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娱乐霸主-赛车比赛游戏网
娱乐霸主

第123章

    母子两个人都一个x格————犟的要死。

    封晏看顾扬新那蔫样,只好接过话茬“十五年。”

    顾扬新一个激灵,坐直了身不解的看着封晏,却又不能问他怎么知道的……要是顾诚义知道他们两个人连案子都没看完,就到车上去那个了的话……他就该转行去挖地洞了。

    “俞家那个孩子还真是出力不少啊。”顾诚义感叹道,陆泾川的调查是秘密进行的,除了j个内部人员知道以外,是绝对封闭的————也就是说,在外人面前,在法官面前,施良现在还是市长的小舅子,这么重的判决结果……显然是有人加了压的。

    “是啊,他是白起的好朋友。”顾扬新有些感慨,俞释东……其实……倒是跟小白挺般配的,对小白也好。

    顾诚义看都没看顾扬新,目光从封晏身上挪到了电视机上,接下来……除掉封晏对顾扬新极度鄙视的眼神,三个人就那么毫无j流的在客厅沉默的坐着,看时事新闻,等吃饭。

    四十分钟后,关海玉端出了最后一个汤。

    “来吧,完成了,扬新,封晏,都坐下来吃吧。”关海玉解下围裙,呼了口气,那个孩子……应该会喜欢吧,这顿饭……

    第 102 章

    “三哥,吃不下吗?”顾扬新看着封晏拿在手里j乎都没有落下的筷子,有些担心的询问。

    “恩?没有,挺好的,可能是我今天中午的时候吃的多了。”封晏有些晃神,过了j秒钟才反应过来,对着顾扬新宽似的一笑。

    只是顾扬新听了这回答……本来不紧张的现在都变得紧张了,中午,中午吃p啊,吃的全都吐出来了!顾家的饭桌是那种长大于宽很多倍的长方形的,顾扬新虽然跟封晏坐在一边,但是离得比较远,这下好了,顾扬新又p颠p颠的挪到封晏旁边去了。

    顾诚义低着头扒了好j口饭,假装没看见顾扬新跟封晏的互动,自己以前怎么就没发现他这个宝贝儿子这么贴心这么温柔的!?

    “怎么了?是……肚子!?”顾扬新左手放在椅背的顶端,他把头探到封晏面前,这才注意到封晏的右手一直都在小腹上揉按“什么时候开始的?”

    “不是不是,你……”

    “什么不是,三哥你再“不是”一句我真的要火了!是不是~回答只能一个字!”顾扬新又胆大包天的打断了封晏并且威胁他=·=

    封晏当着关海玉跟顾诚义的面又不好发作,只好窝火地瞪着顾扬新,要他说什么!?说从刚才车上……结束以后就感觉不太好?

    “顾扬新,我跟你说过多少次食不言寝不语,坐回去,吃饭!”顾诚义觉得封靖远当年送他那条鞭子绝对是有深意的,这个深意绝对跟顾扬新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又不是你媳f儿你当然不心疼了!”顾扬新才不理他爸,轻描淡写的弹了顾诚义一句就继续对封晏嘘寒问暖。

    我倒是心疼我媳f儿,我媳f儿现在不是更在乎你个小兔崽子吗!顾诚义咬了咬牙,把筷子往桌上重重的一拍“顾扬新你今天是专门来跟我唱反调还是怎么个意思?一家人好好吃一顿饭能要你命啊!?”

    “我不是已经听你的话回来了么,您说要吃饭,这饭我也吃了,怎么,爸您还有什么要吩咐的!?”

    “我还有什么好吩咐的!?”顾诚义怒极,顺手拿过手边的筷子就对准顾扬新扔了过去“你回自己家吃顿饭还要我‘让’你来你才来!?滚,趁早滚!”

    顾扬新身一侧,就避过了顾诚义砸过去的异物“滚就滚,当我愿意!”顾扬新也真算是跟顾诚义杠上了,丝毫的不退让“三哥我们走,你看吧,我让你不要来,就是这个结果,我自讨没趣!”

    “闹够了没有!”关海玉声音不大,但是却是威慑力十足,顾扬新刚站起来的身一颤,他把眼睛往别处一斜,不去看关海玉。

    “顾扬新,你任x也要有个程度,对你爸什么态度,长y不分,我是这么教你的吗!”关海玉出身将门之家,对于中国的传统礼节自然是比一般人家要来的讲究,她从位子上站了起来,原本拿着碗的手撑在了饭桌上,颇有不怒自威之感。

    什么?他刚刚听到了什么?顾扬新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关海玉,过了好久,顾扬新意味不明的笑了“您教我?”顾扬新朝着关海玉的方向走了一段距离,直到距离关海玉只有一小步的距离处才停下来“您真的有资格跟我说这个话吗?妈,您扪心自问,我从小到大,你教过我的除了怎么让自己没有存在感,还有什么?”

    “顾扬新我今天真的不想跟你提清朗,我就想跟你好好吃顿饭,为了这个才让顾诚义打电话让你回来,我知道如果不打电话,你可能半年都不会回来一次……过一段时间我就要调职了,或许以后就……”更没有什么机会了。

    “呵,调职……c省?还是g省?或者h省?反正这j个地方都够远,您去了正好就可以不用回来了,眼不见心不烦是不是!?”顾扬新双手抱x,依旧是一副浑然不在意的模样。

    “顾扬新你也别这个态度,我从来没有说过我见你心烦,我调回s市这么多年,没有一天是不回家吃晚饭的,可是你呢?你有j天是在家吃晚饭的!?是你不想见到我,何必推我我身上来?”关海玉嗤笑一声,习惯x的把两边的杂头发往耳后捋了捋“要说我没尽到做母亲的责任,我承认,但是顾扬新你就做到儿子应该做的事情了吗?”

    “……原来是这样,您这么多年总算是把真心话说出来了啊,那我们两个还算是扯平了呢——————反正一个不像妈,另一个也不像儿子。”顾扬新迎着在场三个人的目光走到了客厅,像是撒气似得把沙发上的两件外套甩了甩,再拿起来挂在胳膊上。

    “我们走。”顾扬新把封晏的手往自己手掌里一握,嘴角很勉强的扬了扬。

    “不要笑。”封晏牛头不对马嘴的说了一句“丑死了,不许这么笑!”

    “妈,您外调的通知什么时候下来?”封晏还不等顾扬新反应过来,就转头对关海玉问道。

    关海玉垂着眼,似乎身所有的重量都压在了两只撑在桌上的手上,回答的言简意赅“下周三。”

    “不管是c省、g省还是h省,妈您都不要去了,中央那边对正部级的人事调动比较重视,二叔也不好多cha手……我想可以这样,我给爷爷打个电话随便找个理由,张德源那边爷爷肯说话基本就没问题了。”封晏很有条理的跟关海玉分析情况。

    “三哥这就是你不对了,妈要走你就让她走好了,强扭的瓜不甜不是?”顾扬新有些讶然,不知道封晏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存了让关海玉留下的念头,但是三哥既然这么说了,顾扬

    - 如果,请我们的站地址《》

    请记住本站永久域名

    请大家记住站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