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娱乐霸主-赛车比赛游戏网
娱乐霸主

第129章

    ?”尹与鑫闻言,张大了他混血的蓝se眼眸,情绪稍微有些激动。

    “恩,我跟罗伯特,你应该认识的,他是威廉的表兄,也是我大学时候的同学。”俞释东成功的吸引了尹与鑫的注意力,再接再厉道“我们出去找个地方坐下来再细谈,成吗?”

    “那……”

    “有什么事情就在这里谈吧,他出去不安全。”殷世繁打断了尹与鑫接下来要说的话“这j天一直有人在外边转悠,你在我身边他们才不敢乱动,与鑫,别乱了分寸。”

    尹与鑫咬着下嘴唇想了一会儿,朝殷世繁点点头“俞先生,你认识rober,也应该知道我现在的情况,我现在……不太方便离开世繁。”

    “那……行吧。”俞释东无奈的跟白起j换了一个眼神,他已经尽力了……没成功可不能怪他,毕竟计划赶不上变化不是。

    俞释东跟尹与鑫示意了一下,两个人并肩走到了客厅边缘的豪华y台上,j谈了起来。

    “我得跟你说实话,我只知道威廉人在瑞士被困住了,其他的……”俞释东无奈的捂了捂脸“其实我就想让他们两个好好说会儿话,要不然他们都快成陌生人了。”

    尹与鑫也是看着殷世繁和白起呆滞了一会儿“有烟吗俞律师?”

    “有。”俞释东本人不chou烟,但是他的很多客户都chou,所以他的公文包里常年都备着j包顶级的烟“给。”俞释东把烟和打火机一并递给了尹与鑫之后。

    “我认识的人当中除了世繁,也没有谁能跟威廉的家族相抗衡了,我不可能一句话都不说就离开i,就算要离开也起当着他的面告诉他,所以我才厚着脸p拜托他带我来中国,我没想打扰他的生活。”尹与鑫吸烟的姿势很好看,食指跟中指轻轻的一夹,随x而优雅。

    “但是你的确让小白误会了。”俞释东避开了尹与鑫呼出的烟圈,趴在y台上看着殷家花园里的风景出神。

    “他误会?”尹与鑫把烟挪离了嘴边大约十公分,是略带讽刺的口气“我看他根本就是胡闹,还是不挑时间场合的胡闹!”

    “尹先生你并不是局中人,小白的事情……别说的那么武断。”俞释东不喜欢听别人那么说他的朋友。

    尹与鑫抖了抖肩膀,一直呆在室内,这一出来,才发现风挺大的有些冷“你是白起的朋友,而我肯定是站在世繁的立场上说话,这个话题继续不下去了,我们换一个吧。”尹与鑫指了指殷家花园外面停着的三辆悍马“你看到那三辆黑se的车子没有,我能肯定,那是来监视我的。”

    ————————

    “小繁……你别一直站着了,我扶你坐下吧。”白起看着殷世繁不时在腰背上揉捏的手,心疼的不行,赶紧站到了殷世繁右手边给扶着。

    殷世繁没有说话,但也没有拒绝,在白起的搀扶下,慢慢悠悠的在沙发上坐了下去。

    “小繁你喝水吗,我帮你倒一杯?”白起不安的搓了搓手问道。

    “不用了,你要是有事情来找我的话,就说吧,要是没事只是想来看看这个孩子的话……你现在也看到了,挺好的。”殷世繁舒展的靠在沙发上,闭着眼睛,手随意的在腹上抚着。

    “我……我就是觉得,我们现在这样子,我们……”白起脑子里一p混沌,是啊,他已经见到他们家小繁了,他是来找他g嘛的?“我们应该好好谈一谈了。”

    “谈一谈?”殷世繁睁开眼,目光闪了闪“我不觉得有这个必要。”

    番外篇(白起3)

    “我们已经很久连话都没有说过了,现在不是挺好的时机吗,还是说小繁你一定需要尹与鑫在场?”白起在殷世繁的对面坐了下去,拿着电视机的遥控器一通乱按。

    殷世繁咧嘴一笑“呵,那你呢白起,跟我谈一谈还等俞释东不在场吗?”

    “如果小繁你要释东在场也可以,我可以把他叫过来。”白起靠着心里那一口气强撑着“不过我觉得我们两个的事情,最好不要牵连别人,是不是?”

    “那你说吧,要跟我谈什么,要跟我谈你一声不响就搬出去住了,还是跟我谈施良的事情你这么多年对我绝口不提,或者是谈这么久以来你都住在俞释东那里,你想谈什么白起!?”殷世繁的音量不大,但是对于白起来讲却是————振聋发聩。

    “你知道封晏早产的事情吗?”白起抿着嘴唇,x口起伏了j下,风马牛不相及的来了这么一问。

    殷世繁淡淡的点点头。

    “那你知道是因为顾扬新封晏才早产的吗?”依旧是让人不明所以的一问。

    “那真是让你费心了白医生,哦不,现在该改口叫白律师了,孩子才七个月而已,不至于会早产,还是……你今天就是打算好了来试看看能不能做到你好兄弟那个程度?”殷世繁在听懂白起话里意思的同时,一口气就憋闷在x口,于是乎连带着说出来的话也是讽刺意味十足。

    “白律师、白律师,是啊,这还真亏的释东愿意给我一个机会进旭日呢,你知道吗,我从小学的时候开始,就一直向往着成为一名律师,我真是笨,你当然不知道,你怎么会知道呢。”白起被殷世繁j句话激的眼眶发红,针锋相对道。

    殷世繁挺起来一直靠在沙发上的腰,直视着白起的眼睛,一只手用力的握着拳放在沙发的扶手上“我是不知道,但是你也从来没有跟我说过。”

    “你愿意听吗殷世繁,我的事情你愿意听吗?你连自己的事情都懒得跟我讲,不要说听我的那些破事儿了!”在一起那么多年,躺在他身边那么多年,会聊起彼此生活上事情的时候,屈指都能数的过来。

    “原来是这样……我不跟你谈你就去找顾扬新谈,去找刘明启谈,去找俞释东谈!”殷世繁撑着沙发就站了起来,指了指y台上的俞释东,然后颤抖着的落回了大腿边————可见其用力程度。

    “不要说的你好像很介意我跟释东的关系一样,是,我跟他们关系就是好!我他妈跟顾扬新穿一条k子长大的,我妈死的时候是他陪在我身边,我人生中第一个开颅手术却让病人死在了我手上,是刘明启不停的在旁边安我,害的我妈至死都没有跟我讲一句话的人,是俞释东帮我把他送进了监狱,这三个人是我白起这一辈子都放在心里感激的人!”白起也是在一瞬间从沙发上弹了起来。

    “殷世繁,我们两个在一起三年高中,分开了四年大学,现在又是三年,你认识我整整十年了,你问问你自己,你除了知道我叫白起,你还知道什么!?在你心里我就是一个整天笑的没心没肺的傻b,你高兴的时候就逗一逗,不高兴的时候就把我扔一边,你去英国可以两系,然后一回

    - 如果,请我们的站地址《》

    请记住本站永久域名

    请大家记住站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