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娱乐霸主-赛车比赛游戏网
娱乐霸主

第101章

    样……或许……就可以不用去想,那个人离开的原因了“我手机没电了。”

    “外j部的靳部j个小时之前联系了ao里求斯驻华大使馆,要求他们把一个在ao里求斯的中国籍男子以外j官的礼节送回中国,靳部给了ao驻华大使馆一张照p和姓名,全部都跟顾少的信息吻合。”

    “你的意思是……他在ao里求斯?”封晏问了一句。

    王叔想了一会儿,答“消息是您二叔那里来的,基本不会有错。”

    “那为什么会牵扯到外j部去?”

    关于封晏提到的这一点,王叔也觉得很奇怪,所以封靖远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还特地问了“好像说是护照什么都弄丢了,您也知道顾少ao里求斯毕竟不是s市……”

    “王叔,你去让人准备一下飞机,把他安全的接回来,我去趟b市。”封晏没听王叔说完就站了起来,拿着大衣就走。

    王叔迟疑了一会儿“可是,小少爷……到ao里求斯要十j个小时,为什么不g脆让外j部的人……”

    封晏回头,淡淡的瞟了王叔一眼。

    “好,我马上去!”王叔打了个冷颤,其实……这才是小少爷原来的样子吧。

    ——————————

    “二叔。”封晏右手放在小腹前,慢慢的在封闻远面前坐了下去。

    “小晏啊,你怎么来b市也不跟我说一声,大哥他们呢,也来了吗?”封闻远因为情绪的激动,眼眶有些泛红,这是那件事情发生以后……这么多年来,他第一次面对面的见到封晏,就算是封从心满月的那个时候,封晏也是处处避开他。

    “爸没来,我这一次……还是因为扬新的事情才来找您,外j部的靳厚余靳部您应该挺熟悉的吧?”封晏感觉小腹从半路开始就一直被有一阵没一阵的chou疼,他捂着的手也因此一直没有拿开,只是这个时候封晏哪还顾得上这些,顾扬新的消息已经塞满了他的整个脑袋整颗心。

    “我想请您帮我跟靳部约着见一面,好让我亲自问问他扬新的情况。”

    封闻远看了封晏一会儿,一句话没说,默默的拨通了靳厚余的电话,跟他的秘书打了个招呼“跟我走吧。”

    “顾扬新失踪的事情闹的挺大啊,连靳厚余都被他请动了,他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封闻远在封晏的斜前方走着,忍不住问了一句,顾扬新这个小辈,封闻远其实是相当欣赏的,只不过……这一次的事情,他似乎做的有些失了分寸。

    封晏低着头,不知道怎么回封闻远。

    “小晏……你到现在还在怪我吗?”

    “二叔?”

    “当年的事情,我做的是有些极端了,只是……你应该明白我也是不得已的,二叔这么多年来,还欠你一句对不起呢,小晏。”

    封晏不知道封闻远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跟他提这个“二叔,你欠的不是我。”至少……不仅仅是他。

    第 85 章

    “老靳啊,这是我小侄子,有些事情想问问你,不打扰你忙吧?”封闻远级别是高于靳厚余的,本来找靳厚余办点什么事情,靳厚余应该感到开心才是,能让上面的人欠你一个人情有时候连求都求不来,封闻远知道这一点仍然对靳厚余这样尊重,是因为封闻远这一次不想以别的什么身份,而只是以一个朋友的身份,来拜托靳厚余帮忙。

    都说官场上没有绝对的朋友,但是靳厚余对封闻远却是真正的感激,封闻远之于他,亦师亦友。

    当年靳厚余从c市调往中央的时候,人前脚刚走,靳厚余在当地负责c市绿化的表弟就被省纪委拉去双规了,靳厚余想过自己的上调必然会导致一些无谓的牺牲,只是没想到事情发生的太快,让他连一点准备都没有。

    靳厚余和封闻远都是s市人,在s市党校的时候也算得上认识,见了面能打的上招呼,靳厚余当年就是抱着九死一生的心态去找了当时还是中央宣传部副部的封闻远帮忙,没想到封闻远一口答应。

    他只是给c市隶属的s省副省长打了一个电话,说了不到五句话,省纪委对靳厚余表弟的调查就停了下来,而靳厚余也因此欠下了封闻远莫大的一笔人情债。

    “首长客气了,您都有时间来找我,我怎么会忙呢?这孩子就是……封晏吧?”靳厚余给秘书使了个颜se,让他出去了。

    封晏微微弯了弯腰,把手放到了靳厚余的面前,礼节很是到位“靳部长。”

    “客气了客气了,来,有事坐下说吧。”靳厚余把椅子拉开,示意封闻远和封晏坐下。

    “是关于扬新的事情吧?”封晏还没有开口问,靳厚余就先起了个头。

    封晏的手在小腹上揉了揉,想要缓解那g酸胀的感觉“恩,靳部长您是怎么知道扬新的消息的?”

    靳厚余给封闻远和封晏亲自泡了两杯茶,递给了他们“是靳辽给我打电话,说是十万火急,他一小时候最好的朋友在ao里求斯被抢了还被打伤了,希望我能用点特殊的办法把他送回来,这臭小子,竟然还威胁我要是不帮忙,他以后肯定会怨死我。”靳厚余提到自己的傻儿子,嘴角也是拉起了一个弧度。

    封晏被靳厚余的一番话说得如鱼鲠在喉,芒刺在背,被抢了……还被打伤了!?

    伤了……伤了哪里!?严不严重!?现在怎么样了!?

    “怎么会这样?”封闻远看了眼封晏瞬间凝固的脸se,替他问了一句。

    “你们别急啊,我估计靳辽这个孩子也是跟我夸大了,ao里求斯的治安一向是非常的好,这么多年中国旅客去那边就没发生过j起恶x案件,他就是想让我快点帮他办了这事儿。”靳厚余自然是知道封晏跟顾扬新的关系的,前些日子封家长孙的满月宴可是把整个中央轰动了一把————竟然去了两个上将一个元帅。

    “您能让我见见靳辽吗?”封晏的呼吸都变的有些急促,最好是夸张了……那个人要是出了什么事情……要是出了事情,他——————

    “行。”靳厚余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封晏的请求,拿起笔在便签上写下了地址,递给封晏“你去这里就能找到他。”

    “靳部,扬新的话……封家会让人去接,您就不用麻烦的动用中央的资源了,这样对您影响也不好。”封晏接过写着靳辽地址的便签以后跟靳厚余说了一句。

    靳厚余微微滞了一滞,跟封闻远对视了一眼,然后对着封晏笑了笑,算是答应了。

    “二叔,我就不打扰您跟靳部了,我……”

    “行,快去吧,我知道你担心顾扬新,赶紧找靳辽去吧。”封闻远对着封晏挥挥手。

    “首长,你这个侄子倒是够直接啊。”靳厚余“哈哈”笑了两声。

    封闻远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无奈的摇了摇头“封晏也就

    - 如果,请我们的站地址《》

    请记住本站永久域名

    请大家记住站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