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7章 不想自取其辱-私人婚-赛车比赛游戏网
私人婚

第417章 不想自取其辱

    他站在门外,看着乔依然趴在电脑边不时兴奋地跟人视频着,又不时在本子上写着什么。

    可过了一会,她发愁了,“亲爱的,做蛋糕我是没问题,可是我最近不方便出去,每天要你跑到我家来拿蛋糕,你会不会太累了。”

    “我就跑个腿有什么累的,倒是你每天都做蛋糕会好辛苦的,我只有在休息的时候才能帮你分担一点。”小雅愧疚地说着。

    “我时间没有你那么充裕,可能大部分的活都是你做了,你那小身子板吃得消吗?”小雅也是个性情中人,很为乔依然着想。

    可是现在住的地方真的是很郊区了,小雅每天来回,都会花费大量时间的,乔依然咬着笔杆想着,“那我也要适当出去送送货什么的,我再来想想办法吧。”

    随后,顾澈发现乔依然兴致就没有那么高了,她跟小雅没聊多久就结束了视频。

    她坐在椅子上自言自语着,“等他回来跟他商量一下,他能同意我出门吗?头疼死了。”

    “真的好不想再跟他吵架了,好累,好伤心”,乔依然走到床上无力地瘫在床上盯着天花板。

    从门缝往房间里看,顾澈看到了乔依然不停地从床上站起来,又躺了下去,她在纠结。

    “小傻子,跟你发生争执,我心也好疼”,顾澈转身朝着书房走了去。

    犹豫很久的乔依然跑到了楼下,瞅了瞅车库里的车,发现顾澈经常用的那辆宾利车已经回来了,她摸了摸车头,引擎部分还是热的。

    他已经回来了。

    为什么不回房,他每天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洗澡。

    他是不是厌恶她到不想看她了,所以连澡也不洗了。

    “乔依然,你要振作,你要奋起直追,不许哭”,乔依然抬着头走出了车库。

    她无精打采地走进别墅的时候,云姨正巧端着补品打算上楼给顾澈吃,“依然,阿澈回来了,你帮我把这个端给他,省的我这把老骨头上楼,我先去睡觉了。”

    “好”,乔依然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过了,反正她也是要去找他的,就当顺便了。

    云姨没想乔依然都不问一下这补品是什么,就主动提及着,想让乔依然宽心,其实顾澈也在全力想办法解决那些难言之眼,“依然,阿澈每天那么辛苦,有的时候难免,嗯,总之补补,对你们都好。”

    “哦”,乔依然想着他要是不让她进书房,这个补品还送的出去吗,“那我先上楼啦。”

    “依然,你跟阿澈说,这是你给他准备的,这样也能缓和一下你们的关系,知道了吗?”看乔依然脸色不怎么好,云姨心里着实也紧张,年纪轻轻的女人,丈夫身体出了隐疾,难怪活泼的女人就变成了死气沉沉的样子。

    缓和一下?

    干嘛又是她主动去缓和?

    中午她可是去缓和过了,给他送浴巾,结果呢,他直接给仍水里了,她可是费了好大力气才打捞上来的。

    现在去给她送汤,按照他中午的思路,是不是直接会直接倒出来,“您确定不会更加恶化我们之间的关系吗?”

    “不会,怎么会,只要阿澈喝了这个汤,他一定会感激你的”,云姨跃跃欲试想深入说些什么的时候,柳正荣下楼来厨房里倒水喝了。

    闻着那汤的味道,柳正荣抛了个“她懂”的眼神给云姨,云姨含笑地瞅了瞅乔依然的肚子,仿佛只要这汤一喝,乔依然肚子就会凸出来一样了。

    “依然,你云姨什么时候害过你了,还杵着干嘛,赶紧去啊,这汤得趁热喝。”柳正荣把汤塞进了乔依然手里,“晚上,我们都不会出来瞎跑的,小两口,哈哈。”

    柳正荣贼眉鼠眼朝乔依然笑了会,又对云姨眨了眨眼睛,像是在说,今晚可能就有转变了。

    “什么瞎跑不瞎跑的”,乔依然白了柳正荣一眼,她心里也想通了,总归需要去求顾澈那个不讲道理的人,带汤过去,也算是一种示好吧。

    他那个人不讲道理的时候,压根就听不去你说的话。

    真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乔依然朝她俩苦笑着,“确定他喝了会感激我。”

    “确定。”柳正荣高亢的声音和云姨兴奋的声音回响在厨房里。

    得到了两位长辈的确认,乔依然松了一口气,她朝云姨笑了笑,“谢谢云姨。”

    “你俩好,我们就都高兴了,依然,男人有的时候就是碍于面子,为了你们生活幸福点,现在小小的退让,就能换回日后的长久的快乐。”云姨谆谆善诱着。

    这话听起来似乎很有道理,只要他同意让她出门去送蛋糕,那么她就可以一点点开始她的事业,慢慢地她就可以赚点小钱,然后积水成海,把欠他的钱全部还请之后,让顾澈那个混蛋好好爱她,不允许他在外面搞三搞四。

    底气足,以后就能更快乐了。

    只要一想到以后能养活自己,不继续做米虫了,乔依然踏着楼梯的脚步声都透着欢愉。

    厨房里的云姨恭喜着柳正荣,“你的外孙子不远啦。”

    “哈哈,同喜!”柳正荣眯着眼,脑海里脑补着日后穿金戴银的画面,可惜陆松仁那张死人脸又出现在她脑海里了。

    乔依然站在书房外,抬起手想敲门,可是又不知道要怎么说顾澈才会同意让她出门。

    她端着那碗补品,在书房外犹犹豫豫的样子全数落在了书房里顾澈的眼里。

    他知道她在犹豫,在拿捏不准要不要进来向他申请出去的时间。

    他紧盯着监控里,一直盯着她的脚,五分钟之后,书房的门打开了,乔依然见到了头发湿漉漉,穿着睡袍的顾澈。

    那堵在喉咙里想温柔说的话,也说不出来了,他竟然在书房里洗澡也不回房去洗。

    一股莫名的心酸涌上了乔依然心上,她怨念地睨了一眼顾澈,就想一走了之算了,她不想自取其辱。

    “放我书桌上,我一会喝。”顾澈背过身,朝着书桌走了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