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娱乐霸主-赛车比赛游戏网
娱乐霸主

第117章

    封闻远似乎触到了谁的目光……俞晖?

    封闻远必然是认识俞晖的,准确点说,六家族里面同一辈的j乎都是一起长大的,只是亲疏不同而已,封闻远回以俞晖一个抱歉的笑容,然后幅度微小的点了点头。

    俞晖见状嘴角的弧度拉的更大了,封家这个小儿子跟关海玉的宝贝还真是可ai,就当着陆年生的面打情骂俏了半天,这官司还没打,陆年生脸已经跟从碳堆堆里面刚爬出来一个颜se了。

    “好——————”顾扬新“丢人”两个字还没讲出来,就被封晏的一个手掌捂住了嘴巴,另外一只手示意他庭上,小白似乎已经开始陈述了,咦?吕宋呢?已经讲完了?他怎么一句话都没听到吕宋说?顾扬新瞄了眼似乎全神贯注的在听小白自述的封晏,好像……有些明白过来了,诶嘿,他的三哥真是萌翻了……

    ——————庭上

    “我叫白起,今年二十四岁,八年前,我也跟吕宋一样,是被告施良班上的一个普通的学生,我的成绩很好,从来没有调出过班上前三,关于这一点,法官大人等一下可以传召我其他的授课老师,或者调取我的在校资料。”白起看了眼施良,已经不复光彩只余灰败,但是……不够,还差远了……这个老畜生!

    “我并没有出生在一个家庭条件很好的环境里,对那个时候的我来说,心里一直都渴望着可以用自己的努力、用高考这一条独木桥来改变自己的生活状态,或者说我也只有高考那一条出路而已,我爸既不是人大代表又不是李刚,所以我拼了命的学拼了命的b自己学,我以为老师都是喜欢努力的成绩好的学生的,所以有时候施老师对我的肢上的触碰,我也就没有多在意,我只当那是施老师表达对我的喜欢的一种方式。”白起放在证人台上的拳头握紧了,施良!禽兽不如……!

    “直到有一天……直到有一天……有一天……”怎么说……要怎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口这种事情,白起支支吾吾了好久,终是哽在了那一句“直到有一天”没能继续得下去,明明都已经告诉自己无数遍自己可以的,做得到的,既然要用正当的法律手段将施良绳之以法,既然已经决定了,说啊……说出来啊白起!!你可以的!你明明对着镜子试过了那么多遍!

    “反对,证人故意拖延时间。”

    “法官大人!证人只是在回忆自己那一段不堪回首的肮脏的往事,情绪难免有些失控,言语上表达的不太清楚,法官大人,基于人道主义,请您允许证人暂时休息五分钟。”俞释东还没等法官反应,就立刻接了辩方律师的话,要他在这么多人面前回忆那些事情果然还是太勉强了吗……俞释东有些担忧的走向白起。

    “小白。”俞释东握住白起放在证人桌上一直紧紧的握着麦的手,轻轻的摩挲了两下“小白,已经没有回头路了,除了赢————就只有输了,你看看施良,问问你自己,还有什么是比自己的母亲至死都不愿意原谅自己还要来的更加艰难的,白起,走到今天这一步这是你自己的选择。”

    俞释东看着白起眼里的迷惘渐渐消散了开来……但是,还差一把火!“小白,顾扬新和封晏把关系都找到了中央,如果你不能赢这场仗,输的最惨的,不是你。”俞释东满意的看着白起眼里j乎在以瞬间燃起的斗志,好————!要的就是这个眼神!

    ——————庭下

    白起j近哽咽的声音,让封晏身边的那个人高度的紧张了起来,小白……你要加油啊!

    “相信他顾扬新,他可是白起,他可是你最好的兄弟,你要相信吧他。”封晏不否认,他一直都很嫉妒白起在顾扬新心里所占的位置,那个他侵入不了的只属于顾扬新和白起的空间,封晏好羡慕白起,可以跟这个人一起度过那样或精彩或惨淡的四年……

    顾扬新的目光始终定在白起的身上,听了封晏的话,重重的点了点头,没错!那个人可是小白,八年前他没有败,今天他也不会输!“三哥,殷世繁人呢?”殷世繁,小白把一切都放到了你面前,是再次推开或是接受都与人无尤了。

    “第五排第三第四个。”封晏进场的时候就跟殷世繁打过招呼,也自然就把他的位置记了下来。

    顾扬新往自己的左后方望了一眼,恩……顾扬新正好对上了殷世繁的眼睛,但是也只是对上了,顾扬新什么特殊的反应抖没有,殷世繁亦是面无表情,淡然无比“七个月了吧,殷世繁的肚子?”

    封晏点点头“恩。”即便是世繁这么要强的人,生产的时候,也应该希望白起在身边吧,只是现在这样……哎。

    “你说殷世繁会不会介意小白跟俞释东的关系啊,偶哟,三哥你快看,两个人手都握一起了,诶诶诶,把脸都凑过去了!”顾扬新也听不到俞释东跟白起说什么,只是好像很难亲密的样子。

    封晏在顾扬新的大腿上用力的掐了一下,三不三八啊这个人!怎么会不介意,不介意世繁挺着七个月肚子跟白起犟什么东西!“你烦不烦,能不能让我安静一会儿了!”

    “三哥,你终于说实话了,你嫌我烦了是不是!?”顾扬新嘴巴长成o型,手反过来指着自己。

    “顾扬新你要再没个正经我真不理你了!”

    “三哥你能不能让我好好听小白自述了,不要跟我讲话了行不行!”顾扬新撑着脸,非常的严肃的来了这么一句。

    “呵呵呵,呃咳咳……”俞晖终于还是没能忍住,乐出了声音,诶哟!关海玉这个儿子绝对是个逗的主儿,也真是难为封晏了!

    就从那一刻开始,封闻远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又多了一件——————没带面具。

    “我高二的那一年,施老师突然把我叫到了他的办公室,跟我说我的作业有问题,他要单独给我讲解,我当时还特别高兴,以为施老师是要给我开小灶,但是后来……等到办公室里面的老师都走光了,施老师把我拉到他怀里,先是……”白起闭起了眼睛,开始继续刚才的自述。

    为什么小繁要来,为什么要让他当着小繁的面把这件事j□j无巨细的讲出来……!为什么!

    “先是把手伸到了我的后背,然后往前,往下……握住了那里,然后开始脱我的k子,但是我……”

    “反对,法官大人,证人时隔八年,怎么还能把事情记得那么清楚,连位置的先后顺序都还能说的那么明白,我有理由怀疑证人所说的话的真实x!”辩方律师毫不留情的打断了白起,又是一个尖锐的反对。

    第 98 章

    “试问辩方律师,一个单纯的相信知识能够改变命运的孩子,在被自己所尊敬还崇拜的老师对自己做出那么下流,有悖师德的无耻之举后,他

    - 如果,请我们的站地址《》

    请记住本站永久域名

    请大家记住站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