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1章 婚车爆炸-私人婚-赛车比赛游戏网
私人婚

第611章 婚车爆炸

    这一声“爸爸”,让陆松仁的心狠狠触动了,他看着怀里那个哭到快要晕过去的女儿,头也没抬,命令着阿黄,“我们走。”

    他一声令下,阿黄立刻就调转了车头,笔直地朝着目的地驶了去。

    乔依然倒在陆松仁怀里快哭到岔气了,“求求你,不要伤害阿澈,我不要我的孩子没有爸爸,不要。呜呜”

    就算是分开,她也要他健康快乐的活着,希望他能尽快望了她,好好跟别的女人相爱,生属于他们的孩子。

    那样她的遗憾就会少了很多。

    分开是伤心的,至少这辈子他不用对着矛盾的她了。

    “依然,马上就到家了,家里有你喜欢吃的东西,你妈妈也在那里等你”,陆松仁微笑着捂着乔依然的耳朵说着。

    不对劲,很不对劲,乔依然敏感地捕捉到了陆松仁余光一直盯着前座的后视镜。

    好端端的为什么要捂她耳朵,她挣扎地往车后看,又被陆松仁捂住了眼睛,但车外那巨大的“轰轰轰”声,让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阿澈,阿澈,是不是他出事了?”乔依然几番欲挣扎去看顾澈究竟怎么样了。

    然而,在她能自如回头望后面的时候,只看到了那辆劳斯莱斯的婚车,有半边车身已经悬空了。

    “为什么你就是不肯放过阿澈,他是无辜的,害你的人是他爷爷,你为什么要报复阿澈,为什么?冤有头债有主,陆松仁,你不是人”,乔依然骂着骂着,只觉得肚子已经疼到她受不了的地步了,她紧紧抓着陆松仁的手,“孩子,孩子。”

    那惨白的脸,毫无血色,那空洞的眼睛也慢慢闭上晕了过去。

    顾澈那边,阿黄放弃了撞他,加速远走之后,陆松仁的手下直接狠狠朝他车屁股撞了过去,顾澈反应迅速才稍稍偏离了石墩,可他才开走不到两米,又被撞到了,这次是被对向车辆的车撞到了车头。

    整个车窗都碎了,为了不被碎玻璃屑子砸进眼睛,顾澈闭着眼低下了头。

    “哐”地一声,一股车后的力量推着他又往前面猛撞了过去,顾澈条件反射地踩下了刹车,而车后那股巨大想要置他于死地的力量,撞翻了劳斯莱斯的婚车。

    “咳咳”,油箱已经泄露了,熏得顾澈嗓子很痒,车子失去重心狠狠翻到在地上了,还滑行了好远。

    撞他的那辆车,直接开到了他身边,顾澈看清楚了那个人,正是阿奎,“去死吧你,结婚纪念日变忌日,哈哈,顾家大少,我给你几秒钟来给你跟这个世界道别。”

    单手开着车的阿奎对着那汽油快要流过去的方向,点了一根烟,阴着眼睛,甩了三个打火机,“要怪就怪你是顾家的人。”

    “要我死,做梦去吧”,顾澈声嘶力竭吼了出来,他冷静地车窗外爬着,那汽油已经接触了第一个打火机,已经小范围的着火了。

    几秒后,一阵震耳欲聋的“嘭嘭嘭嘭嘭”的爆炸声,一直回响在半空中,方圆几里都已经是黑烟漫步了。

    劳斯莱斯的整体已被全部燃烧了起来,赶来的顾家保镖,握着拳头敲打着身边能敲打的地方。

    “大少爷,大少爷”,豹叔几乎是从车上跪下来的。

    “阿澈,阿澈,我的儿啊”,顾海峰满目泪光一步步艰难地前行着,他的腿都在发抖,“老天爷,有什么报应你报给我就好了,为什么要爆在我的儿子身上。”

    “爸,别过去,小心会再次爆炸”,顾谦死死拽着他爸爸的胳膊,“我不会让大哥就这么惨死的,我一定会报仇的。”无论是谁,只要害了他大哥,他就算拼上性命也要报仇。

    保镖们从车上拿着灭火器忍着黑烟对着那已经被烤糊的劳斯莱斯喷洒着。

    “对不起,对不起,我们来迟了”,一个个彪形大汉纷纷都忍不住落下了男儿泪。

    坐在车里,握着拐杖,颤抖着手下不了车的顾思楷,握紧了拳头,闭着眼,狠狠咬着牙关,“不会的,算命的都说阿澈是帝王命,他不会就这么死的。”

    要不是这孩子心软,早弄死了陆松仁,他也不会遭遇此事了。

    “大哥,大哥,我是阿谦,你在哪里,你一定没死,是不是,我不相信你死了”,顾谦不让自己爸爸靠近火源和爆炸源,可是他却希望见到奇迹,他希望顾澈只是昏倒了。

    “二少爷,不要再靠近了,顾家只有你一个年轻人了”,豹叔跪在地上死死抱着顾谦的腿,“不要去,会爆炸的。”

    “我要去救我大哥,去救他,他一定没死,没死”,顾谦倔强地不让他自己掉下一滴泪来。

    大哥在小时候告诉过他,不许哭,若是被他看见,无论是什么原因都要揍他一顿的。

    突然,他就很想大哭,让顾澈好好再扁他一顿。

    “大哥!”顾谦的嘶吼声回响在半空中,豹叔抱着他的腿不让他往前,他偏要往前,就算被豹叔按在地上,他也要死劲地往前爬着。

    现场除了灭火器的声音,还有小火燃烧的声音,更多的是憋不住的哭泣声。

    尤其是跟在顾澈的保镖们,一个个哭红了眼,那哀泣的声音让憋住眼泪的人也忍不住哭了起来。

    蓦地,旁边杂草丛里出现了一个高大的男人,他跨过栏杆,拍着身上的灰尘,冷声道,“等了真的死了再哭。”

    “大少爷!”

    “顾总!”

    “大哥!”被松开了的顾谦,像个疯子一样,朝着浑身都是黑乎乎的顾澈狂奔了过去,就像小时候一样看到顾澈放学回家就像个袋鼠一样跳到了顾澈身上。

    “呜呜”顾谦再也绷不住了,哭得像个泪人一样,紧紧搂着顾澈的肩膀,“大哥,真好,你没死真好。”

    “咳咳”,顾谦因为太兴奋,压根就没注意到顾澈已经在吐血了,还是豹叔在一边扯着顾谦,“二少爷,大少爷八成是肋骨伤了。”

    顾澈只是淡淡地说着,“没事,只是被烟雾熏到了而已。”

    可他的话才说完,就整个人虚弱地倒在了顾谦怀里。

    作者题外话:刚写完这章,有些虐,果汁已经抹泪了好几次,希望大家不要难过太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