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9章 活着是不会让你离开-私人婚-赛车比赛游戏网
私人婚

第959章 活着是不会让你离开

    “呵呵,”顾澈冷笑着,他死死拽着乔依然的胳膊,“作为一个孝顺女儿,大仇也不报了吗?”

    这都是哪里跟哪里啊,赖柏海迷惑不已地望着顾氏夫妻。

    他是被顾氏夫妻虐狗虐的实在是太多了,倒是第一次现场观察到这两夫妻闹意见。

    而且,可这次意见还还挺激烈的。

    “带着跟别人男人生的女儿,继续在我身边恶心我,让我爷爷最得意的孙子这辈子都生活在煎熬中,这样报复我还不够吗?”顾澈捏着乔依然的胳膊的手关节都已经泛白了。

    长这么大,还不曾给人低过头求过任何人的顾澈,痛苦地望着乔依然这张让自己既熟悉又陌生的脸,“我让你继续在我身边,把我爷爷活活气死为止。”

    尽管乔依然和顾澈真正在一起生活的时间也才一年多点,对他的了解说不上多全面。

    可她又怎么不知道,这样的他是放下尊严在求她留在他身边。

    阿澈,对不起,忘记我吧,去找个与你匹配的女人吧。

    这辈子,我是注定要辜负你了。

    “顾先生,我很爱我女儿,我舍不得她在外人身边长大,”乔依然的心已经抽痛得很厉害了,但她还是带着微笑说着以后的安排:“离婚协议书我会让人送到府上的。我是婚姻过错方,自然是不会要你一毛钱。顾毅的抚养费,我想你也不会找我要的。”

    “依然,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的,你为什么要这么伤害阿澈,”赖柏海是亲眼见到顾澈是如何从丧母的二次打击之中站起来的。

    一个人面对一次打击能站起来,第二次打击还能站起来,如果再面对一个颠覆他人生的打击,他不确定顾澈会不会承受得住。

    “你就是这么当陆松仁的女儿的吗?他可是你亲生父亲,我让你留在我身边,好好报复我。这条命,我都可以随时给你,”顾澈整个人已经处在失控的边缘了,“你不会爱上白海的,不会的”

    乔依然怔愣住了,她眨了眨眼皮,又望了望怀里的女儿,想必顾澈还是看到了她与他爷爷争执的视频了吧。

    一直平静的乔依然,此刻说出来的话总算带点温度了,不再是冷冰冰的了。

    只是她这种温度并不是零上,而是零下,足以能把顾澈的心给凝结成冰:“我怀了别人的孩子,给你带了绿帽子,让你把别的男人的孩子当成自己的孩子宠了这么久,的确有报仇的感觉。”

    “可是,我再想报仇,也断然不会拿我亲生女儿的命去博,”乔依然那复杂的双眼望着顾澈,笃定地说着:“既然戏已经穿帮了,我当然就要退场了,难不成等着你把我女儿给掐死吗?”

    他现在只想掐死她。

    “我是不会离婚的,”顾澈直接声明着他的立场。

    这个女人真的背叛他了吗?

    “那就随便你了,我会起诉的,”乔依然的语气很是平静与寡淡,仿佛在说别人的事情一般。

    她亲了亲怀里的女儿:“年芳,我们待会跟亲生爸爸去做n,好不好啊?”

    被吓坏了的小女孩,一直抽噎着。

    小小的她,看着臭脸的爸爸,只一眼,就会全身发抖,哭个不停。

    让顾澈亲眼看见她离开,这是不可能的事。

    他的手才一松开了她的胳膊,乔依然就直接往外逃跑了,然而她才跑了三步,就被顾澈给抓了回去。

    高大的男人把她推到了墙边,紧锁着她的。

    被他的阴影笼罩着,加上他那肃杀的气焰,乔依然心里还是会害怕。

    “赖柏海,你把孩子抱着出去,”顾澈的力气自然是比乔依然要大,他硬生生地把孩子从她怀里给拖了出来,又把跟他抢孩子的乔依然往桌上推了去。

    乔依然已经顾不上腰被桌子砍得生疼,她极力地朝着顾澈追了过去,她踢打着他后背。

    “呜呜,哇哇。”

    浑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乔年芳,害怕地望着抱着自己的爸爸,又望着失控的妈妈。

    “宝贝女儿别哭,爸爸待会带你回家,乖,”顾澈像是什么都不曾听过一样,极力用温柔和关心爱护着这个小小的女孩。

    不知道是乔年芳胆子太还是顾澈今天哄她拍她的力度过大,他越是哄,她越是哭得厉害。

    乔依然随手就把自己的鞋子脱下来对着顾澈的后脑勺就是一下,“你这个假爸爸够了,我女儿现在很讨厌你了,你给我松开。你休想要我女儿的命,你个畜生!”

    当然是知道他不会残忍到会对一个无辜的小孩下死手,。

    她之所以说那样的话,无非就是要顾澈对她彻底死心才好。

    “乖宝宝,跟叔叔玩一会,爸爸就带你回家,”顾澈把孩子递给赖柏海之后,就把他给推出了门外。

    他回身,就正对着要与她拼命的乔依然了。

    那俊朗的脸上,黑沉沉的,就像是要下大雨之前乌压压的乌云天一样。

    他迈着沉重的步伐,朝着乔依然走了去。

    每一下步伐,都是带着复杂的感情,“乔依然,我还真是小瞧了你,跟我装着要来医院给年芳打防疫针。就是想着要把女儿给从家里带出来,昂?”

    “不行吗?那是我女儿,我没什么话好跟你说的了,”乔依然用着厌恶的眼神盯着他,又说:“你有事联系我律师就好,离婚的事情,很简单的。只要你顾大总裁有空,我们现在就可以去办证离婚,我好去办理结婚证顺便给我女儿上户口。”

    顾澈深呼吸了一口气,他想好好再劝劝乔依然,他真的不可以没有她。

    就算她已经跟白海有了一个孩子,他也不在乎,他只要她在他身边。

    明明是想要把她留在身边,可说出来的话却又是伤她的:“你为了跟外面野男人生的小野种,连自己儿子都不要了吗?你还是不是人,乔依然,你怎么能够为了报复我,连你自己的儿子都不要了!”

    这话才说出口,顾澈就后悔了,他怎么可以说年芳是小野种。

    他想改口,可是乔依然直接冷笑着打断了他:“因为那是你们顾家的孩子,他的骨子里流着你们顾家不择手段又肮脏的血。我看见他,就会想起我亲生爸爸是怎么受过的苦,我恨你们顾家的每一个人包括顾毅。”

    “这样,我既能让你爷爷的孙子痛苦又背了绿帽子,更是让你爷爷的重孙一辈子都活在妈妈不要他的阴影里。这才是我愿意回来了,又重新待在你身边的目的。”

    “从来没有过跟拥有过再失去,哪个比较痛呢?欺负我乔依然没本事,我照样能把你们顾家给搅和得不成样子。你看看你,被我流几滴眼泪就给欺骗地连自己爷爷都不相信,还死心塌地做便宜老爸。”

    说完,她直接哈哈大笑了起来,“只有你这个傻瓜,还以为我还是以前那个善良又单纯的乔依然。”

    “够了!”顾澈真不愿意看到她变成这个样子了,他不愿意去相信他的依然变得这么有心机了。

    可是她做的事,真的让他寒心了。

    气氛的男人,直接抬起手就要去扇她巴掌了。

    那清晰的拳风并没有吓到乔依然,她反而得意地笑了起来,“打吧,打了我好走人。把你们家搅和成这样了,挨几巴掌又算的了什么事呢。”

    那满不在乎的样子,使得顾澈想起了白海今天挨打之后说的,“我跟你老婆有了孩子,是我对不起你。打完,我就不欠你的了。”

    “啊!”顾澈握着拳头朝着丝毫不躲闪直接闭上眼的乔依然去了。

    乔依然没感受到脸颊火辣辣的疼,却感觉到了耳朵边的墙被砸的声音了。

    如果,她留心去看,就可以看到顾澈的拳头已经把墙壁给砸出了一个窝了。

    “乔!依!然!你为什么要戳破,只要你不说出来,这辈子我都会信你,我都会把年芳当我亲生女儿一样照顾,”顾澈疯狂地掐起了乔依然的脖子,把她直接给提起来,离开了地面,“为什么,为什么!你怎么能这么狠心!

    两人和平的时候,顾澈最多对她是冷脸,但从来没有哪次是真的跟她生过气,也不曾这么粗鲁对过她。

    她只觉得喉咙好干,不停地咳嗦着,把她的眼泪都给咳出来了。

    看着她流泪,顾澈失控的情绪慢慢得到了平静了,她的眼泪永远对他都是有效的。

    “依然,留在我身边,我会把今天的事情统统忘掉,好不好?”顾澈心疼地把她给搂在了怀里,吻着她眼角的泪滴。

    顾澈,你是疯了吗?

    我都已经这么过分了,你还不死心吗?

    “依然,我活着是不会让你离开我的,”顾澈有种感觉,今天若是留不下她,这辈子他们可能就真的错过了。

    乔依然死死地瞪着他,嚷着:“你先松开我再说。”

    “我不,”顾澈摇着头,他不能松开她,松开就是一辈子了。

    “咳咳,”乔依然的视线一直盯着赖柏海办公桌上的矿泉水。

    以为她是要喝水,顾澈一只手抓着她,另一只手就去抓那矿泉水了,“依然,喝水。”

    与此同时,乔依然趁着他不注意的时候,从赖柏海的办公桌上抽出了一把剪刀,对着顾澈的心口就是一刀:“你去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