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娱乐霸主-赛车比赛游戏网
娱乐霸主

第53章

    忘了疼,你以为你拆了线就算痊愈了啊!?刘明启说了还得再休息个十天半个月的,小心真把自己脚弄残了!”白起给了顾扬新一个白眼,不好好回家解释清楚还吃p个米线啊。

    “还有你脑袋上这个窟窿,说不定明天早上一起来就变成智障了!”白起状似很用力,其实跟摸也没什么的碰了碰顾扬新的额头。

    “诶——你这个罪魁祸首,今天都是因为你好不好,为了一个男人就郁郁寡欢的好像人生都没什么乐趣了一样,我这不是为了兄弟之情舍身取义了吗,还不感恩!”

    “顾扬新,我就不知道你在纠结什么,当时要是追出去跟三少解释说不定就没事儿了,现在一个人在这儿郁闷管什么用!”结果自己倒是没头没脑的去碰了一鼻子灰。

    顾扬新脸僵了一下“我也不知道……就只记得当时三哥那个眼神,很冷很冷的那种,他以前从来没有用那种眼神看过我,我———哎。”顾扬新用手双手把脸捂了起来,深深的叹了口气,是啊……那时候自己怎么就提不起劲儿追上去,他应该要解释的,三哥也一定会理解的,现在……

    “行,我也不戳你伤口了,现在咱们两个也半斤八两,要不喝酒去,来个不醉不归?”一醉解千愁啊。

    殷世繁走了之后,白起对“回家”这个概念就模糊了,回去,不回去,都一样,反正一个人,在哪儿都无所谓。

    倒是跟刘明启出去看过一次电影,那是他最喜欢的作家,菲茨杰拉德写的《he grea gasby》改编而成的。

    正好白起也挺喜欢那部电影的主演,是莱昂纳多,即使不太能接受他s生活的奢靡,但是他的每一部电影,白起都认认真真的看过好j遍。

    《泰坦尼克号》自然不用说,最后凯特温斯莱特说出的那个名字“roson”让还是中学生的白起哭的眼睛通红通红,好j天都没有缓过来。以他之姓冠她之名,就算是现在的白起想起那个场景,都觉得鼻头发酸。

    白起最喜欢的莱昂纳多的电影是《禁闭岛》,谁都不知道自己是活在真实亦或是谎言之中,愿意相信什么就去相信好了,如果相信会比较幸福的话。

    喝酒倒是可以……喝个两三听啤酒什么的,跟没喝也没什么不一样,但是喝醉……“你是怕我死的不够惨吧还不醉不归,放过我吧白大爷。”

    “那去我家看p成不成,我看三少那肚子……你也应该好久没做了吧。”白起对着顾扬新挤挤眉ao,然后又弄弄眼睛。

    “卧槽白起你能念我点好的吗,我也就大学的时候看那个s过j次,你至于记到现在吗!你要是想,酒吧里面去找一个解决一下啊,反正殷世繁也不在,难道你还要为他守身如玉?”想起来就觉得丢人,那个时候跟白起挤在一他那张小床上,捧着台笔记本,看p然后用手解决的日子。

    “别,殷世繁做的出这种事情我白起做不出,要不然跟他还有什么两样。”要找的话……他大学四年早就可以找个j□j了,何必每次都自己用手解决,当那样很爽!?

    “反正酒不喝,p不看,其他随便你。”顾扬新双手抱x,很是坚决。

    “那你赶快回家哄老婆吧,小爷这边真没你什么事儿了。”

    顾扬新抬起左手,看了看时间“我说白起,现在才两点多啊,你不还得上班么,商量去哪儿去哪儿的,你当心封承chou你!”

    “老板……老板现在哪有空管我,估计这会儿连饭都吃不下呢吧。”白起一提到封承,目光便的有些幽深……封承,现在肯定比自己还难受。

    “你知道封承怀y的事情?!”顾扬新有些惊讶,难道他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白起有些无语,撇了撇嘴“拜托他是我老板,我能不知道吗,就是我第一个知道他有宝宝的。”

    “那你怎么不告诉我?”可恶……!

    “告诉你!?让你多刺激刺激他?再说了,你立场可有些尴尬,秦映珏是你的亲亲表哥啊。”白起比起顾扬新,其实相当欣赏和喜欢封承,也乐得在封承手下做事情,是那个人告诉他,既然已经决定要做一件事情,任何的犹疑和瞻前顾后都是懦弱的表现。

    所以白起没有去哈佛,留在了风扬,成为了一名医生,他想要守护身边的人,就算……那要放弃他的理想。

    “我有那么无耻吗,我从来不欺负y夫的好吗!”就算那个人是封承……!

    “……”

    “白起,你有多久没见老孟和冯暮他们了,要不然我就今天把他们约出来喝个茶聊聊天得了!?”顾扬新想了一会儿,觉得这个貌似挺靠谱。

    孟凡岩,冯暮?白起细想了想,两三年没见着了吧“这成,但是……他们不都得上班吗,出的来吗?”

    “没事儿,冯暮现在就在f大当助教呢随时都能走,至于老孟,那更是没问题,总裁级别的好吗!”

    “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你联系吧,我随时都能走。”顾扬新,冯暮,孟凡岩,桑止……白起,你也并不是只有一个人呢。

    ———————————

    四个人约在秦映珏的“lose”见面,主要他们离“lose”都差不多距离,开车一会儿就到,而且“lose”环境也好,没那么嘈杂,兄弟之间谈些事情来也方便,

    “扬新,也就不到一个月没见你吧,怎么脑袋就伤了?”冯暮一进来就看到顾扬新头上那块显眼的纱布了,有些惊讶道。

    顾扬新哀怨的看看了一眼身边的白起“别提了,就小白拿烟灰缸给我砸的。”

    “诶诶,别断章取义成不,自己先挑衅的怪谁啊你!”白起见到冯暮,很是开心的上前把他全身上下打量了一遍“你还是以前那样子啊冯暮,就是头发短了点,看上去还真越来越人模狗样了啊!”

    “小白你也还是老样子,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哟,说谁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呢。”冯暮正还击白起呢,门口就又响起了一个声音,是孟凡岩。

    “艹,老孟你现在够大牌啊,人都到齐了你才来!”顾扬新看清来人,不由也加入战局调笑道。

    孟凡岩把身上剪裁优良的西装一脱,挂在手臂上才缓缓开口“别,顾少你别来这套,这房间里谁不知道您才是名副其实的大忙人啊!”

    “我是忙啊,你看我把脑袋都忙破了!”顾扬新指了指自己的脑门,无奈地摆了摆手。

    “哟,还真是,给我看看。”孟凡岩把手上的衣f往椅子上随手一扔,就走到顾扬新面前俯下了身,摆弄着他头上那块纱布“怎么弄的啊这是,难不成s市还有人敢把你顾扬新的头打破了!?”

    “诶————”白起连忙打断想要开口的顾扬新“这让我

    - 如果,请我们的站地址《》

    请记住本站永久域名

    请大家记住站新地址