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娱乐霸主-赛车比赛游戏网
娱乐霸主

第144章

    心,无论是他的外表,他的打扮,他的作风,甚至是他的脏话,都让一帮男男nvnv围着转悠,但是他从来不理会这些,他不喜欢出风头,他永远只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我是多么庆幸我是他的室友,能得到那么多人羡慕不来的——————他的目光。

    ——————————

    大二寒假回家过年,跟妈一起去超市买年货,超市里的人很多,其中有两个人男生,跟我的年纪一般大,一直推着车在我们前面走,两个人一开始是并排走着的,后来走着走着,那个没有推车的那个男生,就再后面抱住了另外一个男生的腰,抱了好长时间都没有放开。我妈是个中学的老师,对于这样的事情似还没有闭塞到什么都不知道,她当时拉了拉我的手臂,很小声的问我“前面那两个男的,是不是……那个?好恶心。”

    那时候我一下子就被我妈的“好恶心”三哥字给弄懵了,很激动的反驳了她“人家是同x恋怎么了,男的不能喜欢男的啊,妈你怎么这么多事,人的事情你g嘛去指手画脚的!”我妈似乎是被我当时激烈的反应给吓住了,一时间呆住了,没反应过来,我走在她的前面,低着头,眼泪很不争气的就流了下来,擦了流,流了擦。

    我知道的,这个世界上最缺少的就是宽容。

    ——————————

    大三上半学期的前三个月过得风平l静,顾扬新也不老赖在学校了,似乎是按时回家了,人也比以前开朗很多,一个月之后……他告诉我,他有喜欢的人了。

    我反应很快,一点迟疑都没有,问了他一句是谁。

    他告诉我,是那个封家的三公子,是那个封家……

    大学毕业后,我选择留校,一年过后在学校担任经济管理系的辅导员,第二年因为表现良好二提升为副教授,也是在那年,他告诉我他跟封家的三少爷在一起了,第四年,他告诉我封家的三少爷有了他们两个的孩子,也是这一年,他把所有的软弱和伤口摊在了我的面前,任我撕裂。

    他说他ai了那么多年的男人不ai他,他说他只是想要一个完整的家问我这很难吗,他说他竟然不知道施良对白起做了那样的事情觉得自己像个自以为是的傻b,他说他好累。

    那天晚上我差点没有忍住,已经在嘴边的告白,被他的一句“三哥”个完完整整的堵了回去,我应该要明白的,我本来就是个连喜欢一个人都没有胆量说出口吧的懦夫,何必给他再添一道伤口。

    我讨厌封晏从来不给他确定的答复,我讨厌封晏老师让他一个人闷闷不乐的喝酒,我讨厌封晏拥有了我一辈子都可望而不可求的东西却弃之如履。

    六个月前,封晏生下了他的儿子,取名封从心,在这之后的三个月,他竟然不见了,整个s市都差点被封家和顾家搅的翻了天。

    然后过了一个星期左右……他回来了,跟封晏圆圆满满的和好了,所有的事情都是皆大欢喜。

    可能唯独我不是吧。

    今天在办公室里备课的时候,突然有好多学生发短信问我是不是校友名人榜的那个顾扬新今天来学校了,我一惊,立即就给他打了个电话确认,他的确来了,我跟他约在食堂碰面。

    我本来是在食堂里面等的,后来实在是耐不住,走到门口等了,还好……我走到了食堂门口等,不然……就真的自以为是的以为他是来找我的了,那个人竟然也来了……封晏竟然也来了。

    我们三个人坐下来以后,我问了封晏很多尖锐的问题,他很着急,似乎是担心封晏生气,但是我不担心,我唯一担心的是他……会不会一直开心下去。

    封晏给了我想要的回答,也是在那一刻,我突然觉得,心里的某一根弦,断了。

    尽管他从来不属于我,但是那一刻……他是真的属于一个比自己强太多的男人了,从今往后,从今往后……再也……

    就结束了吧,冯暮,你这场丢人现眼的暗恋。

    晚上,他给我发了条短信“冯暮你知道吗,三哥竟然说你喜欢我!他是吃醋吧……他真的好喜欢乱吃醋是不是,啊哈哈哈……”

    我盯着那条短信看了好久,然后把窗帘拉上了,无力的仰躺在床上,脑袋里久久的都是一p空白,感觉似乎有什么东西要从眼眶里喷涌而出,我抬起手臂压在了眼睛上。

    我约你食堂见面,是知道除了篮球场那是你最喜欢的地方,因为它的外墙是玻璃的,我知道你那么多事……你却连我喜欢你都不知道。

    有一个少年做事总是那么理直气壮,就连猜我的名字都不告诉我为什么,他对我说过“冯暮?你应该叫冯暮!”

    我ai这个少年。

    番外(孟凡岩1)

    大四毕业后的第五天,孟凡岩急匆匆的去找了顾扬新。

    “他人呢?”自从那天晚上之后,他已经三天没有见到桑止人了,他不知道桑止去哪里了,不知道那人是不是因为那天晚上的事情所以躲着他······孟凡岩只知道他找不到桑止了。

    顾扬新似乎很惊讶,孟凡岩竟然不知道桑止的去向,反问了他一句“你不知道桑止离开s市了吗?”

    离开······离开s市了!?他为什么会知道!?他当然不知道!“桑止······离开s市了!?他没有告诉我!我不知道,他离开了去哪里,什么时候回来!?”

    顾扬新似乎是刚睡醒,头发还乱糟糟的,他随手顺了顺“他不会回来了。”

    “什么!?你在说什么?”孟凡岩一把抓住顾扬新的肩膀,大声的冲他吼道。

    “他说他爸妈让他回b市,他打算留在b市,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顾扬新被孟凡岩的态度弄得有些云里雾里,这两个人平时关系是最好的,怎么现在一个人走了另一个人都不知道!?“他怎么会不告诉你?”

    怎么会不告诉他······怎么会不告诉他······呵,毕业那天晚上他们宿舍出去喝酒,到最后冯暮跟顾扬新,他跟桑止,两两的离开了,孟凡岩不知道冯暮跟顾扬新发生了什么,但是他跟桑止上c了,他也心甘情愿的躺在了桑止的下面。

    然后第二天,桑止没出现,第三天也没有出现,第四天第五天第六天······都还是没有出现,然后现在顾扬新正在告诉他,从今以后,他都不会出现了——————

    孟凡岩没有再回应什么,转头就走。

    “老孟!?老孟!”顾扬新觉得孟凡岩的反应怎么看怎么不对劲,也顾不上身上的睡衣就追了上去“桑止临走之前来找我的时候,脸se也不太好看,你跟他是不是吵架了?我说老孟,朋友之间偶尔的不合————”

    “朋友!?谁跟桑止是朋友了,顾扬新你别一副什么都不知道

    - 如果,请我们的站地址《》

    请记住本站永久域名

    请大家记住站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