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她的忐忑-私人婚-赛车比赛游戏网
私人婚

第222章 她的忐忑

    “老婆?烫吗?”顾澈把热毛巾和乔依然的芊芊玉手分开了,那疼惜的模样让她晃神。

    顾澈不是个温柔的男人,这样对她温柔的时刻是屈指可数的,但那都是在他们情深意浓的时刻。

    很显然,现在不是情深意浓的时刻,这个时候的顾澈如果是大发雷霆,这样才是正常。

    乔依然一向畏惧顾澈发火,但是这个时候,她觉得顾澈如果发火,她心里还能好受点,他这样子沉静倒是让她心里很没底。

    对着顾澈那深邃不见底的眸子,乔依然咬了咬下唇,摇了摇头,才说,“不烫。”

    随即,顾澈就捧起那小手,给她仔仔细细地把每根手指都擦拭干净了,声音是一贯的清冷,“跟你说的话什么时候才能记住。”

    这个死女人,居然让郑彦碰她的手,她都不挣扎。

    要不是他半路上发现了她的手机掉在了车上,给她送回来,也就不会遇上郑彦握着乔依然的手了。

    如果他不回来,也就听不到那番不入流的告白了。

    这个蠢女人还在自欺欺人说什么兄妹感情,真是能贻笑大方。

    如果他不回来,乔依然那个蠢女人会怎么样?继续让郑彦握着她的手吗?

    一个已婚妇女一点觉悟也没有。

    乔依然压根就没把顾澈说的话听进去,她一心只想解释,她跟郑彦是清白的,“老公,我真的只是把郑彦当哥哥,我一向都叫他童哥哥,他也只是把我当妹妹看,你也知道,是不是?”

    焦急又带着恐惧的声音,让郑彦听在耳里,很不是滋味,从这么细小的举动看来,她是多么的怕顾澈。

    郑彦更加能判断出顾澈压根就对乔依然不好,是一点也不好,他不能再让他的小女孩受任何委屈了。

    从前,他是受道德的束缚,对乔依然也只能远远关心,可是现在不同了,她是单身未婚的身份,他就能光明正大去关心她,甚至去追她。

    “你老公才三十岁。”顾澈修长的手指在乔依然的手背上有节奏地点了点,言下之意就是他的耳朵不聋。

    他又抬手轻轻滑过乔依然的耳廓,“倒是你,年纪轻轻也不像是耳朵不好使,是故意听不进去我说的话吗?”

    “对不起。”乔依然条件反射地说着,其实的她一心只在顾澈别误会了的心思上,压根就没有正视顾澈说的究竟是什么。

    这一幕幕乔依然低头道歉的模样,让郑彦心里很是难受,他一直紧盯着乔依然,有他在的地方,他是不会让她再吃一点苦,受一点委屈的。

    还没容他跟顾澈发难,顾澈就注视着他,语气淡漠,“二公子,想必就没把我太太当妹妹看。”

    顾澈勾了勾唇,单手环着乔依然的腰,这样子的顾澈让乔依然害怕,她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发火,会发什么程度上的火。

    上次郑彦驱车追赶他们,顾澈停下车直接拎起了郑彦的领带,差点就把郑彦给勒死了。

    上次还只是郑彦误会她而已,顾澈就生气到恨不得弄死郑彦。

    而这次,是郑彦握住了她的手,还被抓个正着,乔依然拿捏不准顾澈究竟会如何对待郑彦。

    她着急地扫视着四周,很怕顾澈的保镖又把郑彦给团团围住,又担忧地看着顾澈,生怕他又想出什么法子对待郑彦。

    同时,她又害怕郑彦挑战顾澈,把表白的话再次当着顾澈的面说出来。

    今天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了,为什么好端端的童哥哥会跟她表白,为什么还会被顾澈看到。

    眼见郑彦的嘴角一开一合地,“以前是,现在……”

    “我一辈子都是你的妹妹,童哥哥,是不是?”乔依然眼巴巴地向郑彦投去了“求你你,不要继续往下说”的眼神。

    生怕顾澈不相信,乔依然立马辩解着,“老公,就像你对媛媛的爱护一样。”

    “童哥哥说的是他想一辈子爱护我。”为了事情以大化小,乔依然矫情脑汁想着对策,撒谎不是她的强项,她眼睛不由自主地眨了起来。

    “我不会对我妹妹说些没轻重的话。”顾澈自动就把乔依然的最后半句给忽略了,“二公子,你说呢?”

    这个蠢女人,尽想些烂招,还想糊弄他!

    而接收到了乔依然求救信号的郑彦,差点就依照惯性接受了乔依然的求助,就在他想赞同乔依然所说的话时。

    他心里有个声音在提醒着,“郑彦,你就忍心看着你的小女孩一辈子生活在沼泽吗?你为什么不像个勇士一样带她离开,给她幸福。”

    “从前是爱护,现在不是……”

    完了,完了,彻底完蛋了,乔依然脸色煞白,她眉宇间都蹙成了“川”字型,今天的郑彦是中了降头吗,为什么一直不帮她,还企图把她往深渊里面去推。

    “童哥哥,你以前不是说过会帮我完成心愿的吗?”

    “是,我是说过。”他又怎么会忘记他答应过她的事情呢。

    乔依然手心里尽是冷汗,她不能让郑彦当着顾澈的面再次说出表白那样的话,那样一定会引爆顾澈的。

    那后果一定会很难堪的,虽然她也不知道她能不能阻止那一切发生,但是她会尽全力阻止那不友善又暴力的事情发生的。

    乔依然的手紧张地握了又放,放了又开,她扬起头,在顾澈的薄唇上,亲了一口,“我现在的心愿就是跟我老公相亲相爱一辈子。”

    这画面对郑彦来说是那么的刺眼,他打从心眼里就不肯相信乔依然说的或是做的。

    一定是被逼的,要么就是被骗了,“依然,你不要再执迷不悟了,这个男人,他从始至终就没有对你真心过,难道假结婚证的事情,你这么快就忘了吗。”

    明知道提起假结婚证乔依然会难过,可这种时候郑彦不得不试试这张王牌了,她好像真的很爱顾澈,爱到已经分不清是非黑白了。

    “我没忘。”她淡淡一笑,并没有看郑彦,而是望着顾澈棱角分明的侧脸,她的男人什么时候看起来都是最帅的,就算是要发火,也是有型有款的。

    没忘记假结婚证的事,还能笑出来,还那么陶醉地看着顾澈,这些都让郑彦嫉妒的发狂。

    :谢谢关心我的孩纸们,也不是很严重的病,就是有点腰肌劳损,昨天做了检查,似乎脊椎有点弯,就会导致腰受力容易累什么的,我也不是很懂,今天继续去医院,所以早上就一下子多发几章吧。大家平时坐姿一定要正确哦,因为我们从小背那么重的书包,写那么多作业,上了那么多年的课,脊椎在一定程度上都有点弯曲的,所以平时走路也要记得挺直腰杆哦!谢谢大家支持,果汁爱你们,么么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