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娱乐霸主-赛车比赛游戏网
娱乐霸主

第118章

    怎么可能忘记!?我相信我的证人在这八年中,没有一分一秒是不被被告人施良的所作所为所困扰,每当午夜梦回,施良的禽兽作为就会像梦魇一样缠着我的证人,一遍遍的在他的脑海里回放,辩方律师说的对,我的证人怎么会时隔八年还把事情记得那么清楚————”站在庭上的俞释东就像一个发光一样的吸引着在场所有人的目光,他指着施良的律师一字一句的回答“那是因为,我的证人根、本、就、忘、不、掉。”

    “反对无效,诉讼方证人请继续。”

    白起感激的望着俞释东,嘴唇都已经被他咬出了齿痕,是啊……这八年来,他没有一刻能够忘得了母亲临走之前的眼神,那个对自己怨怼无比的眼神……

    “我当时有一个在j往的男朋友,我们关系很好,我跟他也不仅是玩玩而已,我想跟他走一辈子的,或许你们很多人会说,一个十六岁的孩子懂什么叫感情就敢说一辈子,但是我就是ai他,我不可能让除了他以外的人碰我,施老师想让我脱k子,我当时就拒绝了,我警告他如果他要是强迫我的话,就算是一拍两散把这件事闹大我也不怕。”白起没有提到顾扬新母亲的那一部分,俞释东说了,只要说法官想听的就可以了。

    “施老师或许是怕我真的把事情抖出去,就停了手,我他当时还天真的以为,自己就这样躲过了一劫。”天真……那时候的自己,除了这两个字白起都不知道还能用什么来形容了。

    “我没有想到,从那天我拒绝施老师以后开始,他就在班上处处排挤我,甚至使得其他的老师都觉得我是一个品行有问题的学生,这些我都无所谓,成绩是我自己的,我想只要我认真学,老师的态度什么的都不重要,但是我万万没有想到施老师竟然会派人,去跟踪我和我的男朋友,还偷偷的拍下了照p。”白起越说到后面脸se就越难看,头也渐渐的往下低了。

    “施良竟然还把拍了的照p……拿给了我的母亲看,我母亲当时还在ru腺癌的化疗期间,她看了那些我跟一个男生的亲密照p以后,j乎崩溃了,对所有的治疗手段也都十分的抵触,本来成功的手术……也渐渐因为母亲的不肯配合,使得病情复发,到最后任何的放疗化疗手段都对她无效了,终于……母亲在我高三那一年,走了。”白起并不是来博取同情的,他要做的只是陈述事实,其他的事情……j给俞释东吧。

    “三哥,我看殷世繁脸se不太对。”顾扬新已经从白起的口中知道了这件事情,所以并没有太过惊讶,他只是有些好奇,殷世繁听到这些事情的反应,特地回头看了一下。

    “你要是世繁脸se能对劲吗!”封晏估计殷世繁现在想把施良碎尸万段的心都有了!

    “我如果是殷世繁,我现在就冲上去把小白拉走了!”如果顾扬新面前现在有一张桌子,他一定已经重重的一掌拍上去了。

    封晏看着庭上的白起道“所以说你不成熟你别老不承认,这是白起自己选择的路,世繁没有任何立场去阻止。”

    “……”顾扬新决定还是不讲话了,要不然什么都是被三哥鄙视!

    “法官大人,我觉得有必要补充一点,大家都知道同x相ai在这个社会上并不是人人都能够接受的,而证人的母亲只是一个普通的农民,没有接受过什么教育,同x恋在她眼里就像是病毒一样的存在,当她知道自己唯一的儿子,自己唯一的希望竟然喜欢的是男人的时候,无疑是绝望的,施良施老师当年的所作所为,说的严重一点,又何尝不是一种间接的谋杀!当然,今天我只是以猥亵未成年人以及迫害未成年j□j控告他,所以施老师你暂时可以放心。”俞释东对着施良浅浅的一笑。

    “俞释东你这个小畜生,你敢污蔑我谋杀,你这个———!”施良声嘶力竭的j乎将身跃出被告席。

    “啪、啪、啪。”法官重重的敲了j下那块j乎可以定人生死的木头,皱着眉道“被告请你注意自己的言行。”

    “对不起法官大人!”施良慌忙的坐回了位置上,跟法官的认错。

    “原告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法官对吕宋又问了一句。

    “回法官大人,没有了。”吕宋感激的看着白起,他能够感同身受将自己最丑陋的一面揭开,向所有自己在乎的人展示的心情。

    “好,下面双方就事实部分进行提问,啪——————”

    俞释东手里拿着一支笔,在手掌轻轻的敲打,似乎在思考着什么“施先生您今年已经五十出头了吧?”

    “是。”

    “岁月不饶人,您的年纪在一年一年的增长,但是您教的学生却一直都是十六,七岁的,是不是也正是因为这样,你才会对自己那么青春那么有活力的学生产生不应该有的感觉,像是想要占有他们……”

    “反对对方律师诱导被告回答。”施良的律师是陆年生请的,自然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反对成立。”

    “那我就换句话说好了,施老师您知道,除了证人和原告以外……还有很多你曾经的学生对你恨之入骨吗?”俞释东似乎对这个“反对成立”一点感觉也没有,继续泰然自若的像施良提问。

    “这根本不可能,我教书j十年,年年都是学校里的先进教师,同学们对我也都很尊敬,这一点我现在所有的学生都可以为我作证!我不知道吕宋跟白起为什么要这样陷害我,或许是牵扯什么利益集团,但是你们大家说!我都这么一把年纪了,我有什么必要要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去猥亵j个孩子,尤其他们还是我自己的学生呢!?”施良很满意俞释东的这个提问,像是抓住了救命稻c一般。

    “你确定吗施先生?”俞释东又重复问了施良一遍。

    “我当然确定!”施良这句话说的有些不是太有底气,俞释东是有他什么把柄吗……应该不会吧,陆年生不是已经把其他j家搞定了!?

    俞释东意味不明的看了施良一眼,似乎是带着笑的又似乎只是普通的看了他一眼“法官大人,我有一份新的证据要求呈上。”

    “法官大人,所有的证据都应当在开审之前呈上,现在俞律师这么突然的说有新证据,我们怎么知道俞律师不是故意隐瞒想要跟我们来一个措手不及!”如果可以,梁峰真的不想跟俞释东对上,那可是俞家的人啊……但是谁让他有不能见人的东西在陆年生手上,这颗明知会烫手的山芋,他也不得不接!赢……就皆大欢喜,输……梁峰不敢想。

    “这份证据绝对是本案最关键的一块,法官大人,这份资料是我的助手半个小时前才拿到手的,我并没有想要隐瞒证据的意思,但是由于时间的因素不可抗力,我强烈要求法庭接受这份新证据,我

    - 如果,请我们的站地址《》

    请记住本站永久域名

    请大家记住站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