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5章 :陆羽的身价(三)-绝美女神爱上我-赛车比赛游戏网
绝美女神爱上我

第345章 :陆羽的身价(三)

    拍卖会进行地极为热闹,最后一件文物、明嘉靖福字方形剔红盘以100万成交,竞拍过程热烈,没有一次流拍,也没有虚假竞拍痕迹。

    李景略露出了满意笑容。

    能让这群商人和名流心甘情愿地掏出钱来造福一方,也是功德。

    鲜有人知道,这次慈善拍卖会,其实就是出自他的手笔。

    文物古玩之后,就到了字画,先是名家的字画法帖,价格要比先前那些个小玩意儿要贵一些,最后压轴自然是李景略的那两幅字。

    头一幅滕王阁序中最知名的骈句,拍了八十八万,是一个房地产商买下来的,说是讨个吉利,但明眼人都知道,这是跟李景略讨个眼熟。

    第二幅只有八个字“如临深渊、如履薄冰”的正楷,反而价格更高一些,拍了一百五十万,是一个徽州茶商买的。

    “疯了。”陆羽心道。

    义父随手写两幅字,就能卖两百多万,这能不是疯了?

    当然,他也清楚是为什么。

    说白了,这些个商人没一个是傻逼。

    他们拍下这两幅字,李景略不一定会灵他们的情,他们其实也没有幻想着凭着这一幅字就能跟李景略搭上关系。

    但就凭字幅最下面“李景略”的三字印章,就能值那么多。

    买回家挂着,来了客人,别的不说,就请他欣赏欣赏,那就是逼格。

    两幅字拍卖完成后,李景略直接就把拍卖所得一分不留,全捐给了主办方。

    大家都以为拍卖会到此就算完满结束,毕竟连李景略的字都卖了,结果主持人浅笑道:“各位,我手里还有一幅字,是本次拍卖会的压轴善品。”

    本来以为晚宴落幕的所有人物都重新安静下来,不知道主办方唱的是哪一出。

    还有一幅字,应该不是李景略的吧?

    以李景略的性格,在一个拍卖会上写两幅字都算是破天荒的了,不可能连写三幅。

    虽然是做慈善,但李景略不是那种太过于仰仗自己名声的人,懂得适合而止。

    那会是谁的字?

    众人窸窣议论。

    应该不是当代作品吧。

    这种拍卖会,说是卖的字,其实卖的就是名声。

    很简单的道理。

    李景略的字很不错,是当代大家,但他要不是李景略,不是江海纪委一把手,他的两幅字能卖两百多万?

    不可能。

    顶天就能卖两万。

    所以这最后一幅字,不少人猜测,应该是出自某个古代名家之手。

    起码是唐伯虎或者赵孟頫那种层次。

    要是当代,在这个场合,实在无法想象,谁的字比李景略的字还有资格作为拍卖会的压轴。

    主持人朗声道:“这是一幅草书,魏武曹操的观沧海,创作人是陆羽先生。”

    陆羽?

    两字激起千层浪。

    面面相觑。

    这个玩笑是不是开大了一点?

    陆羽是谁?

    陆羽是个二十出头的愣头青!

    他的字,也敢拿到慈善晚宴上做压轴拍品。就不怕贻笑大方?

    全场哗然。

    花重金买了李景略的字,还可以拿回家显摆,买个愣头青的字,显摆给谁看?

    李景略的义子又如何,又不是李景略本人。

    不少人都暗自踅摸,这李景略要扶持自己义子上位,也不是这么个扶持法吧。

    拿自己三十年的名声给陆羽当垫脚石用?

    这也太急功近利了些。

    李景略精明一世的人物,怎么下得出这种昏招?

    不过碍于李景略和苏丹凤夫妇的面子,人群哗然归哗然,倒是没有哪个敢指名道姓戳陆羽的脊梁骨。

    最多等下不买就是。

    除非不再江海混了,否则还真没人敢公然触李景略霉头。

    于是乎,所有人目光都集中在了陆羽身上。

    看他如何应对。

    这事稍微处理不好,这个风头正劲的年轻人,就会成为一个天大笑话。

    陆羽浅浅一笑,没有说话,更没有解释,只是微笑,春风化雨般的微笑。

    这种时候,要是没人站出来给他撑场面,那只能证明,这大半年他在江海白混了。

    然而他并未虚度年华。

    无形之中,他已经积累了许多资源。

    哪怕撇开义父李景略,也不容任何人小觑的资源。

    “陆少的字挺不错,反正等下我会买,只希望到时候大家别跟我争。”

    一个清冷声音响起。

    出乎陆羽意料,率先开口的竟然不是他揣测中的顾惜朝或者江依依,而是苏玲珑。

    这位苏氏刚上任的女总裁,现在已经是江海风头最劲的年轻女子之一,不少人都已经知道她的名头苏氏集团的女掌门人。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苏氏是落魄了,但还不至于落魄到拿不出几百万闲钱的程度。

    因为苏玲珑开口,嘲笑声小了一些,至少城府最深的那一波人安静了,但奚落声仍然不少。

    毕竟陆羽籍籍无名,根本没有显露出过在书法领域的天赋。

    书法这个东西,没有十年二十年,甚至都入不了门,没看李景略练了三十年字,都不敢称大家么。

    陆羽才多大?

    算虚岁也才二十二。

    娘胎里开始练,也不敢说自己的术法有大家水准。

    没有大家水准,又如何能做压轴卖品摆在这么正式和隆重的拍卖会上?

    “苏小姐,长青的术法我也挺喜欢,只是一直没有机会找他讨三言两句,今天赶巧了,说不得我会跟你争一争。”

    正在此时,又是一个女人开口。

    造成的轰动效应比苏玲珑要大得多。

    江依依。

    江海一线门阀大小姐江依依。

    这三个字代表的底蕴和能量,可就比苏玲珑一个苏氏总裁要重了许多。

    基本上没有人再喧哗。

    一个苏玲珑肯定不够,但再加上江依依,足够震慑住百分八十的人。

    剩下的百分之二十,有一半是真正的大人物,就算心里觉得不合规矩,也不至于言语嘲笑。

    剩的一半,就是愣头青,看不清楚形势、说话不经过大脑的二世祖。

    “哈哈,有没有搞错,这小子多大呀,他的字都能拿来卖,那岂不是我的字也能拿来卖?”

    “就是,想出名想疯了吧。”

    “别人怎么看我不管,反正老子不买账。”

    嗤笑声从稍微靠后的一桌传来,都是一群混吃等死除了惹事儿什么都不会的二世祖。

    大神好打发,小鬼最难缠。

    “妈拉个巴子,有那么好笑,头儿的字就是好,你们不买是你们不识货,谁再笑老子削死他。”

    一个正在狂啃黄瓜的胖子嘟囔道,声音不大,但是那些个二世祖们,全都选择了闭嘴。

    二世祖中也有阶级。

    熊子郑英雄不是江海最牛叉的二世祖,但他绝对是最能打的二世祖,这么些年,被他教训过的二世祖没有一个加强排也有一个加强连,他一开口,顿时这一桌就变得鸦雀无声。

    陆羽倒是有些诧异。

    这死胖子,藏得够好的,这大厅他来来回回几趟,硬是没发现他也在。

    这时候,已经没有人再敢说话。

    如果苏玲珑和江依依都还不够分量,那再加上一个郑家的熊崽子呢?

    得了,政界、商界、包括军界,全都齐活。

    这三个年轻人,现在当然不是这里最有地位和权势的,但三十年后呢?

    有他们支持,陆羽已经有了不容小觑的底蕴。

    “我师父的字,我这当徒弟的,不买回家收藏都说不过去,只希望大家等下别跟我我抢。”

    正在此时,又是一个面容温润的贵公子开口。

    顾惜朝。

    长风少主顾惜朝。

    第四尊大佛。

    “顾少,你是长青的徒弟,我还是他干哥哥,不行,我李耀东得给你争一争。”一个儒雅中年人开口。

    东方集团老总李耀东。

    第五尊大佛。

    “额,算我黄胖子一个”

    “算我一个,陆少,我也姓陆,跟您是本家”

    炸了锅,大厅里此起彼伏,起码有三分之一的人,都表示要参与竞拍陆羽这幅还没有现身、大家都没看过的字。

    到得此刻,字如何,已经不重要。

    陆羽就是画了两只乌龟,此刻只怕也得卖一个天价出来。

    李景略和苏丹凤对视一眼,眼里有欣慰,更有骄傲。

    这是他们的儿子。

    不需要依偎在他们的羽翼下,就已经能够做到天下无人不识君。

    他们夫妇,得子若此,何等荣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