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5章 上顶楼-私人婚-赛车比赛游戏网
私人婚

第425章 上顶楼

    “找我,找我什么事啊?”文菡很是意外问着,她毕竟跟乔依然都算不上真正的朋友。

    一个是高高在上的总裁太太,一个只是总裁身边的小秘书。

    乔依然抿了抿唇,又对一脸诧异的蔡媛媛说,“你赶快去找他。”

    “真是扶不起的阿斗”,蔡媛媛没料到乔依然上来顶楼办公室竟然不进去见顾澈,反倒是跟一个小秘书聊得热火朝天,亲亲热热的。

    蔡媛媛在心里替顾澈不服,她恶狠狠瞪了这个叫文菡的女秘书一样,然后才大步朝着顾澈办公室去了。

    “蔡小姐,不好意思,请留步,我需要跟顾总汇报一声,得他同意你才能进去”,说完,文菡生怕耽误时间立马跑回去给顾澈打了内线去。

    纵观唐浩宇以往遇上蔡媛媛的经验,只要让大小姐蔡媛媛等上一分钟,那绝对是会被骂得狗血临头的。

    她可不想被蔡媛媛指着鼻子骂,就只好加快了动作。

    “让她进。”顾澈沉稳好听的声音传到了此刻心情正忐忑的文菡的耳朵里,让文菡觉得顾澈的声音比黄鹂鸟的声音都要悦耳许多。

    让蔡媛媛进去,这就是最好的事情了,那样这个大小姐就不会对着她瞎发脾气了。

    “哼,通报个什么意思,我是谁,进这个办公室不是跟回自己家一样吗?”蔡媛媛高扬气下巴,又扫了一圈其他秘书,又趾高气扬地从文菡身边进去了。

    “嘿嘿,她人其实不坏的,就是有点小孩子脾气”,乔依然安慰着文菡,“以后我跟她说说,你是我朋友,要她对你客气点。”

    文菡点了点头,她眼里有些惊讶,原来乔依然是把她当朋友的。

    这是真的吗?

    她们可是有着身份差别啊?

    “依然,你坐,我去给你倒点喝的东西”,文菡自从出了校园之后,就没有再交过任何朋友了,除了她觉得交朋友浪费时间之外,她还觉得社会上的人都是带着目的跟人交往的。

    “我们一起去茶水间吧”,乔依然很是自然又亲昵地挽起文菡的胳膊。

    顶楼的秘书们,现在除了文菡一个女人之外,其他都是男人,有个男秘书打趣问着文菡,“这个漂亮姑娘是你朋友吗?要是没男朋友,文菡你给哥们介绍介绍。”

    “美女,你叫什么名字啊,我叫张希泽”,嬉皮笑脸的张希泽还朝着乔依然伸出了手。

    文菡把乔依然的手给拦住了。

    她不安地看着总裁办公室,生怕被顾澈看到了张希泽在调戏乔依然,她把张希泽的手给打掉了,“堂堂dl的大秘书,不至于买不起一面镜子吧。”

    那话说的不屑语调,让人觉得就是文菡在说,“张希泽,你癞蛤蟆不要想吃天鹅肉了。”

    文菡的声音不大,但是张希泽身边几张桌子的男同事全听见了,大家又把目光投向了满脸都是青春痘痘印的张希泽,揶揄着,“赶紧去整容,整完容了,美女说不准还能考虑考虑你。”

    张希泽央央地缩回了椅子里,看来美女都是以貌取人的,他把那些跑到他身边看热闹的人拍着赶着走,可人家站在他桌边就是不走,还伸长脖子跟乔依然打着招呼,“美女,我也是未婚,我叫王德。”

    “美女,我没女朋友,我叫萧疏。”

    看着他么对乔依然虎视眈眈的,文菡在心里感叹着,作死干嘛还得成群结对,“你们一个两个是不是皮痒了,看来我要好好给你们写评估报告交给唐助理了。”

    “不管我的事,这都是张希泽的错”,那群人立马做鸟兽状跑走了,唐助理去送资料了,随时都有可能会回来的。

    这群男秘书的生杀大权可是全掌握在唐浩宇的手里,他们不敢再造次了。

    张希泽一人低着头闷闷不乐收拾着刚才那群同事把他办公桌上弄得乱糟糟的惨剧,那群人还把他笔扔得地上,凳子上,桌上全是的。

    “张希泽,你好,我叫乔依然,我是后勤部的同事”,她这么大人了,也知道张希泽是在跟她搭讪,但是她主动告知她自己姓名的原因,就很单纯,只是感同身受。

    乔依然看着张希泽被众人欺负的样子,就想起了小时候她因为扁平足跑不快总被小朋友抢了玩具就跑一样。

    他是脸上有着痘印被取笑,而她是天生扁平足被取笑,这种缺点被人取笑的感觉只要想起来,心情就糟透了。

    “原来是同事啊,你好,你好,我叫张希泽”,张希泽激动地把手给擦干净了,朝乔依然递过去,却发现佳人已经走了,他朝着身边的同事傻笑着,“美女跟我说,她叫乔依然,人美,名字也美。”

    “哎呦,我们张希泽要走桃花运了”,那些刚才揶揄张希泽,又在他办公桌上捣乱的人又开始了调侃。

    而这时,总裁办公室的窗帘慢慢朝着两边滑去了,印入这些男秘书眼里的就是一张万年不变的冰山脸。

    “还不坐下,傻站着干嘛”,坐在张希泽旁边的同事低着头随便扯着一个文件看着。

    笑得阳光灿烂的张希泽看到了顾澈之后,立刻瘫坐在椅子上了,他苦着脸,心里想着,“自古桃花运和事业运为什么就不能共存着。”

    顾澈扫了一眼外边的开放办公室,并没有看见乔依然,他心里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就像是只看见天上不断闪电,却又一直不下雨。

    他看着文菡座位上是空着的。

    坐在顾澈对面的蔡媛媛,心疼地看着他脸上那鲜明的手指印,“阿澈哥,这个乔依然想谋杀亲夫吗?她是不是蓄谋好久了,要不然以她那小身子板,能给你扇成这样?”

    “你来这里干嘛。”顾澈不时抬眸看着办公室外,那个小东西的手还肿吗,疼不疼。

    “我来关心你啊,作为你唯一的妹妹,我能不关心你吗,听说你被打了,我就开始着急?乔依然实在是太过分了,你,你昨晚那药没起作用吗?她怎么可以嫌弃你?”蔡媛媛脱口而出,“你又不是一开始就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