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4章 被查岗的愉悦-私人婚-赛车比赛游戏网
私人婚

第344章 被查岗的愉悦

    聊聊倒是可以,但是这小东西很明显就是不相信他能摆平事情的口气,“相信我就好。”

    正揪心关心自己老公的女人,在电话那端瘪了瘪嘴,“人家是心疼你,你那么厉害,就算事情可以很快被解决了,可是花费你好多心血,我心疼。”

    “老公,我待会回家煲点汤给你补补吧。”她又想起她自己手艺不如云姨那么精,就又改口称,“还是要云姨煲汤吧,我火候掌握不好。”

    “我下个月才三十岁。”又不是下个月八十岁,顾澈没好气说着,这个死女人,是在嫌弃他老吗?

    见顾澈讲电话的声音从一开始的平和到现在用词的不高兴,在场的员工都屏住呼吸静静聆听着大老板的脾气走向。

    这次状况可不是不一般的工作失职,而是查不清楚就会惹上官非了,尤其是这个大老板顾澈想来打官司就没有输过的先例,更让他们坐立不安了。

    每家公司的财务都有着不同程度的问题,有的反复排查则可以把账目查清楚了,可是他们越查却越糊涂了,甚至有关部门都已经放风要查整个dl的财务状况了。

    由旗下一家小公司波及到整个集团的利益,这种事情在dl还从未发生过的,谁也没有经验。

    顾澈慵懒地倚在大班椅上,他另一手一直在桌上有节奏地敲击着,他瞟了那一圈脸色不佳的人群,眸底不由得掠过一丝不屑。

    一群没见过大场面的人,反倒是责任最大的dl财务总监徐妙英和芯片厂的会计秦思朗两人一副风淡云轻的样子。

    “你们说,我老不老?”顾澈这话一问完,会议室的人都一副下巴要掉下去的样子望着顾澈了几秒,又忍不住问身边人,“总裁刚刚说什么,问我们他老不老吗?”

    “我觉得好像就是这样问的。”

    “你听错了吧,这种关头怎么可能问这种问题。”

    “看样子,这是在抓内鬼,故意声东击西啊。”

    他们讨论的声音虽然小,但是叽叽喳喳地让正在低头看着报表的徐妙英很是不高兴,她干咳了两下,又望着顾澈问,“顾总,我们可以继续了吗?”

    听不到顾澈那边有人不是很清楚的讲话声,乔依然急了,“你先工作吧,晚点回来,我们再好好聊。”

    “那你说,我老不老?”再次问这个问题的顾澈,话虽然是对着电话在讲,可是他却再一次扫视了一圈会议室的人。

    “顾总正当年啊,怎么会老。”

    “就是,外表看起来可是才20出头的样子啊。”

    被顾澈扫了一圈的员工们,心虚地讲着,这个大老板,抛开他的身份城府什么的,一看就是个美男子。

    财务部花痴的小女生,以为暴风雨就要结束了,又忍不住多看了几眼顾澈,去被顾澈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清冷眼神给吓得低下了头。

    头大的乔依然,叹了一口气,他是不是遇上很棘手的事情了,怎么就有点不对劲啊,“你一点也不老啊,男人三十一朵花啊。老公,你现在就是向日葵的年纪,正当年呢,怎么会老呢。”

    对自己小妻子这番言论很是满意的顾澈,扬了扬嘴角,“我老不老,你最清楚。”

    这是又在调戏吗?

    那么轻薄的话语他怎么就当着外人的面讲出来了。

    他怎么又这么不要脸啊,乔依然羞得耳根都发烫了,“你,你,你是真的在工作吗?”怎么什么时候都这么不正经啊。

    “那你接收我的视频,我来给你拍拍我现在在做什么。”顾澈把领带理了理,又把手机视频给打开了,“太太要查岗。”

    “太太?顾总什么时候结婚了,我,我怎么都不知道啊”,秦思朗把眼睛从财务报表上给移开了,震惊不已地朝着顾澈方向问着,可惜顾澈压根就没看他,而是垂眸摆弄着手机。

    秦思朗转而问着身边的徐妙音,“徐姐,您知道吗?”

    一脸淡漠的徐妙英像是没听见一样,继续认真审视着报表。

    秦思朗见徐妙英不搭理,他心里虽然很着急,但语气上还是很平缓,“我这种人经得起查,我虽然做事没条理,但是我不会做假账的。”

    “做假账的人不排除会用乱来掩饰错误。”徐妙英毫不客气地说着,“在有关部门来检查之前,还请秦会计回家去看看你的会记证还在有效期吗?”

    秦思朗按压住心底的火气,“徐总监,我们现在是一条船上的人,我所有的账可是都有你签名,你别做的太过了,小心把你搭进去。”

    “我只是实事求是罢了。”徐妙英对着一张她签名的单子指了指,“谁知道是不是我签的。”

    “别太过分了。”秦思朗在桌子底下给徐妙英伸了伸五指,徐妙英故意闭眼揉了揉太阳穴。

    乔依然举着手机在小小的手机屏幕上看着一身西装笔挺的顾澈正坐在会议室的首位上,他还是一如往常在办公室时候的冷峻严肃,可是他刚刚说的那番话,可真是让人觉得他不正经啊。

    坐在休息椅上的乔依然看着那会议室里坐得笔直的人群,她也跟着坐直了身体。

    手机镜头只是一晃而过,乔依然就挂断了电话,立马给顾澈的发着短信,“你的公私分明呢,有点专业精神好不好,顾总。”

    随即,顾澈毫不犹豫站起了身,对着会议室里的人说,“今天到此为止。”

    “顾,顾总,这账目,我那么要不要再……”

    秦思朗白了徐妙英一眼,立刻起身跟在顾澈身后跑着,“有关部门马上就要来查账了,我们这账目是不是要想办法做一套完美的出来应付检查。”

    “秦会计师是在暗示我作假账。”顾澈头也没回,他心里清楚,这账查起来,就不会只是一个小芯片厂的问题了,这是有人又开始为非作歹了。

    一个公司做两套账,一套外账对外检查等等,一套对内,这种事情在业界也不是新鲜事了,秦思朗觉得很正常,“是做内账。”

    “有着想歪门左道的事情,倒不如想想要怎么解决以次充好的芯片得罪的客户。”

    :小伙伴们,请加读者群206945302,晚上会有感谢的红包送你们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