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8章 :夺刀之恨-绝美女神爱上我-赛车比赛游戏网
绝美女神爱上我

第388章 :夺刀之恨

    青年缓步走来,步伐缓慢,富有节奏。

    看着此人,陆羽瞳孔一缩,跨前两步,挡在了这个青年面前。

    “是你干的?”

    等到青年走到约莫五米处,陆羽冷声问道:“你是谁?”

    他身体绷紧,每个肌肉纤维都在微微颤抖,体内先天内劲经由四象帝脉疯狂运转。

    内心可以做到玲珑剔透、不动如山,但身体本能还是忍不住感到恐惧。

    连高长恭都不是这家伙对手,他又怎可能是?

    这个青年,指不定是跟陈皇妃一个境界的武道亚圣。

    “长青,不用紧张。我对你没有敌意。”李夸父淡声道。

    “你认识我?”陆羽皱着眉头,“你到底是谁?”

    “李夸父。”

    听到这三个字,陆羽目光一冷,如临大敌。

    他的父亲陆野狐有三个义子。

    都是在他出生之前就收下的,只是陆野狐没有带任何一个义子回过陆族,所以陆羽并没有见过这三个他名义上的义兄。

    但每一个,都是人中龙凤。

    李夸父,恰好是其中之一。

    “你二师兄李凤年是我哥哥,你父亲陆野狐是我义父。只不过这几年,我一直在北方蛮荒之地修炼武道,所以长青你没有见过我也很正常。”李夸父解释道。

    “陆野狐那老犊子派你来的?”陆羽反问。

    李夸父微微皱眉:“长青,你跟义父之间矛盾再怎么大,他老人家毕竟是你的父亲,哪有叫自己父亲是老犊子的道理?”

    “李夸父,你是不是管的太宽了一些,我们老陆家的事你也有资格管?”陆羽淡声道。

    “我当然没有资格,只是长青,现在的你,毕竟不是我的对手,你对我这么没有礼貌,似乎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李夸父冷声道。

    “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么?李夸父,收起你那一套假仁假义,小爷不吃这个。”陆羽冷眼看着李夸父,“有的人喜欢站着死,有的人习惯跪着活。我承认我现在是打不过你,你要杀我我肯定活不了,但这并不意味着我就会怕你。”

    “这”

    李夸父眼神一冷,“长青,杀你倒是不至于,不过你真的是太没有礼貌了。我这个当哥哥,就帮义父教训你一顿。”

    “滚你妈的!”

    李夸父还未动手,陆羽拔出白子切就一刀劈了过去。

    这家伙,简直跟陆野狐一个尿性,什么时候都是那种颐指气使的样子,似乎你不舔跪他就是犯了逆天大错,他杀了你你还必须跟他道谢。

    陆羽最烦的就是这种人,最不鸟的就是这一套。

    这就是所谓的道不同不相与谋、话不投机半句都多。

    李夸父微微错身,双手合十,接住了陆羽这一刀,手指微微颤抖,好似一朵佛莲在他指尖绽放。

    陆羽顿觉浑身酥麻,脚跟发软,就要站立不住,全凭一口气撑着。

    “就你也配用刀?”李夸父眼神不屑,“义父平生有三绝,二十岁之前用弓,称雄京畿一带,三十岁之前用刀,砍遍北地无敌手,三十岁之后就不再拘泥于兵器,一双铁掌横行天下,所向披靡。听义父说你小时候对掌法没有兴趣,就喜欢刀和弓,不过义父的刀法,传到你手上,怎么变得跟娘们儿似得?白子切是陆家的第一名刀,留在你手上,简直就是宝刀蒙尘。还是让我先帮你保管着吧。”

    李夸父冷眼看着陆羽,陆羽紧紧握着白子切刀柄,身体如受电击,每撑一秒,似都遭受着无间炼狱之苦。

    “弃刀。”李夸父冷喝道。

    “弃你妈逼!”

    陆羽咬着牙,脸皮充血,双眸血红。

    白子切是爷爷在他六岁生日那年给他的,到现在已经陪伴了他十六年,和牛角弓一样,都是他的命根子。

    能弃?

    死都不能。

    “好,很好,长青,你彻底激怒我了。”

    话音落下,李夸父微眯着眼眸突然张开,目光如电芒一般锐利,须发张扬,此刻的他看起来,哪里还有些毫斯文温润,简直就是地狱里面爬出来的上古魔神。

    在李夸父如烈日煊赫般的武道意念压制下,陆羽顿觉被一股大力笼罩住,全身四肢百骸好像都被捆绑住,竟然动弹不得。

    “哼!”

    “哈!”

    陆羽全身一动,吼出了哼哈二音,要用自己的武道意念,冲破李夸父的压制。

    “萤火之光,焉敢与皓月争辉?”

    李夸父眼神愈发不屑,反掌一拍,好像天柱被折断,天空崩塌下来一般,被这股无形的大力一压,凝结陆羽毕生武道信念的哼哈二音生生被逼进了喉咙里,他体内气血激荡,噗的吐出一口鲜血。

    整个人的身体,被狠狠压向地面,匍匐在地。

    ”拿来吧!“

    李夸父重重踢了陆羽一脚,将白子切从陆羽手里夺了过去。

    白子切,爷爷给的白子切,陪伴自己十六年的白子切,从此不属于自己!

    恨!

    无边的恨从陆羽心中升腾起来。

    三年前,被陆野狐废掉武脉,打得半死赶出家门,那一次,他彻底失去尊严。

    在长白山被陈道藏调教三年,来到江海,历经千辛万苦,终于修复了武脉。

    段天狼,陈琅琊,罗少卿,魏小北,孟无咎

    一个个贵公子,天资纵横的人物,逐一倒在了他陆长青面前,成为了他的垫脚石。

    陆羽以为,只要继续成长下去,自己总能一步一步找回了曾经失去的尊严。

    但是现在那尊严,又重新失去了!

    在李夸父强大的实力之下,悲惨的失去。

    “可笑呀苦笑,陆羽,你还想战胜大师兄,问鼎天下至高,击败陆野狐,让他也尝尝绝望滋味,可是如今连一个李夸父就能把你像一头蚂蚁一样碾死,连自己基本的尊严都保不住,还谈这个有什么用!”

    这一刻,陆羽深切体会到了自己有多渺有多坐进观天。

    他迫切需要强大的力量!

    “不管怎样,都要强大的力量!”

    “有力量,才有尊严!”

    “有尊严,才能够谈到理想!”

    “我要力量!”

    陆羽心中咆哮,努力挣扎,只是无能为力。

    生命中,陆羽第二次感受到绝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