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娱乐霸主-赛车比赛游戏网
娱乐霸主

第159章

    孩子,在我最需要的时候跟俞释东出双入对,然后在待产的时候对我百依百顺,最后孩子出世的时候我痛的死去活来你却连一句话都没有,白起,告诉我不是我想的这样的———————!

    殷世繁一直咬着的下唇已经渗出来了血,他狠下心“白起······这个孩子,是你欠我的!”说完,本来一手在腹底的手也拿到了肚子凸起的上半部分,用力——————谁都不知道殷世繁究竟用了多大的力气和多大的勇气,按了下去。

    “啊——————————”

    殷乔在产房外面猛地听到一声痛到极致的叫声,一下子就从位子上站了起来,冲到产房门口“嗙、嗙”的拍门“你们让我进去,繁繁······繁繁——————!让我进去!”谁能告诉他现在怎么了,他的儿子······他唯一的宝贝儿子到底怎么样了,他可以没有孙子他可以什么都不要,只要繁繁平安无事,上天啊,求求你······!

    “殷、世、繁!”白起拿开双手,不可置信的退到一边。

    夏允也被殷世繁突如其来的举动给弄懵了······他竟然自己推腹,自己推腹······!虽然这是一个很有效的办法,但是对y夫自身的承痛承受力却是个莫大的考验,夏允接手过那么多y夫,从来没给人用过推腹,都是跳过这个步骤直接手术,殷世繁······对自己够狠!“殷少,孩子的头部已经出来了,我现在要把他往外拉,可能会有点疼,你忍着点。”

    番外篇(白起15)

    殷世繁瘫软在床上,任凭夏允将孩子一点点的拉出内,腹部的痛依旧是他唯一的感觉,只是现在的疼痛比起他刚才压腹的那一下又实在是有些小巫见大巫了。

    “殷少,你忍着点,宝宝的半个身都出来了,我一会儿会把孩子完全拉出来,可能会······”夏允双手小心翼翼的放在婴儿的脑部,手指的姿势明显的是受过训练。

    疼吗······?殷世繁嗓子跟被开水烫过一样的疼,只是无力的挥了挥手,示意夏允拉吧,还能有多疼······?

    夏云有些不忍的看着殷世繁因为疼痛而衰败的脸se,只是专注于自己手上的孩子,也许作为一个医生,尽量减轻病人的痛苦是他眼下唯一应该做的,也是唯一能做的。

    “恩————”夏允已经尽量放轻放缓了手上的力道,可他知道,现在无论他怎么小心,都等于在将一道还在流血的伤口撕扯的更大,区别只在于撕的快一点还是慢一点,殷世繁咬着嘴唇,五官已经扭曲的看不见原本挺拔立的轮廓了,可他还是y生生的把呻、y憋在了喉咙里,没有喊出声音来。

    短短的j分钟,夏允的额头上也开始慢慢的有了汗水,还差最后一下了——————!

    夏允自己也有些激动的把婴儿的双脚从母里面chou拉了出来,这个孩子并没有像往常出生的婴儿一般,一离开母就响亮的向世界宣告他的降临,等到夏允把那个红红的小r球倒放着,在还没有他一只手大的**上拍了那么一下,才终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唔······你可真坏,在你爸爸肚子里呆了那么久才肯蹦出来”夏允把早已准备好的白se棉斤裹在了皱巴巴的孩子身上,抱在怀里,欣的逗弄了一会儿“白起。”他走了j步,到白起的身边“孩子你先抱着出去,还有些后续的步骤我来就行了。”

    白起双手接过孩子,有些不知所措,应该······应该是这样抱的吧,见顾扬新似乎就是这样的,先托着头,然后抱住下半身,啊······这小东西真的好软啊,这样会不会弄疼他啊

    “咦······”白起小声的发出了一个感叹词,裹着棉巾的小小白真的好小啊,白起不小心看到了他肚脐以下两条小r腿当中的那个物,好······好迷你好可ai哦他的小宝贝!

    白起用左手撤下了右手的橡胶手套,然后慢慢慢慢的伸到那里,轻轻的弹了一下,然后······小白脸就红了,这么会这么小这么可ai嘞

    “白起!”夏允站在一边目睹了全过程,红着脸怒斥了一声,这个男人······这个男人是不是变啊,哪有······哪有······刚刚当父亲的人去弹儿子的肖·····的!

    “恩······啊,啊!好,那我先出去了!”白起这才意识到自己旁边还有人,赶紧打了招呼溜之大吉。

    ——————————

    殷世繁撑着床垫靠了起来,本来想装作无所谓的笑一下,却最终被嘴角的重量个打败了“呃————”殷世繁按着明显平坦了不少的小腹又是痛哼了一声,肚子里残留的秽物就排了出来“你有话跟我说?”殷世繁虽然现在整个人即脱力又脱水,还是能敏锐的从他的神se中判断出夏允刚才只是为了支开白起才让他出去。

    “白起现在恨死你了你知道吗殷少。”夏允挥手屏退了旁边在收拾y物的助产士才悠悠的开口。

    “恨我?”殷世繁捂着腹部,想要下床,只是还没等到他的双脚碰到地面,那个让他难以启齿的部位就开始火辣辣的疼了起来。

    夏允不置可否的走到y品推车旁边“你看他刚才抱着孩子出去看都没看你一眼,肯定是生你气了,殷少,其实你刚才根本不用推腹的,孩子······本来就马上要出来了。”

    “让他快点出来有什么不好吗?”殷世繁觉得以自己这个状态想要下床实在是太勉强了“我不想呆在这里,味道腥。”

    夏允背对着殷世繁,没有马上回应他“他很紧张你。”

    “夏医生,我说,我想换、病、房,你听到没有。”殷世繁讲话的声音带着弄弄的倦意,仿佛下一秒就能睡着的样子。

    “好。”夏允转过身,点了点头,其实自己本来就是局外人,还是不要多说什么了······

    其实吧,夏允特别想问殷世繁还记不记得他,以前父亲在殷家当司机的时候,自己也算是跟殷世繁一起上了四年的小学的,后来因为他的表叔要在s市的郊区开一家纺织厂,让父亲一起入g,父亲才辞了自己在殷家的工作,带着他转到了离家比较近的小学,毕竟以他当时的身份能进殷世繁那所s立的贵族小学就是因为殷家的关系,既然父亲已经离开了殷家,他也没有了继续在那个小学呆着的理由了。

    夏允那时候还小,但是却已经有了一定的分辨力,印象中殷世繁不是一个ai说话的孩子,但是很有礼貌,很细心,上学的时候只要是他有的东西都会给夏允准备一份,那也是夏允人生中第一次明白被别人“分享”是多么的令人愉悦,殷世繁一直留在

    - 如果,请我们的站地址《》

    请记住本站永久域名

    请大家记住站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