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8章 救命,他们绑架我-私人婚-赛车比赛游戏网
私人婚

第538章 救命,他们绑架我

    “依然”,顾澈才唤了她一声,电话那边就断掉了电话。

    再打过去就是您拨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了。

    顾澈只好给阿壮打电话了,“让太太接电话。”

    他的语气有些急促,更多的是那种潜在的怒火。

    阿壮以为顾总是因为太太突然挂电话又吵架了,“顾总,太太的手机是没电了,我马上把电话交给太太。”

    “太太,顾总电话”,阿壮期待地望着乔依然。

    那边的顾总已经很生气了,他们可是比顾总要求出发的时间已经晚了很久了。

    顾总又是最讨厌人迟到的。

    “我不想接,你让他来,只要他来就好”,乔依然心里很没底气说着。

    高雅澜那挑衅地语气说顾澈现在去找她的话还犹如在耳,高雅澜还拍了她家的沙发上的那套男款西装给他。

    那套西装就是乔依然早上给顾澈挑选的。

    因为今天是顾澈的生日,她特意给顾澈选了件米色的西装,一改他往日的死气沉沉的黑色。

    如果顾澈而只是一般的上班族,她倒是不会怀疑那件衣服一定是顾澈的,可顾澈的衣服偏偏全都是限量款,或是高级定制款。

    会重复的概率几乎为0。

    他究竟去高雅澜哪里干嘛了还非得脱掉了身上的衣服。

    不愿意相信他会背叛她,但是她一定要等到他。

    把乔依然的话转述给顾澈,语气清冷的顾澈顿了顿,心里感叹着,这个小东西的倔劲又犯了,同时他也恨他自己一直没能跟乔依然坦白。

    他犹豫了一下,冰冷地对着阿壮说,“你跟太太说,今天我是不会去民政局的。你们想办法把太太尽快弄过来。”

    “顾总,万一太太要是不配合呢?”虽然阿壮不懂他的老板和太太之间的事,但他还是要把工作细节沟通清楚。

    要知道,顾总可是下过死命令,男保镖不得碰太太。

    看着已经等到不耐烦的舅舅们,还有不停皱眉带着催促眼光看着他的爷爷,顾澈抿唇,艰难吐出,“把她塞车里带过来。”

    “是”,阿壮挂上电话,就完全把顾澈的话全部转述给乔依然了。

    顷刻间,乔依然那豆大的泪滴就不争气地往下掉落了。

    与此同时,她脑海里高雅澜发的一张照片,那上面就有她光着胳膊抱着一个男人躺在床上。

    “不会来民政局,他为什么会不来,为什么”,乔依然双手握拳把头深深埋进了膝盖里。

    顾澈,你个骗子,为什么要骗我。

    你不是那么着急要领证的吗?

    你不是最期待这一天吗?

    我跟肚子里的孩子,你难道不要了吗?

    为什么不来,还跟高雅澜

    “呜呜”望着乔依然哭得泣不成声,阿壮犹豫了一小会,还是不得不上前扛起了她,“太太,我们走吧。”

    “不,不,我不走”,乔依然的头朝下,那眼泪更是肆无忌惮地往下掉落着,她狠狠捶着阿壮的脑袋,“我不走,不走,我要等他来。”

    “救命,刘阿姨救命,我不要走”,乔依然呼救着,“救命,他们是坏人,坏人。”

    “小张赶紧通知保安,我去报警,还有没有王法了,竟然公众场合敢绑架。”刘阿姨握着手机就跑到了阿壮的面前了。

    十五分钟后,阿壮和乔依然一行人坐在民政局附近的警局里。

    “警察同志,这真是我们家先生的太太,我们是认识的”,阿壮着急地看着手表,希望赶紧结束这一切。

    扑在刘阿姨怀里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乔依然,对着警察摇着头,“我不认识他。他是坏人,要绑架我。”

    激动的刘阿姨拍着桌子骂着,“就这几个大男人,一直鬼鬼祟祟盯着这个姑娘看,警察同志,您再好好审审他们,我怀疑他们就是贩卖妇女的组织。”

    阿壮只觉得眼前飞过了一大片的黑乌鸦,他哀怨地闭着眼睛,不停擦着额头的汗。

    一群黑衣壮硕的男人围着一个大喊“救命”的年轻女人,警察不得不引起了重视。

    “把你们先生叫过来,一切就真相大白了,警察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值班的民警们全是清一色的男人。

    出于警察和男人的正义感,他们对阿壮那一行人都加强了防备。

    正在墓地眼巴巴等着自己小妻子来的顾澈,没等到人,却等到了阿壮进了警局的电话。

    “废物!”顾澈愤怒地低吼完这两个字,就挂断了。

    再等下去,只会让长辈们对乔依然越来越有看法了,他犹豫了一会便对外婆说,为难地说,“我还是没办法跟依然说出当年的事,我们开始祭拜吧。我没办法跟她说,是我害死了我妈妈。”

    围在一边的数落着乔依然不懂事的长辈们,看着顾澈那清冷又伤感的样子,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了。

    他们有微词,也只敢放在心里了,这个侄子,他们也是真心希望他能放下过去,别再折磨他自己,好好生活下去的。

    “阿澈,你有空再带依然来看看大姐,大姐为人那么善良,她不会怪依然的”,大舅率先发话了,“妈,你看我说的对吗。”

    “对,我们祭拜我们的,改天阿澈你们小两口再来看你妈。”宁老夫人对这个外孙媳妇的那股子埋怨,也消失了一半。

    自尊心极强的顾澈,这么多年,他心中的痛苦,从来不曾跟人提及过。

    越是自责,越是无法说出口。

    顾思楷觉得事情真相应该不会这样,但他不好再外人面前发作。

    方睿霖这些朋友们在一旁沉默着,这下他总算放心了,他多怕顾澈会枉顾他妈妈的忌日跑去跟乔依然领证,还好今天机场和原料厂协调的成功。

    祭拜结束后,顾澈那黯淡的眸色也被夜色挡住了,他心里那块对他妈妈的悔恨,并没有随着时间推移而消散。

    他跪在他妈妈的墓前,头深深埋在胸前,他声音冷冰冰的,“你们先走,我想一个人待会。”

    “孩子,你早点回去”,云姨搀扶着宁老太太,感伤地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