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 为什么不肯给她长久的幸福-私人婚-赛车比赛游戏网
私人婚

第238章 为什么不肯给她长久的幸福

    昨晚,原来是他,顾澈心里有事也没多想乔依然是怎么知道他在壁球馆的,现在想想这种事也就他做的出来,“你是想让她待衣柜里窒息而死吗?”

    “哎呦,火气小点,你童养媳又不在你身边,没法子给你扑火。”

    赖柏海隔着电话就放心大胆地调侃着顾澈,“是不是宵夜太美味了,今晚惦记着,就睡不着了?为了我明晚能睡个好觉,明天务必给你把宵夜送过去。”

    顾澈想骂赖柏海别瞎折腾她,可心里终究还是希望能看到她来,就淡淡一句,“很晚了。”

    凌晨四点多了,想必她也睡得正香,顾澈询问了跟着乔依然的保镖,得知她是安全的,就没多问了。

    第二天,他出门的时候,对着客房的管家吩咐着,“如果有个小女生过来,等在我房间门口,或是在外面徘徊,请让她进来。”

    “好。”管家职业性地回答,又有点疑惑,这个特征太过宽泛了,万一混进来不法分子,那这个责任他可是担不起的,毕竟大老板能分分钟炒了他。

    客房管家提醒吊胆问着,“顾总,请问那位女生叫什么名字,我到时候好核对一下。”

    “乔依然。”顾澈清晰地说着,还特意降慢了速度,像是担心客房管家会听错一样。

    “恩,她大概这么高。”顾澈在他自己胸口处比划着,仿佛看到了乔依然在他怀里甜甜叫着“老公”。

    他眸底一闪而过一丝温情,客房管家大为吃惊,他以为他看错了,又揉了揉眼睛,可此时的顾澈又恢复了往日里清冷的眸光。

    “可能是看错了吧。”客房管家在心里嘀咕着,他觉得好奇怪,一向不近女色的顾总居然预告会有女人来,他忍不住又打量了顾澈一番,这次顾总过来有点说不出来的变化。

    冷肃依旧,不苟言笑依旧,甚至是高要求也依旧,仔细想想应该是他总算跟其他有钱男人一样,开始找女人了。

    客房管家一副“他是男人,他懂”的眼神让顾澈觉得无聊,可又怕这个客房管家到时候跟他小妻子胡说八道惹翻了那小醋缸,他郑重其事地说,“那是老板娘,到时候有点眼力界。”

    “老板娘?”客房管家愣了一下,接好奇着问,“顾总,您结婚了?”

    “恩。”

    说完,顾澈便离开了房间,只留下客房经理在原地凌乱着,凌乱完之后便开始跟全酒店广播起来了,“所有人今天别偷懒,老板娘要来了。”

    医院里,乔依然一整夜未睡,她静静守在乔惜梦病床前,思考了一整夜,她觉得她不能坐以待毙眼睁睁看着自己妹妹生活在恐惧中。

    待乔惜梦睡醒后,安排好她的饮食,又给她请了护工,她才找机会离开了病房。

    她在医院外的大马路上给潘瑞嘉打着电话,电话里是一个猖狂的男人声音,听起来慵懒地有些刺耳,“一大早耽误本少爷睡觉,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一百种死法里,你选哪种?”

    时间已经快趋近中午了,乔依然开门见山,“我是乔惜梦的姐姐,想约你吃顿午餐。”

    听到乔惜梦这三个字,潘瑞嘉像是有了极大兴趣,“那贱人现在在哪?你告诉她,敢把我孩子打掉,我就让她成为新一代的网红。”

    “哈哈,还是有着激烈动作表演的视频,堪比岛国爱情动作片。不知道把那些视频剪成多少分钟一段才能让网友品味出乔惜梦的放荡……”

    这种人渣,压根就没有一点良心,把人欺负得都进医院了,还不知错,居然还有脸侮辱人。

    “渣滓!”乔依然气得浑身发颤,她感觉有一股气从胸口直往上冒,冲到她脑中,让她恨不得钻到电话里去把潘瑞嘉逮过来,用鞭子抽死他。

    “呵!彼此彼此,乔惜梦还不是看中了我的钱,才上了我的床,以为把她第一次给了我,就想嫁给我,那不是笑话吗?我一年玩的处一女比她花的钱都多。”

    “你小心遭雷劈。”乔依然恨不得带把斧头过去砍死他才解恨,可视频那种东西在他手上,她还不能跟他彻底决裂,“一个小时后,怡悦大酒店的西餐厅见,你就说顾太太订的位置,会有人带你去找我。”

    “切,好大的口气,敢命令本少爷。”潘瑞嘉在脑海里过了几遍,反问,他收了收嚣张的态度,“你说你是乔惜梦的姐姐?”

    “是。我找你为我妹妹要个公道。”乔依然握拳的那支手,手指已经深深陷进了掌心,她妹妹的痛苦,她要让那一切噩梦尽快终结。

    潘瑞嘉早就听乔惜梦说过,她姐姐嫁给了顾家大少爷顾澈,他语气来了个大转变,“哎呦,是阿谦的大嫂啊,那也是我潘瑞嘉的大嫂。大嫂,您放心,我绝不会迟到,我们到时候好好联络联络感情。”

    谁要跟这种人渣联络感情,乔依然忍住心里的恶心,“我不是你大嫂。”

    顾澈为人高冷,娶个老婆怎么也这么高冷。

    潘瑞嘉可是在女人堆里打转的,无论什么女人都难不倒他,“大嫂,您是生气了吗?我对惜梦是真心的,只是我们之间有点小误会,她就不要我们的爱情结晶了。”

    那语气,十足的不舍与可惜,乔依然如果不是得知了他那些恶劣行径,说不准就会被他的好演技给欺骗了。

    挂上电话之后,乔依然便拦了车去怡悦大酒店等潘瑞嘉了,之所以选择怡悦大酒店,她想的就是要赌一把,赌顾澈在外的威严和她顾太太的身份,希望能吓唬住潘瑞嘉。

    这是她第一次使用顾太太的身份了去吓唬人,也可能是最后一次使用了。

    为了自己妹妹下半辈子的幸福,押上这些也值得了,只是想起以后不能跟顾澈白头到老,她心里就涩涩的。

    为什么潘家跟顾家是那么亲密的合作关系,为什么潘瑞嘉要欺负她妹妹,为什么老天爷不肯给她长久的幸福。

    车外的景色模糊了她的双眼,她无法想象以后没有顾澈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的。

    可是那么大的利益链,顾澈又怎么会为了她们姐妹俩去得罪人呢?何况他都不爱她。

    在一起的时候,没能让顾澈爱上她,是她的遗憾,她唯有带着这遗憾离开了。

    或许她押上了这一切,也挽回不了她妹妹所受的委屈,可现在只有这一条路了,她不得不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