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0章 她的信念和办法-私人婚-赛车比赛游戏网
私人婚

第740章 她的信念和办法

    %3cp%3e  而此时正在跟顾澈小声汇报着各项进度的唐浩宇,对着手机不知道该怎么办。%3c%2fp%3e%3cp%3e  他突然停下了汇报,又时不时地瞟了顾澈,再看看顾毅,那昭然若揭的样子,让顾澈的目光直接停在了他手机上。%3c%2fp%3e%3cp%3e  于是顺水推舟的唐浩宇,就把手机给递给了顾澈,“是太太的信息,想看小少爷。”%3c%2fp%3e%3cp%3e  “你继续”,顾澈吩咐着,又挠了挠顾毅的胳膊窝,那仍在小声啜泣的小孩,又忍不住痒和害怕,一会笑,一会哭,甚是可爱。%3c%2fp%3e%3cp%3e  “傻样子,跟你妈一模一样”,顾澈拍了几张,又觉得太明显是他拍的了,就又打断了唐浩宇,“你拿着拍,拍了给我看。”%3c%2fp%3e%3cp%3e  “好”,唐浩宇离得近,还勾起了身子,把这两父子的样子全部给拍进去了。%3c%2fp%3e%3cp%3e  但是他自认为拍的好的这张被顾澈否决了,“你这哪里有偷怕的样子,重拍。”%3c%2fp%3e%3cp%3e  这个不好伺候的老板啊,还真是要求多,还很讲究,唐浩宇这次被顾澈指使着往后退了好几步,他又把顾毅脸朝外,方便拍照。%3c%2fp%3e%3cp%3e  于是一张只看得到顾澈的手,和顾毅的小身影的照片被发给了乔依然,乔依然看着她儿子笑起来的小模样,总算没那么担忧了。%3c%2fp%3e%3cp%3e  她那边风平浪静了额,但是顾澈这边却很不单淡定了。%3c%2fp%3e%3cp%3e  当唐浩宇正在宣读董事会的建议时,“谢董说,如果太棘手,还不如趁着高价的时候卖出去,把这个烫手山芋给外人去伤脑筋好了。”%3c%2fp%3e%3cp%3e  顾澈把他手机扔给了他,“你这什么破手机,连信息都接收不到。”这个乔依然,竟然一点都不关心他,真是给了她儿子,就连自己男人都不搭理了。%3c%2fp%3e%3cp%3e  拍着顾毅的手也忍不住大力了点,心里吃味着,要没有这个小东西,她现在肯定就只会关心他一个人了。%3c%2fp%3e%3cp%3e  不懂自己爸爸为什么要那么不高兴望着自己,还打他屁屁,顾毅吸了吸鼻子,又想大哭,却被老爸威胁地瞪了一眼,就只敢闭着眼睛小心啜泣着。%3c%2fp%3e%3cp%3e  “顾总,我手机是最近才买的,太太没回电话,我想一定是手机没电了,可能是忘带充电器了,要不要我给她去送送充电器啊”,唐浩宇觉得他挺懂他老板的心思的。%3c%2fp%3e%3cp%3e  然而,懂事的人却没有得到相应的回报,顾澈抬起头,眸光幽深睨了他一眼,“多事。”%3c%2fp%3e%3cp%3e  不一会,唐浩宇的手机又响了起来,他开心地把手机递给了顾澈,“是太太的信息。好像很多条哦。”%3c%2fp%3e%3cp%3e  那“滴滴”的声音,一直响个不停。%3c%2fp%3e%3cp%3e  “读”,顾澈望了望顾毅脚下那药包,不知道有没有用,他的儿子再这么个哭法,真怕他把嗓子哭坏,把身体哭病,本来肺就不好。%3c%2fp%3e%3cp%3e  “太太说,请帮我问问顾澈,他究竟想怎么样?”%3c%2fp%3e%3cp%3e  “第二条,你直接告诉他,我要行驶我股东的权利,既然他什么态度都不表,那么你帮我告诉他,我是绝对不会同意挖地下的石油,我会坚定地跟村民们站在同一条阵线上。”%3c%2fp%3e%3cp%3e  “第三条,我已经跟市长还有警察局长通气了,我不追究村民们砸伤我的责任了,估计不一会那些人就会被放出来了。你让顾澈别为难人了。”%3c%2fp%3e%3cp%3e  “第四条,你告诉顾澈,赚钱固然是本分,但不能忘了做人的本质,让他看看他怀里年幼的儿子,再用同理心去想想这里村里的小孩子。”%3c%2fp%3e%3cp%3e  念到最后一条,唐浩宇的声音都在发抖了,他明明读得时候,声音已经小的不得了,为什么顾总看着他有种要吃了他的眼神啊。%3c%2fp%3e%3cp%3e  四目相对,唐浩宇想解释什么的时候,顾澈语气冷冰冰地说,“出去,我儿子要睡觉了。”%3c%2fp%3e%3cp%3e  唐浩宇赶紧逃命的时候,顾澈正一本正经逗着自己儿子说,“顾毅啊,你妈现在能耐了,她迟早都能取代你老爸,我就专心在家带你好了。”%3c%2fp%3e%3cp%3e  直觉得毛骨悚然的唐浩宇赶紧消失了,就给乔依然打电话转述了顾澈刚才的反应。%3c%2fp%3e%3cp%3e  乔依然直接冷笑着说,“你的顾总啊,就是只老狐狸。”%3c%2fp%3e%3cp%3e  坚定了自己的想法,乔依然第二天去走访的时候,也就更有目的性了。%3c%2fp%3e%3cp%3e  她在离开酒店的之前,把事先挤好的口粮送到了顾澈门口,交给了保镖,又对着门说着,“宝宝,妈妈去捍卫正义了,等我好消息。”%3c%2fp%3e%3cp%3e  乔依然在楼下盯着顾澈的窗口看着那密闭的窗帘,心里也踏实了不少,看样子顾毅还在熟睡中,刚才毕竟没听到他的哭声。%3c%2fp%3e%3cp%3e  而在那窗帘的缝隙里,顾澈抱着顾毅给他喂着奶,朝下瞄了瞄那打了鸡血一样的女人,嘴角浮起了一丝笑,他意味深长地望着那小身影说着,“顾毅,你妈妈是不是傻乎乎的很有意思。”%3c%2fp%3e%3cp%3e  听不懂的小孩,只是拼命吃着他的早餐,那小小的乌黑眼眸里竟是欢喜,一点也不像昨天那么恼人哭泣了。%3c%2fp%3e%3cp%3e  很快,乔依然就到了冯姐的家里,她开心地指了指额头的伤说,“对亏冯姐的药,我今天都不需要使用纱布了。我儿子也不哭了。”是不是真的收惊了,她也不知道,要示好,必定就要让主动认可别人的劳动成果。%3c%2fp%3e%3cp%3e  对乔依然,冯姐还是有点防备的,但她还是微微点头说,“谢谢你放了我们村里的男人。一码归一码,你如果还是想夺取我们的家园,污染我们这里,就别怪我不客气了。”%3c%2fp%3e%3cp%3e  “我来帮您扫地就好了”,乔依然赶在冯姐之前就抢到了扫帚,又把身后的保镖们给赶走了,“我跟我冯姐聊聊,别偷听。”%3c%2fp%3e%3cp%3e  “不敢当”,冯姐的语气很生硬,还立场明确地说,“我只跟建设我家乡的人是熟人。”%3c%2fp%3e%3cp%3e  说完,就要关门谢客了。%3c%2fp%3e%3cp%3e  乔依然赶在冯姐关门之前就很快地表明了她的来意,“冯姐,我也是支持你们的,我想到一个折衷的办法,我们要合理利用山里的所有可再生资源,让dl那群只注重眼前利益要挖石油的人闭上嘴。”%3c%2fp%3e%3cp%3e  看着冯姐关门的动作也慢了下拉,乔依然说着她的见解,“我觉得山里的这些草药就是个很好的商机,您说是不是?”%3c%2fp%3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