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身份转化快得像变脸的男人-私人婚-赛车比赛游戏网
私人婚

第117章 身份转化快得像变脸的男人

    “哈,顾总,我想起来了,我来找你的目的就是来跟你道歉的,我上周五不该当着那么多同事的面说你不如我老公。”

    一定是这个原因了,差点还连累了别人,乔依然认定就是这个原因,这个顾澈还真是公私分明分得真清楚。

    呼吸急促的男人,很想把这个软绵绵的女人揉进他的骨头里,他哑着嗓子问,“还有呢?”

    乔依然上下转动着眼珠子,想了想,才说,“是不是早上薛部长让我同事代替我上来,惹了你,顾总……”

    她看到那道伟岸的身影逐渐离她而去,他背对着她站在落地窗前伫视着远方,她叹了叹气,便没有往下说了。

    他是不是真的很生气,她不听他的命令,没有第一时间见他。

    顾澈青筋额头上的青筋凸起,身体某处的灼热让他理智动摇,他点燃了一根烟,他对着落地窗呼了好大一口烟,脑海里又想起了乔依然在怡悦大酒店的总统套房跟他讨价还价的景象。

    当时那个傻女人被烟雾呛得都快流出眼泪了,也还是目不转睛盯着他,要他给回答。

    是不是从那个时候开始,这个傻女人就进了他的脑海。

    紧张的乔依然,一双小手拽着套装的下摆,踱着步子走到了顾澈身边,“顾总,你可不可以不要裁掉我们后勤部,一人做事一人当,得罪你的人是我,不是他们。”

    “还有文菡,今天的事,也不怪她,请你不要裁他们。”

    “下班了,回去。”顾澈松了松脖颈间的领带,身边女人的清香是那么触手可得,可在他的字典里,公司是公司,不是家里,不能跟乔依然在办公室做那种事,虽然他身体很苛求她。

    同事还在等着她带好消息回去呢,她不能什么都没结果都没有就走了啊,“顾总,你能不能不裁我们?”

    顾澈单手插在口袋,另一只手拿着烟,侧头瞟了一眼乔依然,这个小东西脑袋里究竟想着些什么,他究竟什么时候说过要裁她。

    当那袅袅升起的烟雾朝乔依然眼睛袭去的时候,乔依然又没有躲闪,而是带着希冀的神色,仰着脖子问,“顾总,可……”

    “下班了,走。”顾澈第一次觉得从她口里叫的顾总是那么难听,他想听她软绵绵叫他“老公”。

    隔着烟雾,乔依然也能感受到那股透人心彻的寒意,她想在求他的时候,手机又震动了起来,她以为是同事的,想按掉,却发现是她爸爸的。

    她偷偷观察了顾澈一下,轻轻说了声,“顾总,抱歉,我接下电话。”

    背过身,乔依然接起电话就往办公室外走,顾澈恼怒她接谁的电话还要背着他,她一直讲着电话支支吾吾的,像是怕被他听见。

    “妈妈,阿澈他好忙,忙到现在都没回家,他真的没空去……”乔依然的手才把办公室的门打开一点缝隙,立马就被强有力地给关上了。

    听到她叫妈妈,又叫阿澈,顾澈勾了勾唇,原来是跟岳母通话,他滚烫的身躯随之就把她抵在门上了。

    下一瞬她的腰就被禁锢住了,有个正在膨胀的东西让她害怕,她匆忙挂断了电话。

    大手从她腰间往上,乔依然只觉得她某处好空荡荡的感觉,那柔软落入了一双灼热的大手,她忍不住“嗯”了一声

    那柔媚的声音,和她闭眼的小动作,让顾澈越发兴奋,他把乔依然转了个身抱得更紧了,他专心亲吻着她脖颈,声音低哑,“想我没?”

    气息开始紊乱的乔依然,大脑还残有一些理智,她还有重要的事没办完,“恩,顾……顾总,请……您不要……再为难我同事了,更……不要……裁掉他们。”

    他现在没心思去研究那压根不存在的裁人事件,这个温软的女人真香,他专心吮吸着她甜美的唇。

    几天没跟顾澈有过亲密接触的乔依然,经过他的点火,她身体也燥热了起来,一双柔弱无骨的小手很是自然地搂着了他精壮的腰。

    顾澈的吻很是怜惜地移到了她双眼,被他紧紧搂在怀里,感受着彼此的滚烫的体温,

    乔依然的胆子也放大了,小手隔着他衬衣在他精壮的肌肉上摩挲着。

    她生气抱怨着,“我那天在电梯外当着你下属的面说你没有我老公帅,这件事的确是我做的不妥,你有意见干嘛在家不说,非得闹到公司来,还牵连了我同事,是不是觉得你是总裁就可以随便炒人。你这样的行为一点都不男人。”

    什么?不男人?这个该死的乔依然难道不懂男人就讨厌被自己女人说他不男人吗,那是对他男人能力表现的质疑。

    顾澈垂眸凝着他的小妻子,她生气的时候可真蠢蠢的,让他很想欺负欺负,他带着她的手放在那处灼热上,“男人不男人,顾太太不是体会最深吗。”

    他还特意在“深”上咬了重音。

    他怎么能说出这种话,真是个臭不要脸的,她双颊绯红,小手却挣脱不掉,“顾总,你说过公司是公司,家里是家里,你怎么……”她也不知道怎么就跟他在办公室这样了。

    办公室还有一隅的窗帘未关,衣衫凌乱的两人,还有两人不正常的呼吸声,这些都让乔依然羞愧不已。

    “顾总吃不饱的时候,就喜欢裁人。”顾澈一字一句在她耳边,哈着热气说着。

    这个无耻的男人,居然用公事要挟她跟他干那事,不是说公私分明吗,这个男人真是一点诚信都没有了。

    “你太无耻了”,乔依然好看的眉头深锁,小手也握成了拳,在他腰上狠狠捶了一把,这个男人就是一个禽兽,顾种马。

    可想到了身后的同事,她也只好忍下这口气,不情不愿地说着,“做完,你就要说到做到不裁人。”

    “你在命令我。”顾澈勾了勾唇,这个小东西越来越上道了。

    忍,这口气先忍忍,乔依然眨着大眼睛忽闪忽闪望着顾澈,声音很是软糯,“顾总,我在求你,求你不要为难我同事,有什么事你冲着我来。”

    说完,乔依然就把她整个人往顾澈怀里紧了紧,使他们两人之间密切地贴合着,她投怀送抱的举动,让顾澈很想在这里狠狠要了她。

    “老婆,等你把你老公肚子填满,你老公才有力气喂饱你。”顾澈捧着乔依然的脸,脸部线条异常柔和,“都三天没吃早餐了。”

    原来是肚子饿了,不是想吃她,真是丢死人了,还以为他想做那事。乔依然立马缩回手,结结巴巴地问,“那……我们……部门能不能不裁。”

    “小东西,求人是这个态度吗?顾总心情不好也裁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