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娱乐霸主-赛车比赛游戏网
娱乐霸主

第146章

    我是桑止的大学同学,这次来找他······是有点事情,桑止······他在家吗?”孟凡岩让自己评平静了一会儿,才缓缓的开口。

    路岚若无其事的打量着门口的孟凡岩,很周正英俊的一个男孩子“找桑止吗?他在房间里,我帮你把他叫出来,你先坐下吧,我给你倒杯水。”路岚整了整戴到一半的耳环,就往厨房去。

    孟凡岩连忙拦住路岚“那个······阿姨,不用了,我自己上去找他就行了 ,您告诉他在哪个房间就行了。”

    “也好。”路岚一手摸着耳垂,笑的让人如沐春风“他就在二楼右转第一间房,我正好有事要出去,没大人你们也好不尴尬,我马上就走了啊。”

    “好的,阿姨您路上注意安全。”孟凡岩一听路岚说要走,心里的确是松了一口气,面上却依旧很淡然。

    路岚以一个微笑回应了孟凡岩,拿起桌上的包,走到门口“我都忘记问了,你叫什么名字呀?”

    “我叫孟凡岩阿姨,孟子的孟平凡的凡岩石的岩。”孟凡岩一只脚都踏上了楼梯,被路岚突兀的问题给打住了,他回过头,朝着在门口有条不紊的穿着鞋子的路岚很礼貌的回答。

    “孟凡岩······阿姨了,以后常来玩啊。”路岚右脚伸进了rv的水晶扣经典款里面,习惯的轻轻甩了甩头发。

    孟凡岩在楼梯口目送着路岚走出门,才重新转过身。

    “喂?王局,恩是我,听说你表弟调到s市去了,能帮我查个人吗?”“孟凡岩,孟子的孟平凡的凡岩石的岩。”路岚眼角微微倾斜着“好,那就谢谢了。”

    ——————————

    “咚、咚、咚。”孟凡岩把脑子放空了,什么也没想,就敲响了桑止房间的门。

    过了大概j十秒钟,房内就传来了声响“砰——————”桑止刚拉开房门,看到来人,就又重重的把门摔上了。

    “桑止!?你什么意思!?你开门,给我······”

    “给你什么!?”孟凡岩还没说完,桑止就黑着脸打开了门“孟凡岩,你还真是够烦人的,找到我家里来了都。”

    烦人······孟凡岩身不受控制的晃了晃,他说他烦人······“我只是想你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为什么,那天晚上,那天晚上······之后就不见了,是不是你不喜欢那样,我们以后可以不那样,还当朋友······你不用离开s市,我不会缠着你不放的,我不会让你觉得困扰的。”

    “不会让我觉得困扰!?”桑止扯嘴一笑“你还真是能高看你自己呢孟凡岩,你全身上下除了这张脸稍微能让人看的过去一点,你以为你还有什么资本?”

    “你说什么?”孟凡岩猛地抬头,盯着桑止看,有些不可置信······怎么会,他认识的桑止怎么会对他说出这种话,他认识的桑止明明······是那么温柔。

    “我说什么你没听明白吗孟凡岩,你大学四年有没有哪怕一刻是不惦记着我的,你知不知道这让我觉得很恶心,你每次跟我一起洗澡都会有反应,你每天晚上都看着你手机里面我的照ps,每次吃饭都用那么露骨的眼神看着我,我喜欢的是你nv人!我喜欢nv人,你让我觉得恶心你知不知道!?”桑止一g脑的把这么多天积蓄在x腔里面的郁闷一吐而出,他竟然跟一个男人做了,他竟然对着一个男人有了感觉,而且······这么多天来,他居然没有一刻能把进到这个男人后面的感觉忘掉,好恶心······恶心!

    “可是你那天晚上明明抱着我说你喜欢跟我在一起。”孟凡岩整张脸都失去了血se,他扶住桑止房间的门沿才勉强让自己站稳了,他······他刚才听到的那些话是什么,究竟是什么,他不明白他不懂······!

    桑止单手叉着腰,另外一只手扶住了自己的额头“你要我说你什么好呢孟凡岩,我那天晚上喝多了,不管是不是你,我都会说喜欢,那能代表什么,我喜欢你吗?”

    “不是吗?”孟凡岩问出着三个字j乎是透支了他二十j年来所有的勇气,不是吗······明明那人喊着自己的名字说喜欢的,明明他在他的眼里看到了ai恋的,不是吗······!

    “不是吗!?”桑止怒极反笑“你问我不是吗!?你是听不懂人话是不是!?我说了,我不、喜、欢、男人!”

    “那你为什么要跟我做?”孟凡岩执拗的追问着桑止,那样极致的欢愉······他不相信,桑止对他一点感觉也没有!

    “如果我说我只是好奇上一个男人是什么滋味,你信不信?”

    孟凡岩摇头。

    “所以说我跟你真的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我说实话的时候你以为我在说谎,我随便说说的时候你又当真了,孟凡岩你就走吧,回s市去别再来烦我了。”桑止挥掉了孟凡岩放在门上的手,作势关上门。

    “桑止—————我ai你。”

    “ai是吗?孟凡岩,你了,这是你b我的。”桑止愤愤的走进房间,在chou屉里捣鼓了一会,拿出一张类似于贺卡的东西,拍在了孟凡岩的x口“这是我的订婚宴请柬,一个月以后,这才是ai!这才是正常的ai!”

    “你······你,你说,你······要结婚了?”孟凡岩一时间连话都说不清楚了,这是什么······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是,我要结婚了,谷江中将的独生nv,谷泽月。”

    孟凡岩本来还想问,那你ai她吗,或者故作大方的祝福他幸福······都算了吧,孟凡岩当时只有一个这一个念头,都算了吧······

    有些东西是命里注定得不到的。

    —————次日s市

    孟凡岩改了当天最早的机票返回s市,谁也没有联系,直接往家里奔,瘫软在了床上。

    桑止并不知道,他口中那天晚上只是想试试跟男人做是什么感觉,却被自己当做了压在心里四年的一个井喷点,第二天中午,孟凡岩就跑回家,跟自己爸妈——————一对中国传统的书香世家传统的不能再传统的夫q,出柜了。

    孟凡岩告诉他们,他这一辈子除了那个男人绝对不可能会跟别人在一起,他的母亲有高血压,当场就昏了过去,孟凡岩的父亲,气的一句话都说不出口,只是让他走,赶快走。

    孟凡岩看着手上那张薄薄的,他的父母三天前寄给他的法律文书,要求断绝家庭关系的协议——————万念俱灰。

    他从小就被父母抛弃,然后被领养,养父养母都是很本分的知识分子,对他,只能算的上是经济上的支持和名义上的抚养,而父ai和母ai·····

    - 如果,请我们的站地址《》

    请记住本站永久域名

    请大家记住站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