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0章 好像又不是-私人婚-赛车比赛游戏网
私人婚

第660章 好像又不是

    一眨眼,方睿霖都住了一星期的院,伤口也好的差不多了。

    像个受气的小媳妇忍了许久的赵馨茹,总算挺直了腰杆,用着正常的语气问着,“既然你好的还差不多了,我明天就回去上班啦,你可以回家去休养啦。”

    这个方睿霖简直怪胎一样,受伤了也不让告诉家里人,也不用保姆,就非得使唤她。

    “那我们来算一算账吧”,方睿霖把笔记本给合起来,自然而然地递给赵馨茹让她给拿到一边去。

    忍不住在心里白了方睿霖很多白眼,赵馨茹是一点也不情愿,但想着再难熬也是最后一点时光了,就让他嘚瑟好了,谁让她把他给弄伤了呢,“住院的费用就不用还给我了。”反正也是他给的那五十万里面的钱。

    住院的这几天,方睿霖一直都是沉默寡言的,但这个赵馨茹总能一言一行甚至是一个眼神都能把他气疯了,“我说的是你弄伤我,我告你的事。反正住院证明也有了。”

    什么玩意?

    他又不是残废了,干嘛要告她?

    又不是个缺钱花的人,至于要讹上她吗?

    一脸愤怒与不解的赵馨茹,假装什么事也没有一样,大方笑着,“看样子方董你是真的好了呢?都开始说笑话啦。”

    “我说的是认真的,如果你不够有诚意,我们就法院见?”住院的这几天,倒是没有花很多时间去想高雅澜的,想的最多的反倒是要如何拿回照片。

    住院期间,他倒是让自家的保安公司的精英们把赵馨茹家里翻了个底朝天,也把她电脑什么的都各种检查过了,可就是没有看到他任何的照片,跟别提他们的亲热照了。

    “这种难以启齿的伤上了法庭,多难看啊,这万一到时候有人走漏了风声,那岂不是全城都只知道您小兄弟伤了,并且很长一段时间不能人道啦。你直接说吧,想要什么诚意?首先说好,我是不可能嫁给你的。”

    她赵馨茹可是在男人堆里打转的,越是有钱的男人,就越机会这种事情被人知道,尤其是不行这种掉面子的事。

    方睿霖直接被气得不想说话了,他脖子上的青筋都凸出来了,拿起茶杯的手关节也因为生气而泛白了。

    这个女人果真是不简单啊。

    还跟他揣着明白装糊涂呢。

    懒得跟她兜圈子,方睿霖直接说明他的要求了,“把那夜的照片全数交出来,我就不告你,否则,法庭见。”

    “照片啊?什么照片啊?”这几天一直日日夜夜在医院照顾他的赵馨茹,日夜人连轴转,睡眠是很不足,可凝着眼见那个男人恨不得手撕了她的样子,她打着哈欠,“哎,你这人还真是一根筋,非要那照片干嘛啊。”

    关键是她没有啊。

    看他那笃定的样子,赵馨茹觉得她如实说,他压根就不会相信,指不定又要怎么揶揄她一顿。

    毕竟方家在s市也是有头有脸的有钱人家,尤其是身为长子的他,不能让自己家成为了丑闻的中心,他语气很是轻视,“不是所有人都想你那么放得开,那种最**的照片,可以随意跟任何男人拍。”

    什么玩意?

    跟任何男人拍?

    这不就是变相说她是那种片子的女主角吗?

    这一星期早就受够了方睿霖各种挑剔的女人,早已经身心俱疲了,她直接冷笑着,“那视频里,你可是比我更放得开。望了告诉你,我就是厦大毕业的。老娘不伺候你了,爱怎么地就怎么地。”

    “真是个狼心狗肺的东西!活该你当了十几年的备胎”,赵馨茹拿起她的包,就往外跑了。

    才出门,她就被医生给拦住了,“年轻人好好过日子不行吗?怎么又吵起来了,都说了他的病只是暂时的,不要急嘛。你们以后还是可以过很正常的夫一妻生活的呀。”

    真是哔了个狗,赵馨茹神烦这个比唐僧还啰嗦的医生,每次她留露出不高兴或是厌恶的表情时候,这个医生就会跳出来教训她。

    “谢谢您啦”,赵馨茹留了个比哭还难看的笑给医生,就又退回了病房。

    刚才的窘况,这个方睿霖想不听到都困难,于是赵馨茹干脆把鞋子脱了半躺在沙发上,伸着懒腰说,“你昨晚起夜太多次了,我太累了,我睡会觉再走。”

    正看着一份英文财经报纸的方睿霖,斜昵了她一眼,这个女人还真是一点都不淑女,当着个男人的面就那么大喇喇地躺在沙发上了。

    “赵馨茹,我劝你还是识点实务比较好。”

    等了好几分钟,他都没听见她的回应,他由不得在望过去的时候,发现了她盖在身上的大衣掉落在地上了,她的毛衣是短款的,那雪白的腹部露了不少在外面。

    “你能不能有点廉耻心”,对她,他只有偏见,总认为她就是个不正经的女人。

    可是这几天相处下来又发现她,并没有他想象中那么乱,每次帮他上厕所的时候,那脸是真的红到了脖子根,也没有她嘴上那种睡了很多男人的感觉。

    甚至她都接受不了他当她面换衣服,那样子倒是有点小女生的羞怯。

    他很是好奇一个阅男无数的女人,怎么还装的那么像。

    “阿嚏、阿嚏,”赵馨茹冷的打着喷嚏,又摸不到被子,于是就蜷缩起了身子。

    怀着好奇和绅士的心理,方睿霖捡起了她掉在地上的大衣,给她盖上之后,那张纯净的素颜小脸浮现了微笑,她很是享受地往被子里缩着脑袋。

    那样子很像刚出生的小狗往狗妈妈的怀里躲着。

    这个女人睡着了也还在伪装吗?

    方睿霖觉得不会,可他是不会把单纯这个词跟赵馨茹这个狐狸一样的女人联系起来的,他就那么站在原地看着她,总觉得能看出破绽。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直到赵馨茹的手机大声地叫起来的时候,方睿霖才一小跑,他那刚刚长了皮的伤口就磨得异常疼,他索性坐在了赵馨茹旁边的转角沙发上了。

    被吵醒的赵馨茹,很是不高兴地蹬了蹬腿,又死劲地揉了揉眼睛,十足的起床气。

    “喂,找我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