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笨拙-私人婚-赛车比赛游戏网
私人婚

第57章 笨拙

    傻乎乎的女人吃醋了?

    男人不以为意看着闷闷不乐的乔依然。

    赵馨茹身材更为火辣更有女人味会打扮,举手投足之间尽是女人的妩媚与诱惑。

    她早已习惯被其他女人当作情敌了,可被自己闺蜜当作情敌她心里很不爽,她赵馨茹才不会干这种挖墙脚见不得人的事。

    但谅在乔依然是第一次谈恋爱,难免更为在乎男朋友,赵馨茹苦涩一笑,“跟你在酒店开的玩笑,你当真啦?”

    酒店说的那些话?乔依然的眼珠子在杏眸里转了一圈后,立马反应了过来,刻意避开了对面男人的视线,“不是你想的那样。”

    “真的不是?”往日里一眼就能看穿的乔依然现在有点让赵馨茹不明白了。

    乔依然闷闷不乐地摇头,她要说出鸭子先生不能喝酒的原因,那样赵馨茹就更会拿他们俩的关系做文章了,可不说依照赵馨茹的个性,她一定会不停跟鸭子先生喝个过瘾。

    “男人好不好,还得看酒品。”

    改天考验行不行?为什么一定要今天,乔依然抿了抿唇,直愣愣望着对面的男人,欲言又止了几番,才别扭地挤出一句,“伤口还没好,就不要喝这种又冰又凉的酒了。”

    哦,原来是他的小妻子在关心她,男人脸上依旧没有表情,举起了酒杯朝赵馨茹敬了酒,“美女敬的酒……”

    “你这人怎么就这么不听劝,你后背留疤了,以后还怎么赚钱。”乔依然的声音是越说越小,最后小到她自己都差点都听不见了。

    后背留疤跟赚钱扯上了关系,这言外之意随便想想也知道是什么意思了,男人黑线,他这个不定时犯傻的小妻子还……真是够关心他的。

    他不悦地睨了一眼乔依然,盛满酒的瓷酒杯在他骨节分明的手里转了个圈,他冷冷地叫了一声,“乔依然……”

    “我知道,我们之间的控制权在你,我不该命令你,”乔依然头头是道分析着,真诚地看着男人,认真地说着“我不是想赖账不对你负责任,只是喝酒真的会对伤口恢复不好。”

    “墨镜呢,我的墨镜呢,欺负我这单身狗啊。秀恩爱,小心那啥快。”赵馨茹吃完最后一口,拎上包,朝着乔依然不怀好意笑了笑,“依然妃子,本宫今天不需要你侍寝,你自便。”

    “宁先生,等你方便的时候,我们好好喝上一场。”说完,赵欣茹就只留给他俩一个背影了。

    包厢里只剩两人的时候,乔依然有点坐立不安,她为难地看了看男人,“你生气了?”

    “乔依然。”男人淡淡地喊了一声,幽深的眸光落在乔依然的小脸上。

    女人的脸红扑扑的,不知道是喝了酒的原因,还是害羞了。

    他生气了吗?他是什么意思啊?他眼里那看不懂的东西是什么,她真的好想知道。

    “嗯。”乔依然打起了十二分精神坐好了,抬头望着男人,可是她的头好晕,脑袋歪在了脖子上,歪着脸望着男人。

    这个男人不仅声音醇厚好听,而且五官也更是出众,犹如艺术家精雕细琢出来的一般,透着一股冷峻的刚硬和天生的矜贵,让人不敢轻易靠近,但却忍不住多看上几眼,如果这个男人是她的老公,那该有多好。

    “过来。”男人甚是满意自己的小妻子沉迷于他的美色。

    乔依然不好意思地收回了她花痴的视线,起身歪歪倒倒地朝对面的男人走了去,她可真是一点酒量都没有,才喝了那么两小杯,就看不清路了。

    当她才重心不稳地站在男人身边的时候,男人长臂轻而易举地搂着她的腰,她便坠入了熟悉的怀抱里。

    她害怕地用双手攀着男人的脖子,躲闪着男人灼灼的眸光,“你……你想干嘛?”

    或是她内心的期盼,又或是她的害羞,她闭上了双眼,浓密纤细的睫毛落下了浓重的倒影,下巴和嘴唇却不由自主地朝男人脸颊贴近了。

    女人的心跳声“扑腾扑腾”地跳地完全不受她控制,当男人鼻息间的温热在她脸颊游走的时候,她攀在男人脖子后面的手插进了男人硬硬的短发里。

    “你很怕我?”男人宛如大提琴般的声音在女人的额头处响起,男人修长的手指轻轻抚了抚女人额头上的碎发。

    俗语说额头碎发多的女人命苦,他觉得并不绝对,他的女人跟了他又怎么会命苦。

    没有预期中的亲吻,乔依然的心不再那么剧烈地跳动了,也有些失落,她缓缓睁开眼,轻声回答,“嗯。尤其是你冷冰冰看着我的时候,我就特别害怕,就在脑海里回忆着我是不哪里做错了,惹你生气了。”

    她眼底里有失落,有害怕,还有最令男人满意的爱慕情绪。

    “望着我。”男人用一只大手托着乔依然的后脑勺,另一只手捏着女人的下巴。

    女人照做,她的心跳声“扑通扑通”地像要跳出来一般。

    两人之间的距离,可以用毫米来形容了,但是男人就那么定定地看着满脸绯红的女人。

    “鸭子先生……”女人咬了咬下嘴唇,她想问他为什么看着她不说话,可她樱桃小嘴却被堵上了。

    她静静地闭上了双眼,眼角微微上翘,她发觉她已经不再排斥跟鸭子先生接吻了,甚至还很喜欢被鸭子先生抱在怀里的感觉,这种时候总让她觉得特别安心,很想长期拥有。

    今天怀里的女人比以往都要安静许多,那充满诱惑的红唇也不再躲他了,甚至还会笨拙地回吻他。

    乔依然被男人吻得晕头转向的,很快就像一摊泥一样瘫软在男人怀里。

    两人吻得难舍难分,一直到男人手机响了起来,才结束这个吻。

    男人搂着她,把她送回了赵馨茹的所住的房间。

    “哎呦喂,都肿成了香肠嘴了”,赵馨茹原本躺在沙发上敷着面膜看着时尚杂志,只是余光瞥了一眼满脸红润的乔依然捂着心口进了门,她就按捺不住了。

    “你俩该不会血战了吧?”

    乔依然懵懂地摇了摇头,问,“什么叫血战?”

    “嗯,就是你俩是不是在包厢里干坏事了,叠罗汉了?”赵馨茹白了乔依然一眼,“没出息的东西,被个男人迷得神魂颠倒的,经期做那事容易得病。”

    “只是接吻也会得病吗?”乔依然舔了舔微肿的下嘴唇,不解地问。

    “不会。”真是个小白痴,赵馨茹松了口气又坏笑地问乔依然,“你们家宁先生身材看起来不错哦,鼻子高挺,活儿是不是干得很好,一晚上能七次吗?”

    落荒而逃的乔依然把手上的抱枕朝赵馨茹砸了去,就去了洗手间,她的脸太滚烫了,如果不给脸及时降温她真怕会燃烧起来。

    不一会,赵馨茹死劲地敲击着洗手间的门,“乔依然,你的情郎约你在酒店大门口的红绿灯处见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