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4章 不许对她笑,好吗-私人婚-赛车比赛游戏网
私人婚

第434章 不许对她笑,好吗

    乔依然坐进了驾驶室才发现了一个致命的问题,她难为情地看着顾澈上了车在她副驾驶座上坐下了。

    “这个,我,我,我”,她看着他一副等着她出糗的样子,她又装着很内行的样子调着座椅和方向盘的距离,还有后视镜的角度。

    一直静静看着她的顾澈,很是放松地把他座椅直接一下子就推到了最后,又把椅背几乎快调平了,他就那么堂而皇之地躺了下去。

    那强烈的“吭哧”声,惊得乔依然眉头皱了皱,“你,你怎么就睡下了。”

    他还把外套都给脱了,乔依然有点骑虎难下的感觉了,她这要不开车,就是直接承认她输了啊,可是她不是不能开吗。

    “没有太太抱着睡,晚上睡不好”,顾澈倒是直言不讳地看着乔依然讲,“我要补眠。”

    乔依然嫌弃地看了他一眼,就知道他那点睡觉的破习惯一时半会估计改不了,每晚就算不跟她发生实质的行为,但是一定会在她身上造次很久才消停,“那你今晚想不想有太太抱着睡?”

    那语气,简直就像是狼外婆在哄骗小白兔一样。

    “想”,顾澈勾起嘴角看着那双黑乎乎的眼睛上下转悠着,他的小妻子就快要有大动作了,“我不接受不战而败。”

    讨厌?

    臭顾澈,真该继续晾着他才好。

    可是她又不得不直面现实的问题,一本正经跟顾澈讲着道理,“不是我不会开,也不是我不接受你对我开车的考验,而是我驾照压根没戴在身上啊,不带驾照开车可是犯法的啊,我要是坐牢了,该怎么办啊。万一我被判了重刑,坐个十几二十年的牢,才放我出来,到时候你都生不了宝宝了。”

    这个小东西,还真是有够爱联想的,“男人八十还能生,二十年后你也才四十二,照样能给我生孩子”,顾澈轻描淡写地说着,“你这破驾照是买的吧,无证驾驶什么时候改成这么重的刑了。”

    唉声叹气的乔依然很想骂他两句,干嘛要这么聪明,她耷拉着头看着方向盘的时候,“咻”地一声就被一个小小的东西砸到了头,她捂着头,抱怨着,“你干嘛要砸我,家暴是犯法的,你知不知道?”

    同时,她的眼光就去追寻那凶器了,原来是她驾驶证。

    “不知道我脸上的手指印警察会怎么认定家暴的等级”,他意味深长地看着乔依然。

    乔依然干笑着低下头翻着那驾照,“嘿嘿,现在可以考试开始了”,确认无误那是她的驾驶证之后就乐颠颠把驾驶证抚平以后放在了车子储物柜里。

    是个细心的男人嘛,记性再差一点就是个完美男人了!

    她双手握着方向盘的时候,余光偷偷瞟到了顾澈也正在看她,这种感觉是她要的浪漫,不错!

    “顾先生,请你把安全带给系上哦,我们马上要出发啦”,乔依然双手握紧方向盘,扭着头看着顾澈说,这下可以光明正大来看一看这个帅气又矜贵的男人。

    “手疼”,顾澈把手枕在脑袋后面,似笑非笑看着她。

    哈?

    怎么会手疼?

    乔依然双手立刻就从方向盘上撤离了,她解开了她自己的安全带,歪着身子,凑到了顾澈身边,关切地问,“手怎么啦?是扭到了吗?你快别用头压着手啦。”

    说完,她就把顾澈的手从他脑袋下给拉出来了。

    “早上被打的疼”,顾澈的双手被她拉下来后,就放到了乔依然的背后,不紧不松地搂着她的腰。

    早上打他,的却是她不对,可是谁让他一而再再而三说她没脑子的。

    乔依然反手,就想把顾澈的手给撇开,却不料,手被他给反剪住了,薄唇就那么贴在她红润的唇上。

    “唔,讨厌”,乔依然撇开了头,着急地看着路上,虽然现在路上的车不多,可是被人看到这车里的景象,尤其是他座椅几乎调成了平行了,外人看到一定会以为他俩在车一震呢。

    她的唇躲掉了他的吻,可他正狂热地吻着她耳垂,那温热的气息喷洒在那耳后根的触感,让她心神恍惚,心跳不已。

    “晚上回家啦”,乔依然还有一只手是自由的,她拍了拍顾澈的肩膀,“你信不信我还扇你,让你脸上两边的巴掌对称。”

    那么有威胁性的话,硬是被她说得软绵绵了,顾澈垂眸看了看她惊恐不安的样子,又咬了她耳垂一口,他才松开了她的手,握起她的右手问,“小傻子,还疼吗?还能开车吗?”

    她的手刚刚才做过spa,所以还是香喷喷的,顾澈拿在手里好好看了一遍,又吻了吻她的手,那虔诚的样子,一时之间让乔依然觉得顾澈是不是有病,“我打了你,你还问我手疼不疼,你是不是才是没脑子啊,亏你有脸总说我没有脑子。”

    “只要你开心,你说我没有脑子,我就没有”,不是什么情话,可就是让乔依然很舒坦,她摸着他被扇的那张脸,笑着说,“知道我的厉害了吧,以后再说我没脑子,就这样家法伺候。”

    她轻轻摸着他的脸,算他识相,涂了她带过去的遮瑕膏,要不然必须得家法伺候他直到听话为止了。

    “么么”,乔依然捧着他的脸,轻轻在他薄唇上啄了一口,“差点忘记感谢你包场请我做spa。”

    刚才做spa的时候,蔡媛媛可是一直对sara声明她是拍桌子了,要sara给她好好护理手,她的手只在打完顾澈之后的时候才疼,后来过了一个小时就好了不少,又做了spa后,就完全没有一点不舒服的感觉。

    “值!”做个spa%2c她就想通了,顾澈觉得特别开心,“依然,照片的事,我”

    “我相信你,”乔依然望着他,发自肺腑地说,“每个人都有过去是不是,你们毕竟曾经相爱过,你心里不可能一点都没有她的印记,我,还是我太小气了。”

    这个小白眼讲道理的时候,却又懂事的让人心疼,“不是的,依然,她不是”

    “以后不要再跟她经常见面好吗?如果不小心见到也不要再对她笑好不好,如果你不是对她笑,我也不会生气的,你只许对我一个女人笑,知道了吗?”这个要求虽然有点过分,可这是她的真实想法。

    可是他难道不是应该很配合地点头说好吗,为什么他眼眸里了却是那么犹豫,也不回答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