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娱乐霸主-赛车比赛游戏网
娱乐霸主

第150章

    知道!!

    殷世繁穿外套走到门口——————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觉得无力过,天呐······鞋子!该怎么办才能把这该死的鞋子穿上!

    “嗡嗡嗡······”殷世繁紧紧地皱着眉头,掏出手机“陈伯?”“已经到了?好,那我马上下去。”

    殷世繁一接完电话,竟然拿起鞋柜里的鞋子就往外面走,脚上只穿了一双白se的袜子!这个时候殷世繁已经没有心思去想什么形象不形象g净不g净的问题了,想陪着他,无论如何都想陪着他!

    殷世繁右手扶着楼梯的边沿左手拿着那双鞋子,一脚一脚的往下踏,一开始的时候还能找到走楼梯的感觉,都后来就是全凭借着惯x胡乱的下脚,很多次都差点被肚子坠的产点摔倒。

    “当心!”殷世繁打电话给陈伯的时候,殷乔正好在车上,虽然不太情愿,但是还是一起来了————也幸亏一起来了“你有什么事情急成这样,鞋还没穿好就下来了?”

    “父亲?!”殷世繁看着扶住自己的手臂,有些惊讶,父亲竟然来了······!

    “问你话呢殷世繁,什么事情这么重要?”殷乔无疑是疼殷世繁的,殷世繁的母亲在他出世不久就因为身的原因走了,从那时候开始,殷乔就把所有的ai给了自己这个宝贝儿子,真的是把他放在心尖上疼,殷世繁小时候摔跤,手掌上蹭破点p,殷乔都能给他搂在怀里用嘴吹半天。

    殷乔当年是殷家最小的儿子,也是最不受父母宠ai的一个,大哥二哥因为殷家家主的位置也一直都对他怀着仇视的心里,其实殷乔对家主的位置并没有太大的兴趣,殷杉和殷林的刻意刁难,他是能避则避,最后让他下定决心跟他的两个哥哥夺权,其实也是因为殷世繁。

    殷杉和殷林都各自都只有一个nv儿,而在殷家这样的大家族之中,长孙的意义是非比寻常的,殷乔的两个哥哥为了殷家的家主之位竟然合谋绑架殷世繁,yub迫殷乔永远离开殷家,放弃继承权。

    在殷乔所有有记忆开始,唯一让他感受过亲情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他早就过世的外公,另一个就是殷世繁,殷世繁就是殷乔的逆鳞,触者必然后悔莫及。

    这场殷家内部的夺权之战最后以殷杉和殷林流放在加拿大为结局,他们两个现在每年靠着公司的分红,日子虽然还是能过的很滋润,但是权利之事却与他们再无关系。

    “我们先上车,我车上再跟您解释!”殷世繁借着殷乔手上的力才让自己的身舒坦了点。

    殷乔忍着不说话,点了点头,扶着——————说扶着吧其实殷世繁走的比他快,一直都在他前面,他只是象征x的握着殷世繁的手。

    “现在能说了吧我的少爷!”殷乔把殷世繁扶上车以后,才换到车门的另外一边坐下,没好气道。

    殷世繁本来是想把鞋子放在脚边,然后伸进去的,只是······奈何八个月的肚子再加上车里的狭小空间,让殷世繁有心无力“唔······”这个可恶的小东西,什么时候不闹现在倒是来了······

    殷世繁被肚子里的一阵绞痛闹得手一松,鞋子就歪歪扭扭的掉在了他跟殷乔当中,他侧着靠在车座上很不舒f的摸着耸起的腹部。

    “怎么了?”殷乔神经跟着紧张了起来。

    殷世繁苍白着一张脸,惨兮兮的朝着殷乔扯扯嘴角“没事,就是······肚子有点难受。”

    “白起人呢?他不在吗?”殷乔这才注意到,刚才在家里面也没见到白起人,他不是一向跟世繁形影不离的吗?

    “今天是他妈妈的忌日······他去墓地了,对了,陈伯!赶紧去绿地园,快!”

    “你······哎······算了,陈伯,听他的吧,去绿地园,开稳点。”殷乔本来还想对殷世繁说教j句,终究是被他眼里满满的沉重和焦急给噎住了,自己疼了这么多年的宝贝儿子,终于还是长大了,有了自己家庭,不会再跟以前一样黏着自己了。

    殷乔蹲下身子,捡起殷世繁脚边的鞋子拍了拍“左脚抬一下。”

    “父亲,您别——————我自己来就好,我自己来······”殷世繁见状,挣扎着起身“父亲······”

    “你躺着休息一会儿,别逞强了,你要是能自己穿,g嘛光着脚走出来?”殷乔把殷世繁的左脚微微往上抬了一抬,叹了口气,安道“白起不会怪你的。”

    “但是我自己会,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竟然还拿话刺他,小白他······真的很好,是我······”不够好,一直都是······

    殷乔开始的时候的确是不太能接收殷世繁怀y这件事情,也因为这个跟殷世繁吵的很凶,好j月都没联系殷世繁,这一刻殷乔突然有些明白过来,小繁能拥有一个甘愿为了他而怀y生子的人或许比有一个能为了他而怀y生子的人更加的幸运“你看看你自己,肚子都这么大了,你也为了他吃了很多苦是不是?不要老纠结于谁付出的比较多,因为谁也不能衡量心甘情愿这四个字。”

    “我······我只是想到当初他妈妈去世的时候我不在他身边······就觉得心里揪着疼,透不过气来。”殷世繁等到肚子里稍微缓和了一些,才将身坐正,双手一上一下的搭在肚子上。

    殷乔有些不知道怎么安他,只是一松一紧的握着殷世繁的手。

    “少爷,先生,绿地园到了。”过了好一会儿,陈伯才率先打破了车里的沉闷。

    “要我陪你一起吗?”殷乔问。

    “您先回去吧,我知道最近公司忙着泰国能源投资的事情,我这里有白起在呢,我待会儿跟他一起回去。”

    殷乔点点头“那好,自己当心点。”

    ————————————

    白起把香水百合放到了林芸的墓碑前,然后就单膝跪在那里,久久的没有说话。

    每年的这一天,白起总是会请假到林芸的墓前坐个一两个小时,有时候会跟林芸说说话,但更多的时候就只是默默的看着墓碑,什么也不说。

    妈······我现在过得特别好,我跟当年那个男孩子还是在一起,他并不是只是玩玩我,他现在还怀了我的宝宝,再过一个多月您的孙子就出世了,顾扬新说男孩会长的特比像我,就像我小时候一样,妈······我当时跟您说我会跟他在一起一辈子,您说您不信,说我太年轻不懂事,不明白人情世故,我的确不是一个情商很好的人,也的确不懂事,但是还是跟小繁走到了最后,一定是您在保佑我是不是,不然小繁那么优秀的人怎么会ai上我呢,妈······“白起!”

    突如其来的呼喊打断了白起的思

    - 如果,请我们的站地址《》

    请记住本站永久域名

    请大家记住站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