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娱乐霸主-赛车比赛游戏网
娱乐霸主

第119章

    以我作为一名法务人员的名誉作保证!”

    “你的名誉是名誉,我的被告的名誉就不是名誉了吗,法官大人,这份证据没有任何理由被接受!”梁峰有预感,那份档案袋里一定是一把能够将施良至于死地的利剑。

    “辩方律师,我已经再三强调证据是因为获取时间的关系没有能够及时呈上,并不是我们故意隐藏,你抗拒这份证据的唯一理由就是————你害怕!你害怕你所保护的被告实际上是一个人面兽心的禽兽,你更害怕那档案袋里面薄薄的纸张会将你十j年不败的记录打破!”俞释东向着梁峰b近“梁律师,连接受真相的勇气都没有,你有什么脸面站在这个庭上!”

    “允许新证据呈上。”还不等梁峰反应,堂上的法官就一锤定了音。

    第 99 章

    “法官大人,这是另外九个被施良教过的孩子的联合说明,他们表示在s市九中学习期间均有被他们当时的班主任————也就施良,xs扰过。”俞释东双手把文件袋递给了法官。

    “俞释东你敢y我!!我没有,你让他们站出来跟我对峙,你哪里找的九个人,你让他们站出来,俞释东我什么时候得罪过你俞家了你为什么要找人诬陷我,你说啊你个小兔崽子————”

    “施先生!”俞释东突然提高了声音打断施良,整个庭上乃至庭下都因为他而静了下来“你要人家站出来跟你对峙!?你有什么资格说跟人家对峙?白起是我的朋友,如果不是迫于无奈,我绝对不会让他出庭作证,你以为你对这两个人做的事情————”俞释东狠狠的盯着施良,指了指白起跟吕宋的方位“他们会引以为傲还是什么,他们站在这个台上说出自己努力过千百遍都忘不掉的噩梦,然后从今天走出法院开始又要经受所有身边认识的人的指指点点,你以为这是游戏吗?事到如今你还没有意识到自己作为一个老师到底对自己的学生造成了怎么样的伤害,施良,你不是枉为人师,你简直枉为人!”

    “呵呵呵。”施良捂着自己的半张脸痴痴的笑了出来“啊哈哈哈……俞释东,你是俞晖的儿子,你当然有资格说这种话,但是白起跟吕宋呢,他们只是两个垃圾而已,自以为是的认真学习还以为自己以后可以出人头地,简直是笑话……”施良的情绪已经开始失去控制,反正都已经输了……什么都没有了,还有什么好怕的!“不要说xs扰,我就算是上他们那又怎么了!?我是有j换的,我说了,我会给他们钱,给他们吃好的穿好的,其他人不都欣然接受了?就这两个小畜生,不识好歹,以为自己是贞洁烈nv还是什么,我告诉你白起,还有吕宋,你们这一辈子都逃不开你们骨子里的自卑,你们一辈子都是下等人!”

    “你说什么施良,你再说一遍————!”白起j乎在一瞬间从证人席上站了起来,俞释东还没反应过来,白起已经一把揪住了施良x前的衣f“你说谁是下等人,你他妈给我再说一遍,你他妈x再说一遍!!”

    “啊哈哈哈哈,你看,白起,这就是下等人的愤怒,你这一辈子都是白起,你变不成顾扬新的,你算了吧。”施良凑到了白起耳边,以只有白起能听到的声音说了一句“殷世繁不是你这种人能要的起的,白起,你就是个拖油瓶,你妈的死谁都不怪,就怪你是个变,甘愿躺在下面被人艹,你……”

    施良还想要说些什么,但是白起却已经被法庭上的保安架起来拉开了,施良冷笑着对白起用口型不断的重复那三个字“下等人,下等人,下等人————”

    白起的两只手都被保安控制着,他只能不停的挣扎,不————!!他不是,他不是!小繁根本就不介意他的身份,根本就不!!

    “小白,算了,他已经输了,小白,你冷静点!”俞释东眼神示意两个保安走开,他站到白起面前,握着白起的两个手掌,试图让白起平静下来。

    “这个社会没有下等人,我也不是!!我想要让让自己变的更好,我已经那么努力了,我甚至都被哈佛法学院录取了,我不是下等人,我不是——————!!”白起的眼神已经开始模糊,只是不停的说着“我不是”三个字,他已经变得足够优秀了,他已经可以跟小繁并肩而立了……!

    “白起你冷静点!”俞释东摇了摇白起的身“没有人说你是下等人,你今天做的很好了,接下来就由法官跟陪审员做出判决了,我们先到后面去休息一下好不好?”

    白起侧过头,朝着殷世繁的方向望了望,他一直都知道他在的,他走上庭的第一秒就在人群中看到了他,白起是希望殷世繁来的,却又害怕殷世繁真的来。

    白起之于殷世繁,从来都是那么矛盾。

    殷世繁的目光一直都在白起身上,两个人目光对接,就那么静静地……静静的……对视着,直到殷世繁在尹与鑫的搀扶下很艰难的才站起来,走出法庭后面的那扇大门。

    七个月了……已经第七个月了,小繁的肚子……白起失落的垂下脑袋“我们走吧。”

    殷世繁怀y的事情随着他腹部的逐渐隆起,自然是瞒不住的,六家族的内部人员j乎都被震惊了一下,殷世繁跟白起的事情本来就只有封家跟顾扬新比较清楚,其他人除了知道殷家的少爷肚子被人弄大了,至于是什么人……他们就不得而知了。

    “小白?你在看什么?那个是……世繁吗?”俞释东顺着白起的目光看过去,殷世繁?

    “大概是吧,我们先到后面去等宣判吧。”白起伸手挡了挡眼睛,然后————似乎充满了电一样的恢复了原样“施良会判j年?”

    “这个说不好,看法官对这类型的案子的敏感度了,五年,八年,十年都有可能。”俞释东一点都不喜欢这样的白起,眉间紧紧的皱着。

    白起了g燥的似乎快要裂开的嘴唇“怎么就不是终生呢,早知道就说他j□j我了,反正只要演的伤心点就可以了,呵呵呵……”

    “白起,这是法庭,要**律,如果你那样做了,就是让我后悔帮你。”俞释东对着白起正se道,怎么可以有这样的想法……!

    “要讲什么法律,要是**律能行的通为什么这样一件芝麻大点的事情要闹到中央去!”白起嗤笑一声。

    俞释东停下脚步,横跨一步跟白起面对着面“白起,要用法律将施良绳之以法————这是你选择的方式,如果你只是想要施良付出代价,多得是其他办法。”

    “我永远都在靠别人,无论用什么方式我永远都在靠别人,施良说的一点都没错。”我他妈就是配不上殷世繁!

    ——————————

    尹与鑫跟在殷世繁后面,想要扶着他,但是又怕再被他

    - 如果,请我们的站地址《》

    请记住本站永久域名

    请大家记住站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