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 望夫石般的担心-私人婚-赛车比赛游戏网
私人婚

第247章 望夫石般的担心

    “啊,唔,哼。”

    一阵惨叫声之后,乔依然便听不到对面那艘船上所发出的声音了,她心里很急,也很慌,“赖医生,我们要不要过去看看,我好怕闹出人命。”

    “怕什么?你要对你男人有信心。”赖柏海安抚着乔依然,他拿着听筒要给乔惜梦检查身体。

    “你再不关心你妹妹,我怕你妹妹会出人命。”这乔惜梦露在外面的肌肤尽是伤痕,她整个人也像是快虚脱了一般。

    已经虚弱到站不起身子的乔惜梦扶着吧台想端起面前的水,都使不上力气,乔依然见状,瞟了瞟那被锁住的窗户,又一勺勺喂着乔惜梦喝着水。

    “你妹妹究竟怎么了,感觉她随时有可能……啊哈……”赖柏海背着乔惜梦做了个翻白眼,吐舌头,像是要快死了的动作。

    气得乔依然拿起她还没喝过的水杯砸了过去,“你在胡说八道,小心我把你扔海里喂鲨鱼。”

    “啧啧”,赖柏海让佣人把地上的玻璃片收拾着,又打趣着,“真是阿澈的老婆,这么快就把他那些臭脾气学的淋漓尽致的。”

    除了打趣乔依然,赖柏海也没闲着,他要保镖把乔惜梦抱到了客舱的卧室里,仔细给她检查着身体,细心换着纱布。

    乔依然跟在一旁打着下手,看着自己妹妹苍白的脸颊,她眉宇间尽是担心,“如果不犯法,我真恨不得把潘瑞嘉身上的肉一块块用刀子割下来,凌迟他,疼死他。”

    “呦呵,就你这跟竹签一样的胳膊腿,干得过来这事吗?”赖柏海低头细心给乔惜梦的伤口涂着药膏,“乔依然,你拿着我手术刀去,那刀子只要轻轻一碰,那白花花的肉就一块块地掉下来了,就像吃火锅时的涮羊肉的厚度。”

    赖柏海觉得胆小的乔依然一定会烦恶心,没想到乔依然垂眸望着自己妹妹,竟然点着头,“就算那样也不解恨。”

    “童养媳,潘瑞嘉除了打了你妹妹之外,还怎么了?看你恨他的那个劲,简直就是恨不得活剥了他。”赖柏海起初以为这只是乔惜梦和潘瑞嘉小打小闹的感情问题,现在看样子不像,倒是有什么隐情一样。

    乔依然看着自己妹妹的腹部,那喉咙的酸涩让她说不出话来,乔惜梦没有力气抬手,就一直在枕头上摇着头,示意乔依然不要说。

    “反正就是可恶,欺负我妹妹就是该死。”乔依然握着自己妹妹的手,轻声安慰着自己妹妹,“放心,我有分寸的。”

    “妹妹你到时候想说,再告诉哥哥,有些事你姐夫那种地位的不方便做,我可以。”赖柏海便不再多言。

    没有多想的乔依然,点了点头,“谢谢赖医生。”

    “谁让你是地主家的童养媳呢!”

    给乔惜梦的伤口换上药之后,他又发现乔惜梦脸红得不对劲,她发了高烧,整个人难受不已,赖柏海给她打上了点滴,“你妹妹高烧了,今天最好不要在移动她了,晚上就在船上过一夜,如何?”

    乔依然一心只想自己妹妹好,也没多想。

    等到她安顿好乔惜梦睡着之后,想出去吹吹海风的时候,发现在他们对面那艘游轮不见了,她环视着海面上,除了三三两两的海鸥之外,其他什么也看不见了。

    顾澈呢?

    一个穿着围裙的佣人看着乔依然像是在着急寻找着什么,“太太,你在找什么?要不要我帮你?是找赖医生吗?”

    “不,不是,我找顾先生。”乔依然看不到顾澈,心里七上八下的,她担心他会不会出了什么事,或是遇上了什么麻烦。

    如果是在马路上,根据车轮印子,还可以推断出该存货离开的方向,可是一望无边的海平面上,却看不出一点顾澈和那艘游轮离开的痕迹。

    “太太,我们已经不在刚才你上船的那个地方了,顾先生他还没来。”女佣回答着。

    什么?

    离开了?

    为什么她都没有感觉到船有开动过?

    为什么顾澈会让他们先走?

    他会不会有危险?

    乔依然的心揪了起来,她踮着脚,握着游轮的扶手,眯着眼朝远方望着,那一望无际的海平面上,除了湛蓝的海就只剩下蓝天了。

    蓦地,遥远的景色突然就变得清晰了,乔依然发现眼前多了一个望远镜,耳边也多了一个嬉笑声,“童养媳,你听说过望夫石吗?”

    这个赖柏海,还真是无时无刻都不忘记取笑她的,“我担心我老公怎么了?他会不会出什么事啊?他人呢?为什么还不来找我们?”

    “就这么怕他去找别的女人。”赖柏海故意不回答乔依然的问题,还拿起了望远镜,在海平面上仔细看着什么。

    “如果他是去找女人,只要是安全的,那就没什么,可是我好担心他。”乔依然直言不讳地说出了她自己的担心,“毕竟事情是因为我而起,万一他出个什么事……”

    赖柏海眯着眼笑意盎然看着乔依然,“怕当寡妇?”

    “你……”,乔依然僵硬着脖子,嘴角蠕动好久,才问,“他真的有危险?”

    “有没有问题呢,我不知道,你自己看看。”赖柏海把望远镜塞进乔依然手里,又披上他的白色大褂,“赖医生要去检查病人了。”

    握着赖柏海给的望远镜,乔依然绕着游轮,她在每个角落里都仔细观察着海平面上的反应。

    大概半小时后,顾澈是乘着一个露天的小快艇来到了这艘豪华游轮,乔依然小跑着等着他上来这艘船。

    “老公。”顾澈才上了她们这艘游轮,乔依然就钻到顾澈的怀里,紧紧搂着他的腰,“你没事就好。”

    顾澈没好气地想说,“你老公能出什么事。”可望着他小妻子关心的模样,他也不忍心对她凶。

    “没事了。”顾澈轻轻拍着乔依然的背,到底是个小东西,第一次遇上这种事,怕也是正常的。

    “老公,都怪我,都是我不好,对不起,我总是给你惹麻烦。如果你不帮我,也就不会惹那么多麻烦了。”乔依然担忧顾澈的心并不是随着看着他安然无恙就消失了。

    他人是安全了,那么潘家的人会放过他吗?

    “再胡说八道,我就把你给扔下去喂鲨鱼。”这个蠢女人还真是够为他着想的,顾澈说完,就把乔依然给抱了起来,作势要把她丢进海里。

    顾澈脑海里想起了乔依然当时在怡悦大酒店溺水昏迷的时候迷迷糊糊说的那些话,他的小妻子应该是很怕水的,他便抱着她回了房。

    回到他位于一层的豪华卧室时,顾澈把乔依然仍在了柔软的船上,随后就把身上的衣服全部脱掉了。

    他后背上的肌肉紧绷,还有他后背上救她时留下来的疤痕,还有他精壮的窄腰,随着顾澈手上的动作,她惊讶地发现他已经不着一物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