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 别把你的蠢病传给我-私人婚-赛车比赛游戏网
私人婚

第255章 别把你的蠢病传给我

    熟悉的房间,熟悉的女人,熟悉的床,熟悉的一切,可他不能留下来陪她一直到她睡醒。

    抱着她的手迟迟不愿意收回去,于是顾澈半躺在床上,搂着乔依然,看着她睡。

    她今天像是很累的样子,睡觉的呼吸声也比以前大了点。

    熟睡中的女人侧着身子就往他怀里钻,这让顾澈很开心,至少他的小妻子不排斥跟他有肌肤接触了。

    这种美好的时间很短暂,他的手机不一会就响了起来。

    他叹了口气,今天居然忘记在进房门之前关掉铃声,往日里他可是在进门之前都会特意关掉铃声的。

    他不敢大幅度地移动身体,可是电话所在的那个口袋,正被乔依然给压住了,他轻轻地把她抱在身上,才缓缓地去拿手机。

    被铃声打扰睡眠的乔依然,揉着惺忪的睡眼,摸了摸身下的“床”,又低头嗅了嗅,这个味道就是顾澈身上的薄荷香,做梦应该不会闻到气味啊。

    她惊讶地喊了声,“老公,是你吗?你回来了是不是?”

    望着不断揉着眼睛,又不断盯着自己的乔依然,顾澈握住她的胳膊,“是我,眼睛都揉红了。”

    “老公,我对不起你。”乔依然扑到他怀里,紧紧搂着他,苦涩地说着,“都怪我,都是我不好,是我对不起你。”

    顾澈心里很是难受,他轻轻拍着乔依然的背,“是我对不起你。”如果他早点去,他的小妻子也不至于被潘瑞嘉抱那么一下,也更不会像现在的惊弓之鸟一样了。

    在这些日子里,他甚至都在想,如果乔依然不这么爱他,是不是她心里对他的愧疚就会少很多,他甚至希望乔依然干脆就不要爱他好了,至少她不会那么自责。

    “呜呜……”乔依然趴在顾澈怀里啜泣了起来,“老公,是我不好,我不该自作主张上潘瑞嘉的船。”

    “别说了。”顾澈挡住她的唇,那段回忆对他们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

    一向温顺的女人,摇了摇头,坐了起来,直勾勾看着他,就那么留着泪,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

    她心里不愿意让顾澈去坐牢,她想要每天都和顾澈相拥而眠,可是犯法了就是犯法了,就该得到法律的制裁,“都是我的错。”

    她的每一滴泪水,都像是匕首一下下插进了他心脏,他受不了她难受的样子。

    他伸手把她往怀里带的时候,她颤抖的双肩逐渐靠向了他,她闭着眼,痛苦地说着,“老公,依然永远都爱你。”

    “别说了,乖。”他多么希望她不爱他,那样她也不会这么自责了。

    乔依然叹了叹气,“老公,呜呜……”

    这个时候顾澈发现他除了能轻拍她的后背,压根就做不了任何事,这种有劲没处使的感觉让他憋得难受。

    “你去自首吧……无论多少年,我都等你……”乔依然说完,就寻着顾澈的薄唇吻了上去。

    已经好久没感受到乔依然味道的顾澈,很急迫地回吻着她,但他理智还在,现在还不是时候跟她做太亲密的事,她还出处在自责之中,他只是轻轻回吻着他。

    乔依然狠狠咬了他一口,抱着他的头,那黑漆漆的大眼睛仍有泪水滑落,“老公,你别怕,几十年很快,就过了,我等你出来。”

    可是这一切都怪她,“老公,到时候上了法庭,我去跟法官求情,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舍不得让你坐牢,我宁愿我去坐牢。”

    这话怎么越听越奇怪了,顾澈给乔依然擦眼泪的动作顿了顿,“我们都不会去坐牢。”

    “老公,你杀了人,我们不能这么无视法律,呜呜……”他万一不愿意去自首,到时候被警察抓起来会不会多判几年。

    “我杀谁了?潘瑞嘉?”顾澈不咸不淡地问着,他提到潘瑞嘉的时候,眼里闪过一丝凶光,还有深深地不屑,但又后悔着,怎么可以当着她的面提那三个字。

    乔依然点头,看他这样子,他是不是一点都不想去自首,“老公,我上网查了一下,如果你现在去自首,法官会少判你几年的。我真的会等你出来,你别怕。”

    哼!

    “本少爷很怕。”顾澈没好气说着,他收回了给乔依然擦眼泪的手,“怎么就娶了你这么个蠢女人,这往后几十年要怎么过。”他顾澈至于糊涂到去杀那么个烂人吗?

    在这个档口顾澈被气的七窍生烟了,甚至都暂时忘记乔依然心里有创伤的事情了。

    “老公,你别生气,你去自首好不好,那个潘瑞嘉再烂,也是一条人命啊,你杀了人就得接受法律制裁。”

    “乔依然,你是谁老婆,你居然维护一个外人。”顾澈可真想把这个蠢女人赶出去算了,她就是专门来气他的,还是本着气死他为原则的。

    “我是你老婆,这辈子都是,无论你是呼风唤雨的总裁,还是阶下囚,我都爱你。”乔依然说完,为了表达她的决心,她咬着唇脱掉了衣服。

    “老公,你是不是怕你去坐牢了,我会变心,为了你安心去自首,你给我留下一个孩子,我会守着我们孩子等着你回来的。等我怀上孩子后,你就去自首好不好?”

    那硕大的眼泪顺着那光洁的肌肤往下流淌着,很快床单上,顾澈的身上,都是她的泪水了。

    她笨拙地脱着顾澈的衣服,他推掉了她的手,“离我远点,我怕我忍不住掐死你。”

    “老公,你……”如果他再这么执迷不悟,该怎么办啊。

    顾澈把西装外套给甩在地上,又把领带给扯掉了,他把衬衣的扣子也解开了,他被气得全身快爆炸了。

    如果是别人,他还可以狠狠揍一顿来解解气,偏偏这个人是他最宝贝的女人,他舍不得动她一根手指头,刚才凶她两句,他心里还忍不住对他自己生气。

    “乔依然,你给本少爷记住,那种贱命,我才不会脏了我的手去杀他。”

    “老公,你是不是买凶杀人了。”乔依然叹了叹气,终究他还是杀了潘瑞嘉。

    这么个蠢女人的脑回路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我好生伺候着他,他死不了。”顾澈觉得他这句话已经说得够清楚明了了。

    “真的吗?”乔依然觉得此事一点也不不能含糊,又忍不住重复着,“你真的没杀他。”

    忍住飙粗口的冲动,顾澈把被子甩在乔依然身上,遮住了她未着衣物的身体,“你再啰嗦,我就让人把他丢进海里喂鲨鱼。”

    “我不说了,你别生气。”乔依然这才确信顾澈是真的没有杀人,她顿时觉得雨过天晴。

    没杀人?

    这实在是太好了!

    虽然顾澈的脸臭臭的,但她还是屁颠屁颠地披着那拢长的被子顾澈跑过去,仰着头,踮起脚就要勾他脖子吻他。

    “别把你的蠢病传给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