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0章 浪漫的厚度-私人婚-赛车比赛游戏网
私人婚

第530章 浪漫的厚度

    第530章

    在别人眼里眼红的dl股份还有海边城的股份,到了乔依然这里就只是很普通的几张纸而已了。

    处理好各种合约后,日子已经到了十一月十五号了,离顾澈的生日只有五天的日子了。

    这天,顾澈带着沈博文来到了海边的别墅。

    车子是直接开到了别墅主屋门前,沈博文下车的时候,瞅着硕大的花园还有海景,忍不住拍了拍顾澈的胸膛。

    “哄女人果真还是得靠钱啊!所谓的浪漫就是看钱堆起来的高度,难怪我还打着光棍的。”

    顾澈把他的手甩到一边,鄙视了他一眼,“肤浅的人压根就看不出来用心的成分。”

    “是,是,是,我肤浅”,沈博文装作小女人壮想往顾澈怀里钻,却被顾澈扔一边去了,“顾澈哥哥,你能告诉我,乔依然那小丫头是怎么俘获你这颗冰冷的心吗?”

    “话真多!”顾澈懒得理他,直接转身就要朝别墅里面走。

    那小丫头是怎么走进他的心的,好像一时半会又说不上来,就是认定了她,眼里和心里就进不去别的女人了。

    没有什么原因,只因为她是乔依然,是注定是他的老婆。

    想到推开这扇门就会看到那个纤细的身影,顾澈觉得今天白天的疲倦都烟消云散了。

    他的嘴角也忍不住勾起了一丝弧度。

    认识顾澈这么多年的沈博文,这是他第一次临近顾澈生日时候,见到顾澈心情这么轻松了。

    见到好兄弟心情大好,沈博文想着今年是因为多个乔依然的关系吧。

    卸下心防的沈博文,拍着顾澈的后背问,“阿澈,今年阿姨已经走了15年,我们到时候一起去看看阿姨,大家一起聚聚。毕竟阿姨对我们也挺好的。”

    提到妈妈,顾澈心下一凉。

    一年中他最难熬的日子终于还是来了,他方才轻松的心情顿时就复杂了起来。

    人大抵都是这样,对待曾经做错的事情有悔悟之心,也有着躲避之心。

    “嗯”,如果时间重回到15年前,他一定不会做出那么愚蠢的事,“已经安排的差不多了。到时候你们直接去就好。“

    他凝了凝别墅的大门,隔着大门他沉思了一会,“不要邀请郑子珺,也不要高度高雅澜。”

    郑子珺的亲生妈妈和顾澈妈妈事同学,在他妈妈生前的时候,两边的母亲就经常来往,顾母也很喜欢郑子珺。

    这时,别墅听到顾澈车子进别墅院子的声音了,却迟迟不见顾澈进门,她心焦地跑着打开了别墅的大门。

    “她会那么小气吗?毕竟阿姨”沈博文话还没说完,就看到了别墅里透出来的光,还有系着围裙的乔依然。

    顾澈冷了一眼沈博文,他就立刻闭嘴了,转而笑意盈盈看着乔依然,“嫂子,我来你们家蹭饭来了。”

    “沈律师,欢迎欢迎,早知道今天是你来,我就让云姨做晚餐了,待会不好吃,就少吃点,让阿澈带你再去吃好吃的”,乔依然赶紧把头上的沾满油烟的帽子给摘下来,又缕了缕乱掉的头发。

    正当沈博文打算寒暄回答乔依然的时候,顾澈柔和地瞄着乔依然,那轻柔的语气生怕吓到了乔依然一样,声音即轻又有着男性独有的磁性,“他又不是客人,不需要紧张。”

    “我怎么就不是客人啦,我可是给嫂子带礼物了”,沈博文拍了拍他沉重的公事包。

    乔依然把正准备进家门的顾澈往后推了推,“过门就是客啊,让客人先进来。”

    那太过于懂礼节的样子让顾澈心里小小的吃味了一下,这个小东西视线范围内不应该全部是她这个老公吗。

    进了别墅,乔依然带着沈博文去客厅坐下后,热情问着,“沈律师想喝什么,茶还是咖啡?”

    硕大如宫殿一样的别墅里,竟然看不到一个保姆,沈博文打趣着乔依然,“你老公这么刻薄你,家里连个保姆也没有,就让你成天在家当保姆打扫卫生做清洁。”

    “呵呵”,乔依然看着顾澈,开心地说,“沈律师,这叫节约,已婚男人都这样,你结婚后也会如此节约的。如果你好奇我们家小保姆长得有多迷人,就趁着顾澈不在的时候来找我就能见上了。”

    这其中的原因沈博文懂,不见得乔依然也懂那最基础的原因,“改天我们约时间,我来这海边别墅跟嫂子你聊聊人生。”

    这个沈博文今天真是越看越不顺眼了,不知道朋友妻要远离吗?

    感受某个男人冷然的注视后,沈博文干咳了两声,乔依然立马反应了过来,“我马上送茶过来。”

    “这已婚男人的心眼也小”,沈博文瞅着乔依然进了厨房的身影,小声嘀咕着。

    “你自便”,顾澈剐了他一眼,就起身去了厨房。

    “咦,老公,你怎么不陪沈律师说会话”,乔依然正垫着脚在壁柜里拿着昝新的茶具。

    搬来新家后,家里还没有正式接待过客人,这些好看又高档的茶具还没使用过。

    “我只想跟你说话”,顾澈轻而易举地就拿到了乔依然想要的那套茶具,他故意把茶具又举高了一点,扬着左脸给乔依然。

    “幼稚,赶紧给我啦,让沈律师看见了,我看你这张老脸往哪里放”,乔依然踮起脚就想去够那套茶具。

    可是她的腰被顾澈的长臂给挽住了,那巨大的力道扯着她上跳不了。

    白了顾澈一眼,乔依然不情不愿地啄了他脸颊一口,没好气地抱怨着,“你也不嫌腻。”

    “怎么都不会腻”,顾澈搂着乔依然的腰,他闭着眼下巴靠在她肩上,嗅着她身上的香味。

    她正在弯腰洗着茶具,用胳膊肘顶了顶顾澈,“我腻了,你赶紧去客厅陪沈律师。”

    这句话才说完,那薄唇就狠狠覆上了她柔软的唇,直到感受到女人不安的情绪正大幅度扩散的时候,他才放过她,还留给她一记“你要再胡说八道我就继续吻你”的教训眼神。

    “怎么没看见云姨和媛媛?”

    “云姨去跟倩倩打麻将了,媛媛回公司开会了”,乔依然瞪了他一眼,还是一一回答着。

    顾澈搂着她腰,又毫无预兆地拍了拍她肚子,急的乔依然恨不得转身给他一巴掌。

    “拍什么拍,万一把我拍坏了怎么办”,赶紧到他生日吧,他这没轻没重的手千万别把宝宝拍坏了。

    乔依然望着她自己的腹部,在心里跟肚子里的宝宝说着,“宝宝,爸爸是喜欢你,他不是要打你。”

    “总算乖乖吃饭长了点肉”,顾澈又一一摸了摸她后背个胳膊上的肉感叹着。

    “那可不,我每天吃那么多,吃了就睡,不长肉才怪”,乔依然最近发现她很嗜睡了,而且体力也不如以前了。

    今天做一个订单,可是中途坐在椅子上休息了三次。

    “最近没蛋糕订单吗?”顾澈帮她倒着烧开的水,又泡起了茶。

    “一天就几个而已,不多,空闲时间还是挺多的”,乔依然正想端着茶出去的时候,那两杯茶就被顾澈端走了。

    沈博文不在客厅里,而是好奇地在乔依然的蛋糕操作间里。

    当他看到乔依然和顾澈出来的时候,冷不丁对乔依然说了句,“她和他都会喜欢这个蛋糕的。”

    “你又不知道我客户是谁?怎么知道他们会喜欢?”乔依然不解了。

    看着顾澈那让他不要再说话的眼神,沈博文耸了耸肩,“这就叫超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