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7章 出来混,早晚要还滴-绝美女神爱上我-赛车比赛游戏网
绝美女神爱上我

第747章 出来混,早晚要还滴

    “等等——”

    马天烈连忙道。

    他满身冷汗,哪知道陆羽横起来这么横啊,这节奏,是要跟他不死不休么。

    说实话,这是在杭州,是在他马天烈的地盘,俗话说强龙不压地头蛇,他马天烈真要不惜一切代价,陆羽就是真把手底下人马全叫来,谁胜谁负还是未知数。

    问题是,就是个小矛盾而已,又不是什么不可调和的事情,犯得着跟陆羽斗一个你死我活么?

    胜了又如何?

    他马天烈还不是会元气大伤?

    他这些年混下来,又不是没有仇家,到时候,他元气大伤实力大损,他的那些个仇家,不得赶着趟来把他给生吞活剥了?

    还有就是,陆羽这拨人,哪儿是那么容易吃得下的?

    远的不说,就是最近,重庆那个陈风雷,不比他马天烈牛叉哟,还不是被陆羽这小子蛮不讲理的给生吞活剥了?

    老实说,他赌不起。

    他不知道陆羽赌得起赌不起,但他没有那个勇气去试一试。

    道上人物争斗,但凡上了些台面的,其实鲜有你死我活时候。

    大家都是你给我个面子我给你个面子,能囫囵过去就囫囵过去了,江湖嘛,哪有那么多你瞪我一眼我就杀你全家,那讲的全是人情世故。

    哪知道就碰到了陆羽这种二愣子?

    马天烈欲哭无泪。

    甚至于想哭都找不到地儿哭去。

    但是他还是服软了。

    彻底服软了。

    老实说,这一刻,马天烈想了许多。

    他想起了小时候听说书先生讲的那些个故事。

    越王勾践卧薪尝胆****骗过了吴王夫差,三千越甲终于吞了吴。

    淮阴侯韩信钻过了当阳酒徒的胯裆,才有汉初三杰国士无双的威名。

    他也只能这么安慰自己。

    马天烈低下了头,说道:“少帅,您……您别生气。我跟这两个姑娘道歉就是。”

    他说着,走到孙采苓和欧琳琅面前,低着头,说道:“两位大妹子,对不起,是我马天烈不对,我跟你们道歉。”

    孙采苓和欧琳琅俩儿姑娘其实完全傻眼了,见马天烈真来给他们道歉,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完了,姓马的,她们没我想的那么大度啊。所以呀,得罪谁都甭得罪娘们儿不是,看来你得拿出点诚意才行哟。”陆羽淡声道。

    马天烈见两人毫无反应,咬了咬牙,发了狠劲儿,说道:“行。道上的规矩,三刀六洞,我这就给两位姑娘赔罪。”

    他说着,当真掏出一把匕首,一刀就捅向自己大腿,绝不是装腔作势,而是真捅。

    以他化劲宗师的强横生命力,又是自己捅自己,避开要害的话,三刀六洞倒不至于要了性命,最多也就是在医院躺个两个月,总比丢了性命好不是。

    “呀——”

    欧琳琅吓了一跳,哪儿见过这般阵仗,连忙道:“喂,你别捅,我原谅你啦。”

    陆羽也没打算让马天烈真捅,那样的话,事情才真没有任何缓和余地了,跟郭破虏递了个颜色,郭破虏上前,一把将马天烈手臂给抓住了。

    马天烈虽说是真的捅,但他脑子又没秀逗,哪有被人拉着还要捅的道理,也就顺势把匕首扔了,顺着台阶下了。

    “行了。”陆羽点了点头,跟马天烈和颜悦色道:“烈手哥对吧,那这事儿就算是完了。你跟我讲了道理,我也不为难了你。这事儿吧,算你给了我陆羽一个面子,那我也给你个面子。”

    他说着,走到王超和周俊两人面前,冷声道:“喂,你们俩儿棒槌,今儿这事儿,都是你们惹出来的吧。”

    王超和周俊两人听了,完全吓绥了,腿肚子都忍不住打颤。

    陆羽把马天烈和张大标两人收拾的这么惨,这两人肯定满肚子火气没地方发,陆羽要是真把他们俩儿交给马天烈和张大标,这两人不得把他们给生吞活剥了?

    王超心里哪里还有一点趾高气昂的傲气,就差给陆羽跪下来了,说道:“陆哥……不,陆爷,您就好人做到底,再帮兄弟一把吧。”

    周俊也说道:“陆爷,您是大人物,大人有大量,千万不要跟我们歌俩儿一番见识,我们就是不入流的小角色,您就把我们当成两个屁给放了吧。”

    陆羽翻了翻白眼,说道:“喂,我跟你们很熟么,为什么要帮你们?好人?我那个去,你们仔细瞅瞅,小爷我像好人么,你们这是在骂我吧。还有,我陆羽这人吧,出了名的小肚鸡肠睚眦必报,你们说我大人有大量我就真的大人有大量哦。可是那是不可能滴。”

    陆羽看着马天烈和张大标,“喂,大标啊,咱俩也算是老相好了,甭说我们不照顾你,这么着吧,我就把这俩儿棒槌交给你了,心里憋屈吧,有火气吧,只管朝着这两人发,我真不介意,也真不认识这两个棒槌。”

    张大标喝酒早喝得云吞雾罩了,此刻红着脸,小心翼翼问陆羽道:“陆爷……您……您真不认识这俩儿棒槌?”

    陆羽点点头,“真不认识。张总你只管招呼就是。”

    马天烈也憋了一肚子火气,但还是不敢确信,问道:“少帅,您……您没忽悠我们吧。我们是真知道错了,您就没必要再……”

    陆羽没好气道:“喂,我真没套路你们啊,人与人相处,最重要的是什么?真诚!我这人可真诚了,从不说谎。清气如兰这四个字,那就是形容我的。姓马的,你再仔细瞅瞅,觉得我像是会说谎的人么?你们大家说说,我像不像!”

    “太像了。”孙采苓小声嘀咕道,结果被陆羽狠狠瞪了一眼,鉴于他的淫威,只得闭嘴了。

    不过陆羽这么一说,马天烈和张大标两人,倒是相信了。

    两人看着王超和周俊这俩儿棒槌的脸色,顿时变得阴沉无比。

    王超和周俊两人,完全傻眼了。

    陆羽耸耸肩,跟孙采苓说道:“喂,四小姐,我看这儿也没我们什么事儿了,撤吧。”

    王超和周俊两人听了,啪地一声就跪下来了,声泪俱下,说道:“陆爷,您救救我们啊,不能留下我们啊。”

    这要是陆羽把他们俩儿留在这里,不得被马天烈和张大标等人给生吞活剥了?

    陆羽眼神一冷,淡声道:“王超,周俊,你们惹的事儿,管小爷我屁事,我又不是你们老子,哪有义务管你们的死活。对了,临了再送你们一句肺腑之言得了,这人嘛,出来混,迟早是要还滴。”

    陆羽说完,给郭破虏递了个眼色,当真转身就走。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