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花样索吻-私人婚-赛车比赛游戏网
私人婚

第50章 花样索吻

    “嗯。”乔依然仍旧闭着眼,没过脑子地应了一声,但她马上又后悔了,她想把她偷翻手机的事掩盖住。

    毕竟鸭子先生就是拿着视频威胁她的,如果他知道她要删视频,指不定又要如何对付她了。

    乔依然很刻意地转移着话题,“这一分钟都没有,你怎么就洗完澡,你是不是没洗干净,要不要进去再洗洗。”

    “呼呼”,男人朝乔依然的眼睛吹了吹,望着乔依然那一眼就能望到底的清亮眸子说,“密码可以告诉你。”

    他松开了乔依然的下巴,乔依然半信半疑地望着男人,又蹲下身捡起了手机,问:“你真的会告诉我密码?”

    站在衣橱前的男人,他点了点他的脸颊,他未干的发丝上的水珠顺着他如刀刻的五官往下流,乔依然以为是男人要她为他把头发吹干。

    等她把男人的头发吹干之后,望着男人问,“这下可以告诉我密码了吧。”

    男人望着满怀期待的女人,又点了点脸颊,乔依然不解了,“不是吹干了吗?”

    这个死女人怎么就一点都不懂风情,他要对着外面的女人点点脸颊,哪个女人不会扑向他,卖弄着她们的风情,唯独只有这个女人——他的小妻子,会傻乎乎地不知道。

    “吻我。”这两个字他实在不想说出口,从来都是女人围着他,他又何尝会找女人开口索吻。

    但要乔依然这个笨女人领会他的意思,他也只好点了点乔依然的唇,又点了点他的脸颊。

    男人粗粝的手指触碰到乔依然红润嘴唇上时,乔依然的心砰砰直跳,她双颊瞬间就红了起来,“这是什么意思。”

    她按图索骥地用手指点了点她自己的唇,又指了指男人的脸颊,像是有些不敢相信,疑惑地问,“你要我吻你?”

    只见男人似笑非笑望着她点了点头,乔依然皱眉立马嘟囔着,“我不。”

    “我不能在我老公的公寓里吻你,那是对他的不尊重。”望着手里那需要密码才能解开的手机,乔依然为难了。

    如果不删除视频,万一顾澈看见了,她就很被动了,对顾澈也是一种伤害,他那么高高在上的dl集团总裁,居然就被新婚妻子带了绿帽。

    死女人,亲你老公一口能死。他慢慢悠朝乔依然伸出手要手机。

    手机,不能给他,乔依然着急地问,“可不可以把密码告诉我。”

    “拿出你的诚意来。”男人慵懒地说着,他实在很享受看着捉弄他小妻子的乐趣,再次点了点他的脸颊。

    乔依然抿了抿唇,在心里挣扎了好久,她心底那不可逾越的道德底线让她不能去吻。可那天那种视频被顾澈看见了,她一定不会有好日子过得,她手指甲深深地陷进了手心。

    这个该死的鸭子先生,一定要尽快摆脱他的威胁,视频一定要尽早删掉。

    在国外,人们见面不都是贴面吻吗?

    乔依然安慰着自己,就当跟一个外国友人会面了。

    可当后来,她看到鸭子先生真的与外国友人贴面吻的时候,她却吃了好大一壶醋。

    乔依然像是要去上战场一般,下了很大的决心,踮起脚,仰着脖子去吻男人的脸颊。

    尝过女人红唇味道的男人岂会满足一个脸颊吻呢?当女人颤颤巍巍噘着嘴,准备在他脸颊上覆上一吻的时候,男人大弧度的歪了一下头,使女人娇艳的红唇落在了他的薄唇上。

    跟乔依然已经接吻过好几次了,但每次都是男人主动,这次她主动吻他,让男人心里只觉得痒痒的,身体瞬间就被女人点燃了,他很想继续这个火热的吻,想更近一部,可想到女人今天不方便,他果断地结束了这个吻。

    “你无奈。”乔依然“呸呸”地往外吐着唾沫,又不停地用手擦拭着嘴巴,像是她刚刚亲了什么脏东西一样。

    “654789”,薄唇轻启,意味深长看着乔依然焦急地翻阅着他的手机,如果乔依然够聪明或是够敏锐,点进去他的信息里面就会看到她给顾澈发的信息。

    如果被这女人知道他就是顾澈,这个笨女人会怎么样呢?会高兴得再吻他两口,还是会撅起嘴巴生气地拎着包跑掉。

    女人低着头看着视频文件夹里,压根就没有什么他们的亲密视频,她慌了,“你是不是存在别的地方了?”一定是这样的,鸭子先生如此没有诚信的男人,怎么可能会这么好给她删视频的机会。

    “没。”给你机会认老公,居然都不翻翻手机其他地方,男人收起手机,往门外走,乔依然不依不饶地跟在后面,“你这人太过分了,又骗我,你的诚信就这么不值钱吗?”

    在男人快要开门走掉的时候,乔依然单薄的身子挡住了门,“交出来,把视频交出来。”

    男人点了点他好看的下巴,注视着乔依然,“白天不是有人说,已经跟他老公坦白了,不再害怕这些视频了。”

    被人揭穿的感觉实在是太糟糕了,乔依然眨了眨眼睛,抬头对上男人那深邃不见底的眸光,她从他瞳孔里看到了她害怕的模样,她清了清嗓子,呵斥着,“我老公不介意,但是我不能助长你这种歪风邪气。”

    果真是老师,讲起道理一套套的。

    男人朝乔依然勾了勾手指头,乔依然并没有朝他靠近,男人弯腰在女人耳边淡淡说着,“场景重复一下,你就知道我有没有手录视频了。”

    说完,男人的眸光落在了女人那对丰腴的柔软上。

    “你无耻,快滚吧。我再也不想见到你这个无耻的鸭子先生了。”乔依然脸上的毛细血管都快爆炸了,她把男人推出家门,“砰”地一声,愤怒地关上了门。

    一直到她脸上的温度逐渐降下来的时候,她才能正常思考,鸭子先生说的是不是真的?他究竟拍没拍视频?还是已经把视频转移走了?

    她脸红心跳地回忆起了今晚在厨房两人亲热的瞬间,鸭子先生的手的确很不安分,不是捧着她的脸,就是摸她的柔软,而且今晚他还不停揉她腰,似乎真的就没有空档去拍。

    太羞涩了,居然住在老公给买地公寓里想着跟别的男人亲热的画面,乔依然你真的没救了,你这种女人在古代一定会被浸猪笼的。

    那日得知鸭子先生后背受伤的那天,他俩亲密的时候是被电话吵断了,乔依然抱着脑袋想,当时鸭子先生的手机都是平躺在桌上的,他压根就没用手机拍,会不会有其他设备……

    一阵短信音打断了她的思路,“别遗憾没有视频版,以后有的是机会实战。洗衣服前,把支票薄和几张名片给我拿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