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门口的雕像-绝美女神爱上我-赛车比赛游戏网
绝美女神爱上我

第248章 :门口的雕像

    陆羽不喜欢江海的冬天,气温不低,只是空气湿漉漉的,那种阴冷能冷到人骨头里。

    夏天就比较喜欢,仲夏清晨,阳光熹微,空气清新。

    花儿开得很漂亮,草儿绿得漂亮,连他平时最讨厌的鸟叫声,都觉着格外动听。

    花儿还是花儿,草儿还是草儿,鸟叫自然也还是鸟叫,唯一不同,大概就是他心情格外愉悦。

    人逢喜事精神爽。

    忙活了大概得有一个半小时,才弄好给自己媳妇儿的爱心便当,驱车到了倾城集团,左右提着一个保温瓶,右手抱着一束花。

    花是驱车来的路上,从路边一户人家的偷采摘的。

    也不知道是玫瑰还是月季,很好看,上面还粘着露珠儿,如昨晚那个绽放在他身下的姑娘。

    是到今天早晨醒来,没见着苏倾城,陆羽才察觉自己做的鲁莽了一些。

    媳妇儿第一次,自己怎么能那么粗鲁,直接就上演了帽子戏法?

    到了地方,却在苏倾城办公室外被拦住了。

    孙丽拦着陆羽,跟他说道:“陆哥,苏总正在开会。”

    陆羽笑道:“开会就开会呗。多大的事儿。还不让我进了,孙妹妹快让开,我给她送点吃的。”

    孙丽却是冷冰冰地说道:“陆哥,苏总专门吩咐了,不能让你进去。”

    陆羽被狠狠噎住了,寻思这孙妹妹平时挺好说话的呀,怎么今天冷着个脸。

    好男不跟女斗,孙丽就这么把他拦着,陆羽总不能把她敲晕了再强行进去吧,只得就在会议室外等着。

    寻思媳妇儿铁定是生气了。

    他开始自我反省,妈拉个巴子,陆羽呀,那是你媳妇儿,你丫怎么能那么莽撞粗鲁。

    他甚至在想,如果苏倾城那里疼的话,是不是可以涂软膏?

    昨晚似乎也没有采取避孕措施,那是不是要吃紧急事后药。

    苏倾城脸皮薄,他是不是要主动去药店买一点。

    旋即又摇了摇头,吃个屁的紧急事后药呀,又不是不谙世事初尝禁果的少男少女,怀孕了那就生娃娃呗,他陆小爷还能连个小崽子都养不起的哟。

    陆羽完全沉浸在或许能称为幸福的幻想中,就如第一次牵女孩子手、过着家家说要一辈子的小破孩儿,脸上笑容极为憨傻。

    孙丽边上看着,知道事情原委的她,悄悄叹了口气。

    不知道待会儿苏总会怎么做呢?

    这种事情,劝也不是,不劝也不是。

    连旁观者都不请了,当局者又怎么清得起来。

    这场会议,开得远比陆羽以为的要长,凭他的体力,都站的口干舌燥、小腿发麻了,苏倾城竟是还没有出来。

    进进出出都三四回的孙丽都看不过去了,说道:“陆哥,要不你先司机处去休息休息吧,等苏总出来了,我再去叫你?”

    陆羽不肯。

    无比坚定摇了摇头。

    都已经做错事了,当然得补救,他得让媳妇儿看到他的诚意。

    这点辛苦算啥,人姑娘连最宝贵的东西都给你了,那为她做什么都是值得的吧。

    心怀着爱情的炽热,陆羽丝毫不觉着累。

    苏倾城穿着一身素雅衣裳,鼻梁上驾着一副黑框眼镜,颇有些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意味。

    顾惜朝皱着眉头,坐在她对面,说道:“倾城,我觉得一定有什么误会在里面,师父怎么可能是那种人,他都在外面站半天了”

    “误会?”苏倾城推了推黑框眼镜,“惜朝,三年前京城陆家发生的那件事情,在整个贵族圈都传来了,这怎么能误会,我倒是想误会。”

    她笑了笑,极为勉强,咬了咬嘴唇。

    “你你没事儿吧?”顾惜朝问。

    “没。”苏倾城摇摇头,“惜朝,你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顺便去劝劝他,就说我想一个人静一静,让他别在外面傻站着了,先回去吧。”

    “这”

    顾惜朝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叹了口气,点了点头,出了办公室。

    顾惜朝走后,苏倾城开始捂着小腹,苍白的脸上滴出冷汗,咬着说道:“陆羽,你这个该死的混蛋!”

    顾惜朝刚出办公室,一眼就看到陆羽傻站在门外,明明已经站了半天了,还笑得痴痴傻傻,他走上前去,陆羽疑惑道:“乖徒儿,你怎么在这里?”

    “我刚从倾城办公室出来。”顾惜朝说道。

    “我操,你这个禽兽,是不是还在打你师母的主意。”陆羽狂翻白眼。

    “去你的,我不跟你抢倾城,你也不能不让我跟她做朋友吧。我跟她认识十多年了,那时候还没你什么事儿呢。”

    “然并卵。现在倾城是我媳妇儿。”陆羽嘿嘿一笑,“喂,乖徒儿,里面到底什么情况呀,真生气了?”

    “真生气了。”顾惜朝点点头,“而且比你以为的要严重许多。”

    “额再生气,她也不能见我吧。我那那不是没经验么。”陆羽腆着脸干笑。

    “师父我是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倾城生气的原因,跟你想的其实不一样。而是另外一件事情。我太了解她了,她这人一付出就是全身心的付出,怎么的,你也不该隐瞒她的。”顾惜朝又是叹了口气,用一种好自为之的眼神看了看陆羽,直接就走了。

    “隐瞒?”

    陆羽怔怔出神,我有什么事儿瞒着她?

    他思来想去,是有一件事挺对不起自己媳妇儿的。

    就是喝叶青竹酒那一次,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情,那时候他已经跟苏倾城确定关系了。

    妈拉个巴子,这事儿不会穿帮了吧?

    如果是这样

    陆羽擦了擦冷汗。

    那能不生气,不生气才怪。

    本来还想直接冲进去找苏倾城,大不了来了霸道总裁之吻的,现在他不敢了。

    这算不算**出轨?

    刚结婚的某人,空前惶恐起来。

    左思右想,陆羽觉着十有**就是因为这件事情。

    那他必须得继续站下去。

    得让自己媳妇儿看到自己悔过的态度。

    要相信他当时是身不由己,被动的。

    而且吧,媳妇儿说不定就是在试探一下自己,看自己有没有悔过认错的态度。

    他这样想着,决定继续站。

    双腿笔直,站姿端正,一丝不苟,如一尊立在苏总裁办公室门口站岗的雕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