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娱乐霸主-赛车比赛游戏网
娱乐霸主

第107章

    要求人的地方,从来都不会想到她这个妈。

    就好像袁伟明的事情,明明只要给她一个电话就能搞定,顾扬新却宁愿欠袁伟明一个人情也不找她帮忙,还有,那个起诉施良的小孩……只要顾扬新跟她开口,就算是陆年生上面有人,她关海玉上面就没人吗?自己的儿子找她帮忙难道她还会拒绝不成?陈荣对陆年生是有一定的压制作用,但是s事官场上谁不知道他陆市长是个q管严,施英肯定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施良出事,到时候把只要施英一发话,陆年生哪还管的上什么陈荣不陈荣?!

    要断了陆年生的路,只有一条路————官大一阶压死他,她关海玉一个电话,j□j的哪个老头不得卖她父亲生前的面子?

    顾扬新眯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顿了好j分钟才开口“妈,一事情归一事情,你也别老是把不搭界的事情混为一谈,吕宋的事情根本就跟你没有一点关系,你要是今天单纯想要来骂我一顿,那你就骂,随你骂多久,我不还嘴就是了,但是把吕宋的事情扯出来算什么?这件事情我从头到尾都没让您难做不是吗?”

    “你是我儿子,怎么不搭界了!?你就为了一个出来卖的男人把俞释东和陆年生都扯了进来,你到底知不知道这个事情现在牵涉有多广!?”也不知道俞家那个孩子怎么回事,铁了心一样的站在了陆年生的对立面上,让俞家现在的立场变得颇为尴尬。

    “有多广!?能有多广!?反正碍不着您关书记就成了!我就是想让一个威胁自己学生的老畜生得到他应该有的惩罚而已,我告诉您我根本不在意这件事情牵涉有多广有多少人,就算要闹到中央去我也绝对不会让您有损伤的,您放心好了,关书记!”顾扬新猛地一下掀开被子,情绪也渐渐激动了起来。

    他们母子之间的事情封晏在一边也不好cha嘴,就是……就是……听顾扬新这么偏帮那个吕宋,封晏心里挺不是滋味的。

    “顾扬新!啪————”关海玉一个扬手就又给了顾扬新的右脸颊一个巴掌,这一次顾扬新的嘴角直接被扇出了血,疼的跟拿着火柴在嘴边烧一个感觉。

    “还要再打吗?来啊,你打啊,快打啊!”顾扬新不f输的瞪着关海玉,手狠狠的在床上重重的敲了一下。

    “扬新。”封晏蹙着眉握住了顾扬新的手,试图让他平静下来,他不能再让这个人晃到脚了……

    “对不起……三哥,对不起,你要不先出去一下,我们再讲j句话就好了。”顾扬新笑的很勉强,嘴角似乎挂着什么重物一般的不自然。

    封晏看关海玉跟顾扬新这个剑拔弩张的样子,怎么还能放心出去,直接摇了摇头。

    “我就跟您把话说清楚了,施良要是不进去我这辈子难安,但是您不用担心,我会自己搞定,您要是因为担心我才来医院看我的,您现在应该放心了,我没事,精神的很,或者您真的很无聊就是想找个人骂,那您就骂顺气儿了再走,但是最好不要这样,因为就算我不介意三哥现在也折腾不起。”顾扬新吐了一口气出来,尽量心平气和的把话讲完。

    关海玉面上一僵,一时间竟无言以对,过了好久才缓缓开口“你在s市消失了多少天,我就提心吊胆了多少天,一接到封靖远的电话说你一回s市就到了风扬来,我抛下手头所有的事情就赶过来了————现在市政府还在开月度报告会,所以你没有必要跟我说话这么夹枪带b的,你对我到底是有什么不满,今天就把话说清楚了。”

    “我没什么要说的。”根本……根本就说不出来,什么都不想说,什么都……不想回忆。

    “扬新,清朗的事情我都——————”

    “我不想听,我不想听,我说了我不想听!!”顾扬新陡然响起来的声音,完全盖过了关海玉的话。

    封晏一手撑着床沿,把身向前倾了一点,他摸了摸顾扬新的后脑“乖,小新乖,我们一起听妈把话讲完好吗?”

    在顾扬新不在s市的那j天,封靖远就把顾扬新其实还有一个弟弟叫顾清朗的事情告诉了封晏,封晏心疼顾扬新的要命,以前就有在怀疑那个人该是在多无忧无虑的情况下才能养成这个x格,封晏从来没想过顾杨新的曾经里会有这样一段————

    或者说,所有人都忘记了,即便是再少的y光,也是向日葵的向往,而顾扬新就是那再幽暗的深井里面拼了命的向y长的向日葵,脆弱却出乎意料的执着。

    关海玉红着眼眶感激的看了一眼封晏“清朗的事情已经过去了那么久了,扬新,我已经能够放下了,但是你呢……是不是还在耿耿于怀?”关海玉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顾扬新,似乎想要从他的面部读出什么来。

    顾扬新抿着有些泛白的嘴唇,不讲话。

    “扬新,你也是我的儿子,你和小朗是一样的。”关海玉似乎在顾扬新的脸上看到了一丝动容。

    “妈,你错了,我是你儿子,但是我跟小朗从来都不一样,一点都不一样。”顾扬新把背倚在了床上,捏着被子的手关节隐隐泛着白“有些东西小朗有的,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再有了,而小朗失去的,却是我过去的十j年里都在后悔自己为什么拥有的。”

    “妈……”顾扬新哽咽了一声,眼里的水汽就源源不断的冒了出来。

    “如果无知是一种罪,那我心甘情愿被您判死刑……但是我那时候还是个孩子,我那个时候什么都不知道,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妈……”顾扬新低着头,眼泪无声的滚在了被单上。

    “妈,您恨了我多少年,我就恨了自己多少年,您知道吗。”顾扬新看着自己微微蜷着的手掌,神情呆滞而空洞“我本该能救自己的亲弟弟,我本该能救小朗的您知道吗,我本应该有一个叫我哥哥的小男孩一起长大的,我却毁了这一切,我已经知道错了,我已经知道自己错的多离谱了,这十j年来我j乎每一天在早上一睁眼的时候就会问自己一遍,如果我当时没有乱走吧,如果我当时再懂事一点……是不是小朗就会还活着,是不是事情就不是现在这样,我的妈妈就不会用那么可怕的看着我,她会带我去游乐场,还会摸我的头叫我宝贝,我的妈妈也不会连过年都不回家,爸爸也不会因为那样而不开心,我已经……没有办法再带着您的恨过下去了,您已经惩罚了我十j年……罚了您自十j年,已经够了,放过我……也放过您自己吧……就算是我求您了。”顾扬新把脸埋在了手中,无声的哭着。

    难道,还……不够吗。

    关海玉呆呆的看着顾扬新,似乎是被什么东西震撼了——————她到底做了什么,她这么多年到底对这个孩子做了什么?

    第 90 章

    - 如果,请我们的站地址《》

    请记住本站永久域名

    请大家记住站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