已经完全变了个人,陆松仁挣扎地摇了摇烤着手铐的自己。

    若不是自己身体虚弱,利用这个死丫头逃跑也是件轻易的事。

    他冷静地分析着目前的形式,“依然,你别听顾澈的,他恶人先告状。刚才他把我氧气罩都给摘了”

    “那你死了没?你死了没?”乔依然像一头疯了的母狮子一样,又扑了过去。

    她疯狂地开始扯在陆松仁身上的管子,还有那些输血袋,全部被她给砸到了地上,她死死地踩住了。

    “你害死的人还少吗?我妹妹做错了什么,你为什么要毁了她!你为什么要栽赃给阿澈!”

    乔依然抄起自己所坐的椅子,拿了起来对着陆松仁打了支架的腿就是狠狠地一家伙:“你这种人,死一万次都不足惜。”

    “既然”

    陆松仁懒得跟她废话了,直接扶着墙就要站起来。

    然而受了枪伤的腰和腿不给力,他又瘫在了床上。

    这就给乔依然一个有力的机会了。

    “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天都要你死。”

    乔依然想起自己妹妹当时被潘家的臭小子打的鲜血淋漓,还被他用极限视频要挟。

    她又死死地掐住了陆松仁的喉咙了。

    “救救命”

    从来都不愿意服输示弱的陆松仁,在死神面前,他低头了,他的指尖碰到了急救铃。

    顿时,乔依然掐着他脖子的力道就越发的用力了。

    顾澈抽完一根烟回来的时候,就看到了正候着腰偷看里面的段局长。

    “发生什么事了,怎么这么吵。”

    “你老婆发威了呗,”段局长要不是顾念着自己公职的身份,也想上去帮乔依然揍陆松仁一顿。

    一听到乔依然在里面,顾澈就不淡定了,立刻冲了进去。

    虚弱的陆松仁并不是完全没有反抗能力。

    当顾澈进去的时候,就看到了陆松仁死劲地扯着乔依然的头发,那扎实的拳头落在了乔依然的脸上身上。

    疼的顾澈心里一阵抽紧。

    “依然,你在干什么,你知道吗?”顾澈死劲地把乔依然往外扯,可她是下定决心一样,势必要弄死陆松仁才罢休。

    乔依然并没有因为顾澈来了,就放弃自己的计划,“我要他死,我要他死!”

    她的声音带着无尽的绝望,双眼空洞的已然就不正常了。

    “我要杀了他”

    筋疲力尽的乔依然喊完这句,就昏倒在顾澈的怀里了。

    梦里,乔依然抱着乔惜梦在公园里玩。

    年幼的妹妹会给她出头,去痛扁那些抢她秋千的坏孩子。

    突然出现了一个大猩猩,它把骄傲又嚣张的乔惜梦给扛走了。

    “惜梦惜梦”乔依然哭着喊着跟了上去,就看到在树林里的妹妹正被黑猩猩脱光了衣服,在做那些少儿不宜的事情。

    吓得乔依然立刻冲上前去,死死地捶着大猩猩的身体。

    然而,她的力气太小了,她着急地在地上寻找了武器。

    她抄起一个大棍子就砸了下去。

    她看着身下一滩血渍的乔惜梦,跪在地上哭着大喊:“姐姐来迟了,惜梦”

    看着病床上的乔依然浑身都在冒着冷汗还发起了烧,顾澈让医生来给她打针。

    当针头碰到她的血管时候,乔依然猛地一下就惊醒了。

    “滚开不要动我的孩子,”她一脚就把医生给踢得往后倒退了好几步。

    “依然,你发烧了,体温很高,”顾澈心疼地把她抱在怀里,哄着她:“顾毅很担心你,不要让孩子担心好不好?”

    “老公”乔依然抱着他哭了许久,不让任何人靠近,也不肯喝水吃东西。

    待她情绪稳定点之后,顾澈提议:“让儿子进来陪陪你,好吗?”

    他的声音很轻,很怕大点声音就把她给吓坏了一样。

    “不要”乔依然想也不想地就拒绝了,她现在整个人都被仇恨包围了。

    她的情绪太不稳定了,她怕伤到,更怕吓到自己的孩子。

    “为什么,你都不告诉我,为什么要自己承受那么多?”

    乔依然捧着顾澈的脸,一一地问着他:“惜梦的视频你压根就没有泄露,是不是?”

    “你是真的完全毁掉了,对不对?”

    “你压根就没有碰过她,跟没有对她起过歹念。是不是?”

    “为什么你妈妈的死,你要放过陆松仁,你为什么不狠心点杀死他?为什么?”

    “都过去了,”顾澈不否认他很想亲手杀死陆松仁为自己的母亲报仇。

    可是杀死后,就算他能侥幸地脱罪,他要怎么面对心爱的依然,要怎么面对他们的儿子。

    不是他不敢,也不是他心软。

    而是他不愿意下半辈子,与最爱的她水火不容。

    他说的越是风淡云轻,乔依然心里就越发地愧疚,她摩挲着他棱角分明的脸颊:“一定还有很多的事情,是我不知道,是不是?他一定还做过很多小动作。”

    男人斩钉截铁地回答着:“就这些了。”

    有过再多又如何,他只要动一动嘴而已,而她却要消化一辈子。

    反正,他们现在又在一起了,也就没必要去计较那些得失了。

    失而复得的人抱在怀里,才是世界上最好的事情。

    “你撒谎,一定还有很多,”乔依然深呼吸了一大口气,皱着眉头问他:“你恨我吗?我曾经那么蠢,那么坏,还那么恨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