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想跟他走-私人婚-赛车比赛游戏网
私人婚

第65章 想跟他走

    “你先走吧。”乔依然左顾右盼地瞄了一圈,生怕被人看到她跟鸭子先生共同出现在大街上。

    男人没什么耐心,带着命令的口吻,那口气不容置疑,“上车”,女人在车外朝他皱了皱眉,逃一般地离开了。

    车里的气压顿时下降了不少,驾驶座上的唐浩宇只觉得他背后一阵发凉。

    蓦地,只听见车门一张一合的巨大声响,后座上的男人就出现在车外了。

    乔依然低着头往前跑着,她不想在大街跟鸭子先生被人撞见,就算她已经想跟他远走高飞,她也害怕被人看见。

    她跟他这种关系,注定是见不了光的。

    只是她越着急低头走,就越出岔子,不是撞到小朋友,就是踢到砖头了,现在似乎又撞上了一堵硬硬的墙。

    “做亏心事了?”醇厚低沉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

    他怎么就跟上来了?乔依然抬头,和男人四目相接的时候,男人眸底有着晦暗不明的寒光,明明是炎热的六月,她却感到有一股凉意侵袭着她,让她的脚迈不动不敢再跑了。

    “你怎么……就跟过来了?”乔依然惶恐不安地观察着周围的环境,尤其是对街那条渔具市场,她爸爸钓鱼认识的那些朋友经常在那边出没。

    女人闪烁的眼神,还有和他故意保持着的距离,让男人很不爽,她像是很怕被谁看到他们认识一样。

    刚刚跟郑彦那臭小子吃饭的时候不是笑得很开心吗?

    怎么见到他就一副鬼见愁的模样?

    这个小东西真是一秒不看牢,就不安分了,他伸手把女人捞进怀里,“想跑?”

    “你放开,别让人看见了。我爸爸,他可能就在对面。”乔依然嗫嚅道,她瞥着头,很怕男人会落下吻。

    她瞧见男人冷厉的眸光,语气很是恳求地说,“你先走,好不好,万一被顾澈的人看见,对你很不利?”

    蠢女人……是在关心他。

    “你赶快走,快走,我爸爸他们真的在对面。”乔依然掐着男人的腰,急的她双脚在原地跺了起来。

    有些事情顾澈还没弄清楚,暂时还不能让乔依然知道他的身份,更不能让乔志远揭露了他是谁。

    男人站在原地,眸光注视着对面那条街的乔志远,又凝了凝怀里的女人,这个又胆小又蠢的女人,应该只是那帮人的棋子罢了。

    “你倒是快走啊”,乔依然急得鼻梁上全是汗水,男人却故意不走,想再次试探一下乔依然,女人彻底怒了,“我爸要发现我跟顾澈以外的男人卿卿我我……”

    为等女人话说完,男人就走了,乔依然总算松了一口气,隔着马路叫了声,“爸爸。”

    乔志远很意外在街上遇见了女儿,他望了望四周,“是跟朋友在这里逛街吗?”

    生怕鸭子先生还没走远,乔依然拉着她爸爸东张西望的身子,撒娇,“爸爸,我想家了,我们回去好不好?”

    “好勒,回家爸爸给你做好吃的去”,乔志远掩饰不住满心的喜悦。

    周末的乔家,乔母和乔惜梦都不在家。

    “妈妈她又去打麻将了?”乔依然对她妈妈把麻将当事业的行为早已被迫接受了。

    空气中沉静了一会,乔志远才缓缓开口,神情有些忧伤,“你妈妈去你外公家了。”

    “外公肯认妈妈了?”外公,对乔依然来说是个很陌生又有点恐惧的存在。

    在乔依然十二岁的时候,她家境还是很殷实的,但因为乔志远连续几次投资失利,欠了不少外债,外公便开始不待见乔家人了,更别说帮衬了他们了,外公不想要个落魄的女婿,劝柳正荣离婚,否则就跟柳正荣断绝父女关系。

    柳正荣舍不得年幼的一双女儿和丈夫,就只好跟自己父亲断绝了父女关系,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内心苦闷的柳正荣染上了赌瘾。

    “爸,你不恨外公吗?”她还恨着那个是她外公的老人,待人温和的乔依然,对谁都可以笑得出来,唯独对她外公,她的心里只有恨,甚至只要听到外公这两个字,她心里都是怨恨万分的,手上也不由自主握紧了。

    乔志远予乔依然而言是这个世界上对她最重要的人,他不止给了乔依然出生的机会,还曾经用他的一条腿换回了乔依然的命。

    只是那件事之后,乔志远的腿便留下了病根,左边的腿比右边的腿要短两公分,走路的速度很慢,也不能运动。

    “你外公得了肺癌,医生说最多活三年。”

    人这一辈子,能成为一家人就是缘分,那些过往的怨恨乔志远也不愿再想起来了,“都过去了。”

    她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与她外公有任何交集了,没想到再次听到外公的消息却是外公得了重病,乔依然的心里很是复杂,有怨恨外公对乔志远当年的见死不救,也责怪外公曾经给了不少难堪给他爸爸,也感叹硬朗的外公怎么就得了肺癌。

    “外公,他现在怎么样了?”那么多年的恨意,也在得知外公命不久矣,已经不想再去计较了。

    乔志远凝了乔依然一眼,“很不乐观。你外公年纪大了,很多治疗不能做,你妈妈现在每天就守在医院。”

    “改天我也去看看外公。”乔依然心里很别扭,那些外公给爸爸的打击伤害,她真的很难不去计较。

    他们一家有10年没有与外公来往了,而且她的几个舅舅也当他们一家人是瘟疫,平时避之不及的,“爸爸,是因为外公生病了,他才愿意见我们吗?”

    乔志远摇头,注视着脸色苍白的乔依然,“是因为你嫁给了顾澈,你妈妈带着一大堆贵重礼物跑回娘家报喜。你舅舅才让你妈妈进门,这才得知的。”

    依旧是趋炎附势的外公和舅舅,知道她嫁入豪门了,立马态度就不一样了,“哦。”

    “依然,这些都是托顾澈的福,如果不是顾澈,不是他的地位,我和你妈妈真的连你外公都见不上了。你妈妈最近总是念叨着,生个女儿就是比我给她长脸。”

    “爸爸,这辈子没什么大本事,娶了你妈妈没给她几天好日子过,让她跟着过苦日子不说,还因为我的原因,连她爸爸都见不上,都是我没本事。”

    在乔依然心底,她爸爸就是超人,“爸爸,你最厉害了,你可是依然的大英雄。”

    “如果不是爸爸,我早就死在山里了。”乔依然现在想起小时候的那件事,依旧心有余悸。

    “依然,你……昨天在电话里说的要……离婚……是怎么回事?可不可以坚持这三年,等你外公走后,如果你还想离婚,那就离婚。到时候爸爸砸锅卖铁也会把钱还给顾家,换你自由身。”

    乔志远背过身,抹了抹泪,“万一,你现在离婚,你那几个趋炎附势的舅舅又跟我们断绝了关系,你妈妈送不了你外公最后一层,我怕她受不了打击,做傻事。”

    十年前,乔依然是亲眼目睹柳正荣被迫跟外公断绝父女关系后,是怎样在麻将桌上是怎样的消沉,而乔志远一度自责到患了抑郁症

    那一刻乔依然才发现,什么是她想要的,她在心里暗自下了决定……

    :请各位宝宝把我放进书架哦,欢迎大家来找我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