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3章 回程的障碍-私人婚-赛车比赛游戏网
私人婚

第733章 回程的障碍

    在山上呆了两三天,正当顾澈一行打算要回程的时候,他们度假村传来了一则惊心动魄的大消息,让他们的回程不得不推后。

    “这地下的石油,我们不同意开采出来,你们要是开采出来了,环境污染那么大,我们还怎么活啊”,副村长代表着村里的乡亲们跟顾澈谈判着。

    简陋的会议室里,dl在这里的负责人拿着合约对着副村长公事公办地说着,“合约上面是白纸黑纸你们当时村里同意把那几座山卖给我们的,我们公司要怎么开发开采是我们的事,还轮不到外人来指指点点。我们是受法律保护的,你们要受不了污染就搬家啊。”

    山里的人都很敦厚直肠子,一听到对方不答应他们,就激动了,让村里人直接把这个负责人给堵在会议室了,“乡亲们,我们祖祖辈辈生活在这里,他们要我们搬家,我们搬去哪里啊。”

    “我们不搬,我都这么大年纪了,咳咳咳,我只想死在我们山里,咳咳”说话的是德高望重的村长,已经八十岁的白胡子老爷爷了。

    “对,我们就是不搬,我们可都是拿着真心待他们公司,亏我们以为他们来帮助我们村里发展,好些年轻人平时不要钱就帮他们干活的,竟然这么欺骗我们。”

    “让我们村里的那些在工地上的人都停工算了,我们去把上山的拱桥给断掉,看他们还怎么施工。太欺负人了。”

    “难怪来了这么长时间,就只修了一栋办公楼,原来压根就是打着休度假村的旗号来挖石油。”

    “我们闹到市政府去,让政府给我们做主。”

    此时正在房间里收拾完行李的乔依然,抱着顾毅在窗口等着顾澈回来。

    “小宝贝,等爸爸从水库回来,我们就可以回家家啦”,乔依然抱着可爱的儿子,觉得心里头是暖的,尤其是顾毅每次“咯咯”直笑的时候,她的心都会软的不像话,她就觉得她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蓦地,窗子被人扔了石头进来,“吭哧,吭哧”地声音吓得胆小的顾毅直往她怀里躲,还嘤嘤呜呜地想哭

    “宝贝,别怕,估计是小哥哥小姐姐们在玩弹弓呢,我们把窗窗关起来好不好?”乔依然轻声哄着儿子的同时发现下面不是小孩子而是围了好多愤怒的人群。

    “就是这个窗户,这是那个大老板的房间,他老婆儿子还在里面。”

    “给我砸,不让我们有好日子过,我们也不让他们好过。”

    “欺人太甚了。”

    乔依然看着楼下他们拿着大砖头,对着他们房间跃跃欲试的样子,她就抱着顾毅躲得远远的了,同时门外也闹哄哄的了。

    “砰,啪”玻璃碎片的声音是越来越多了,吓得顾毅抓着乔依然的头发嚎啕大哭了起来。

    玻璃碎片的声音是越来越大了,怀里的小孩“呜呜哇哇”哭得身体都在颤抖。

    “宝贝,别怕,妈妈在呢”,乔依然也很怕,但她现在是妈妈了,不能胆小了,她把外套打开,把顾毅裹在大衣里面,又躲在床和衣柜之间。

    这里的住宿条件很差劲,最好的套房窗户也是那种老式的,只要用力砸就会破,他们所住的最好的房间,除了卧室也就只有洗手间了。

    方胜男给乔依然打着电话,“太太,你别怕,我们在门口保护着。”

    “发生什么事了,房间里的玻璃都被砸碎了”,乔依然干脆躲进了衣柜。

    外面太吵太吓人了,顾毅已经怕的开始手脚都在发抖了,尤其是抓她头发的力度,已经让乔依然觉得很疼了,由此可见,顾毅现在有多害怕。

    顾毅“呜呜哇哇”的哭声听得大人们都心疼不已,方胜男直接挂掉了电话,在其他保镖的掩护下就挤进了房间。

    透着衣柜的门缝,乔依然看到是熟悉的人来了,就放心地安慰着顾毅,“宝贝,是胜男阿姨来了,她会保护我们的,你别怕,我的小宝贝,别怕哈。”

    这时候,已经有些人从楼下爬到了他们的房间,眼看着就要进来了,他们指着乔依然和她怀里的孩子说,“把这小娘们和那小孩给抓回去,我就不信那个姓顾的还敢胡作非为。”

    乔依然佯装震惊地把顾毅交给了方胜男,“帮我把孩子看好,他们无非就是要跟顾澈谈条件罢了,不会有事的。”

    方胜男按了按手机,那群保镖就冲了进来,把乔依然他们给好好保护了起来。

    方胜男一点也不会抱这个小婴儿,顾毅哭得更凶的,乔依然轻拍着他的后背,她心里害怕地不得了,对着那个领头又凶神恶煞的人客气地问,“您想跟顾澈谈什么,我可以帮您,我除了是他太太以外,也是dl的股东。”

    那人手上还拿着沾着土的砖头,那冒着怒火的眼睛都要喷出火了,他个子很高,带着一身的戾气就要靠近乔依然,却被保镖给拦住了,“臭娘们,都是你们这群资本家,你们不让我们活,我也不让你们活着回去。”

    保镖按着他的手,把他手上的砖头给缴了回来,却没发现他对着同伴使了眼色。

    就在那所有保镖都没有注意到角落里一个瘦小孩子的时候,那个孩子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堆砖头和石头,对着乔依然和顾毅方向砸了去。

    “嘭,嘭,”一整串的玻璃碎片声音从乔依然背后响起,她的头也被砸了很多下。

    顾不上她自己的疼痛,她下意识地就要用衣服去捂住她年幼的儿子,还好方胜男把他给捂得实实的。

    很快小男孩就被控制了,但是乔依然的额头却流了很多血,她用手捂着,不敢让顾毅看,怕更吓坏了他。

    “你们这群人还有没有王法了”,阿壮暴怒,很快就把这些闯进来的人控制在地上了,门外和窗外的那些人都不敢随便进来了。

    楼下原本吵吵闹闹的人群也顿时安静了下来,顾澈冷冽地扫了一眼一个朝着他们房间砸砖头的男人,只是淡淡地说了句,却让在场的人都冷汗不止,“我太太和儿子少了一根汗毛,我就让你们村成为平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