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3章 :送菜-绝美女神爱上我-赛车比赛游戏网
绝美女神爱上我

第553章 :送菜

    墓碑前,陆羽声音低沉沙哑,唱腔算不得多好,却是极有韵味。

    算是传神大于象声吧。

    “你唱的是什么?”

    听完后,南宫怜星问道。

    “京剧,曹雪芹。我妈教我的。”陆羽说道。

    “挺好听的。”南宫怜星说。

    “那我再给你来一段。”陆羽嘿嘿笑道。

    “可以。”南宫怜星点点头。

    “好咧。”

    陆羽又饮下一口酒,酝酿一番,唱了一段野猪林,也就是水浒传里面林冲风雪山神庙的片段,这次唱的古意苍苍,颇有风雪扑面、黑云压城的架势。

    就这么着,两人各自饮完一坛酒。

    陆羽没醉。

    南宫怜星醉了。

    她摩挲着李凤年的墓碑,看着上面的墓志铭。

    “小心小眼小肺小猫小狗小人,生于汝南,不是善种好汉。大风大浪大江大雨大潮大雪,庚子年,死了一干二净。”

    她哭了。

    歇斯底里,哀婉凄绝。

    眼泪止不住的滑落,嘴唇开阖着,却一个字都没有说得出来。

    斯人已逝,纵有千种万种,万般情绪,又更于何人说?

    陆羽可以理解南宫怜星为什么哭。

    但南宫怜星说的不错,他妈妈真的没有教会他怎么安慰人,他不知道该如何安慰这个二师兄的红颜知己,只得解下自己的风衣,披在了南宫怜星身上。

    哭了一阵,南宫怜星也就不哭了,摸了摸眼泪,看着陆羽,说道:“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

    “姐姐,下山去吧,这里风大。”陆羽说。

    南宫怜星点点头,站起身,有些站不稳。

    看得出来,她的酒量,其实连陆羽都不如。

    见南宫怜星踉踉跄跄的样子,陆羽连忙将她扶着,当然用的是一只手,扶得也是胳膊。

    讲道理的话,眼前这个女人,可是他的兄嫂。

    他不能趁着人喝醉了,就占人便宜揩油不是。

    到了山脚,发现了停着一辆玛莎拉蒂敞篷跑车,市价大概三百五十万左右。

    这款车,陆羽只在杂志上见过,还真没见谁开过。

    全称叫玛莎拉蒂rnbr,是玛莎拉蒂品牌历史上第一款四座敞篷跑车,同时也是玛莎拉蒂品牌旗下的第三款车系敞篷车,与玛莎拉蒂rpr总裁系列轿车以及豪华旅行跑车rnrs系列共同组成了玛莎拉蒂品牌的完美三叉戟。

    “姐姐,你的车?”陆羽问道。

    没想到南宫怜星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居然喜欢年轻人才钟爱的超跑。

    讲道理的话,即便是陆羽现在,也是喜欢多于超跑的。

    跑车这玩意儿,给他的感觉,太轻浮,不实在,或许是骨子里就是个土包子吧,他选车,就钟爱轮子大的、底盘高的、安全系数好的。

    “我的。”南宫怜星点点头,“很诧异?”

    陆羽点点头。

    “我喜欢飙车。”南宫怜星说,“十六岁那年,就有了一辆属于自己的跑车。到了十八岁,遇到了凤年,在我二十三岁的时候,他跟那个北京高门大院里面出来的女人离了婚,我们就在一起了。他叫我不要飙车了,不安全,他也不喜欢,我就把我的十八辆跑车全送人了。”

    她自顾自说着,也不管陆羽在不在听。

    或者说,她根本就是自己在跟自己说。

    只是需要一个倾听者罢了。

    南宫怜星接着说道:“一直到我三十一岁,我都再没有碰过车。这八年时间,他一直说要娶我,却又没有真的娶我,刚开始我很不开心,后来也就认了,谁叫我爱他比他爱我多一些呢?可是他突然就死了。我允许他花心,允许他骗我,允许他从不把我家人当回事,桀骜不驯,我行我素。这些我都可以接受,只是他可以跟我笑,还可以拉着我的手逛街。可是他死了,就那么死了,一具冷冰冰的尸体,一句话也不能说了。”

    陆羽听到这里,叹了口气,摸出一支烟,给自己点上。

    “给我一支。”南宫怜星说。

    陆羽递给南宫怜星一支,又帮她点燃,南宫怜星倚靠着车门,一口一口抽着烟,不再说话,陆羽也不是话多的人,两人难免也就沉默了起来。

    正在此时,盘山公路上,开来了十多辆车,悍马,路虎,三叉戟,基本上都是越野车。

    接着车上跑下来一群人。

    一水儿的黑色皮夹克,外面套着长风衣,短筒军靴,手上带着白手套。

    林林种种,下来了约莫三十个人,渐次向陆羽跟南宫怜星靠拢。

    一边走,一边往外抽兵器。

    一个戴着墨镜的大汉大声叫道:“就是她,兄弟们,砍了他,替老大报仇!”

    陆羽眯着眼睛,看着眼前这些人。

    那是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得罪了这帮家伙。

    值得这么劳师动众的来砍自己。

    “南宫姐,等下我拦着这帮人,你自己开车跑吧,应该是针对我的,等下打起来,连累你就不好了。你要是受伤了,二师兄不得从地下爬起来给我两耳刮子。”

    陆羽淡声道,微微低伏着身子,目光变得幽澈冰寒。

    看着前冲的这几十个人化作的滚滚洪流,颇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

    不管南宫怜星了。

    陆羽心想这娘们儿稍微有点智商,等他拦着这帮人,自己就知道开车从后来跑,以玛莎拉蒂的速度,这些人开的,就等着在后面吃土吧。术业有专攻,只要不是在颠簸起伏的乡村公路,再牛掰的越野车也甭想跟跑车比速度,至于商务车那就更不值一提了也不是什么人都能车神何良信那个境界,生生能把一奥迪6改装成法拉利458。

    一接触就是惨烈的肉搏战。

    陆羽腰身一侧,躲过了一人手中的西瓜刀,将他抛飞出去,然后对着冲的最快的那个戴着墨镜装逼的家伙,直接就拍了过去。

    没有砍,而是拍。

    不到万不得已,他还是不想公然杀人的。

    再说了,他还没搞清楚情况,这帮人到底什么来历,怎么就来砍自己了?

    要说是自己的仇家,稍微了解一点他实力的,都应该知道啊,这些个混混,对付一般人还行,在他面前,来再多也是送菜不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